梁泳倫睜開雙眼,只覺得燈光刺眼,他下意識的舉起手來擋住光線,沒想到手一抬起來,後腦突然感到一陣劇痛。

「呃!」梁泳倫坐起身子,當他的手摸到後腦,才發現自己頭上纏著厚厚的繃帶,仔細一看,自己正坐在一張病床上。

梁泳倫低著頭想,這裏是張喬伊的診所,那麼,之前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皺著眉頭思索,一陣疼痛感又傳了過來。

「你醒了?」

梁泳倫朝著聲音處轉頭過去,原來是洪里森警隊長。

「洪里森隊長?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怎麼會在這裏?」梁泳倫用手撫著自己的後腦。

「我怎麼會在這?我要是來晚了,只怕你就要去見閻王了!」洪里森在梁泳倫床邊坐了下來。

在洪里森後方,有一名女子拿了一個冰枕,遞給了梁泳倫,「吶!敷一下傷口,會好一點,瞧瞧你,真的是太亂來了。」

梁泳倫抬起頭來看著這名女子,他接過了冰枕,跟這名女子道謝,「瓊安警官,妳也來啦!」

梁泳倫伸展肩膀,突然覺得腹部一陣抽痛,不自覺的咳嗽起來。

他記得,他被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狠狠的踹了腹部。

看來這一腳真的力道十足,當梁泳倫呼吸的時候,他甚至會感覺到腹部一陣一陣的劇痛,於是他試著慢慢呼氣,慢慢的吸氣。

「對了,張喬伊醫生跟病人呢?他們還好吧?」梁泳倫抬起頭來,看著洪里森。

「他們都沒事,這算是好消息吧?只有你一個人掛彩。」洪里森拍拍梁泳倫的背部,「好朋友,你這次真的被扁的滿慘的。」

梁泳倫忍著腹部的疼痛,點頭跟洪里森道謝,「謝謝你們,還好你們趕過來…………」

「泳倫,不是我在說你,你一個人想要對付上百名黑幫,我真搞不懂你在想些什麼。」瓊安走到角落,一邊切著水果,一邊搖頭。

「黑幫?什麼黑幫?我只記得有一群歌迷,他們想要騷擾一個病人,我去勸阻,對方來勢洶洶,見人就打…………」梁泳倫摀著自己的肚子,皺著眉頭,暗中叫苦。

「哼!歌迷?」洪里森發出一聲冷笑,「如果不是我對空鳴槍,你早就被這些歌迷活活打死了。」

洪里森這麼一提,讓梁泳倫想起來,當他被擊暈之前,他的確聽到一聲槍響。

「泳倫,他們不是歌迷,他們是東亞最大的黑幫,白龍幫。」瓊安一邊說,一邊將一盤水果放到床邊的小茶几上。

梁泳倫一聽到瓊安的話,露出了難以相信的神情。

洪里森將水果盤拿到梁泳倫面前,「來,吃些水果吧!你都昏迷大半天了。」

梁泳倫拿起了一顆棗子,送到嘴裏咬了一口,「好甜啊!活著真好。」

洪里森跟瓊安看著梁泳倫大笑,瓊安沒好氣的說,「你看看你,成天到晚跟你的病人說要愛惜生命,今天你不是自己送死嗎?」

梁泳倫心裏想,是啊!今天沒被這些黑幫活活打死,真的是太幸運了,可是,一時之間,有什麼方法可以逃脫呢?這算是人生的意外嗎?

「瓊安說的沒錯,這次你的行為真的太危險了,你今天真的是揀回了一條命!白龍幫是殺人不眨眼的傢伙,他們真的是會殺人的。」洪里森拿起了一顆蓮霧,像是啃蘋果那樣咬了一口,「白龍幫是在日本成立的幫派組織,他們在東亞用毒品控制了一些年輕的女明星,除了從事色情交易之外,白龍幫還利用這些明星幫助他們販賣毒品跟運送毒品,從兩年前開始,白龍幫成功的賄絡東南亞的一些政府官員,取得泰緬邊境毒品的運送路線,經由這條路線把大量的毒品直接運到韓國,日本,以及中國沿海,從此之後,白龍幫擴張的速度愈來愈快,影響力也愈來愈大,黑社會都稱他們為白色巨龍。」

