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跳樓的女孩現在還好嗎?」梁泳倫擔心的問蘇坦娜。

「因為她墜樓的力道太大,雖然我接住她,但是她還是昏了過去,為了安全起見,我先把她送到張