瓊安聳聳肩說,「你可以想像,一條龍的身上,鋪滿了白粉,海洛因。」

梁泳倫嘆了一口氣,苦笑的說,「西方人把龍看作是兇暴的怪獸,而中國人把龍當做吉祥的神獸,沒想到這個黑道組織卻把龍當作一個企業的標記。」

此時,梁泳倫覺得這件事情已經愈發不可收拾,他必須把所有的事情告訴洪里森,拼湊出完整的來龍去脈。

「洪隊長,你知道芭蕉之森樂團嗎?我會捲入這件事情,是因為我幫雷公調查這個一個樂團。」

「我曉得,而且我的目標跟你很接近,我要抓的人叫做白龍光輝,他是白龍幫的首領,今天攻擊你的人是他的二兒子,白龍少保,他的綽號叫做小寶,」說到這裏,洪里森拿了手巾擦了擦手,「小寶的綽號很可愛,但是下手蠻重的喔!」

梁泳倫搖頭苦笑。

洪里森接著說,「另外,白龍光輝他還收養了一個女兒,叫做白允真,她是芭蕉之森樂團的主唱。」

梁泳倫一聽到這番話,驚訝得瞪大了雙眼。

他沒想到,白允真竟然是黑道教父的養女。

梁泳倫突然想起來,錦兒對他說過,她很討厭一個歌友會的會長,叫做小寶,「難道這個歌友會的小寶就是白龍少保?」

「雷公以為這是一宗單純自殺的案件,我並不這麼認為,」洪里森抿著嘴,搖搖頭說,「我今天插手雷公負責的案子,我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而且,因為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我必須要對空鳴槍,阻止白龍少保打死你,正因為這樣,我的行為被裁定執法過當,我暫時不能再追查這個案子。」洪里森攤開雙手,表情看起來很無奈。

「執法過當?怎麼會?如果你沒這樣做,我早就被打死了,怎麼會………」梁泳倫心裏覺得很愧疚,洪里森出手相救,卻因為救人而遭到懲罰。

「這是白龍幫的犯罪手法,我們早已經見怪不怪。」瓊安手叉著腰,神情十分的冷靜。

「啊?」梁泳倫一時之間,不明白瓊安所說的話。

「也許你會覺得很奇怪,你跟白龍少保無冤無仇,為什麼他要打死你?而事實上,就算他真的把你打死了,他根本就不會有事,因為他還未成年。白龍幫裏面有許多醫生,律師,會幫他安排保外就醫,假釋,甚至安排人頭頂罪。」

瓊安輕輕的把手掌放在洪里森肩膀上,她對著梁泳倫說,「白龍幫吸收了很多未成年的青少年,而且他們滲透到許多歌迷與樂迷裏面,對大家來說,這些不懂事的年輕小孩子是無辜的,而我們這些執法的人,總是不受歡迎的,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不過,法律雖然規定我不能管這件事,但是法律並不能阻擋我去捉拿白龍光輝。」洪里森眨了眨眼睛。

「說的也是!這才是我認識的洪里森隊長!」梁泳倫開心的大聲說道。

突然,梁泳倫瞥見牆上的掛鐘,「已經是半夜12點多了,你們不回去休息嗎?」

「我們等蘇坦娜跟阿普頓跟我們換班,白天我們會在這裏巡邏,晚上是另一組人馬。」洪里森與瓊安對著梁泳倫神秘的微笑。

X  X  X  X  X  X  X  X  X  

蘇坦娜特別喜歡這種下著雨的夜晚,城市裏的人都撐著傘,沒有人會看到她在半空中四處跳躍,她特別喜愛台灣建築物外面的鐵窗,她有時像長臂猿一樣,用手勾著欄杆,有時又像是貓,輕輕的踏在遮雨棚上。

她現在心裏很開心,因為她剛剛潛入楊威宇的家裏,僅管裏面裝滿了攝影機與監視器,但是這些都難不倒蘇坦娜。

「這些東西都是防止人類的啊!對我來說,一點挑戰都沒有。」蘇坦娜伸出舌頭舔了嘴角,她依照梁泳倫所說的,把楊威宇家中的威士忌與龍舌蘭這些酒,全部都倒光,換成了無酒精的飲料,還有葡萄糖。

「真是太有趣了!而且啊,楊先生家裏的好酒還真是不少。」蘇坦娜剛才偷喝了不少威士忌,她現在心情十分高興,只差沒哼出歌曲。

「對了,我跟阿普頓要去換班了,聽說梁泳倫先生受了傷。」蘇坦娜站在一棟高樓的頂樓向對面望去,她看到一棟熟悉的建築物。

那是昨天夜裏她來過的地方,她從半空中抱住了一個往下跳的女孩。

蘇坦娜往裏面看過去,裏面有著燈光,還有一個人影。

「反正還有一些時間,我去聽聽看這裏面他們在說些什麼,也許對梁先生有幫助。」

蘇坦娜縱身一跳,跳到對面,她一個翻轉,攀爬到這棟大廈11樓的觀景窗外面。

蘇坦娜伸出尾巴,像變色龍一樣,勾住了觀景窗旁邊的護欄,她把頭探到屋內,仔細的四處張望。

裏面有一個長髮的女孩子,正在鏡子前面梳理頭髮。

「真漂亮!」蘇坦娜從鏡子的反射中,看到那名女孩的臉孔。

女孩梳了一陣子頭髮,她轉身進去一個小房間裏,而且很小心的關上了門。

蘇坦娜的雙掌緊貼著牆壁,她把耳朵湊近窗邊,對於房間裏面的聲響,她聽得清清楚楚。

蘇坦娜聽見女孩膝蓋著地的聲音,「這女孩子跪下來了,她應該是要禱告吧?」

接著,蘇坦娜聽見很細微的聲音,像是用金屬不斷的輕敲著桌面。

「嗤!」更細微的聲音傳到蘇坦娜的耳朶中。

「原來是刀子,聽起來好像是在切蔬菜水果,但是她為什麼不在客廳裏切呢?真是一個奇怪的女孩子。」

蘇坦娜用力的嗅了嗅,有洋蔥的味道從房間裏飄出來,這讓蘇坦娜更感到好奇。

蘇坦娜傾耳細聽,她聽見房間裏的女孩在啜泣。

突然間,房間裏發出了另一個人的聲音。

「小真,妳有練習哭泣嗎?」

這個聲音,一般人絕對聽不到,但是蘇坦娜卻聽得份外清楚,但是她感到很詫異,那個房間裏只有一個人的腳步聲,只有一個人的呼吸聲,為什麼會有另外一個人的聲音。

「有的,老師,我一直在練習,最美的哭泣。」

「這個女孩竟然回答了!」蘇坦娜像一隻璧虎一樣,挪動身體,她想要鑽進屋內,好好的聽個仔細。

正當蘇坦娜四處在尋找觀景窗的縫隙時,那個聲音又從房間內傳出來。

「好的,好的,那麼,我也跟妳說一說,為什麼妳要一直練習最美的哭泣,只有這樣,妳才可以吃到人們的心。」

這個古怪的聲音繼續傳來,蘇坦娜覺得很不自在。

「人們都以為切洋蔥所以我們才哭,事實上,我們是為了吃掉洋蔥最裏面,最棒的部份,我們才哭。」

「老師說的對,洋蔥的心跟人們的心一樣。」女孩再一次回應。

「乖,小真,把人們的心拿出來,沾著楓糖,一口吃掉!」

「嗯,一口吃掉!」

蘇坦娜聽到這邊,倒抽了一口氣,突然間,她聞到煙硝味。

「噗!」滅音槍的聲音傳了過來。

蘇坦娜眉頭一皺,子彈從她背後射來,蘇坦娜看見子彈射穿身體,從自己的心臟穿出。

「呃!我太大意了,……蘇坦娜失去意識,身體開始往下掉。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loswang86
  • 接下來呢~接下來呢?
  • 接下來就是....緊張刺激的....第9章

    萊行樂 於 2010/04/17 15:00 回覆

  • loswang86
  • 嗚呼~~

    耶~~~啊不過啊…
    什麼時候啊?
  • 應該就是這星期....

    萊行樂 於 2010/04/19 19:59 回覆

  • Hang
  • 不會再更新了?
  • 喔...嗯....啊....

    一定會更新的....

    萊行樂 於 2010/07/05 09:05 回覆

  • Hang
  • Thx for reply. 期待緊張刺激嘅新一章.
  • 謝謝你,我會盡快趕進度的~

    萊行樂 於 2010/07/07 23:21 回覆

  • Chan_tm
  • can't wait anymore to see chapter 9, please....
  • Thank you ~ Chan_TM ^_^

    萊行樂 於 2010/07/07 23: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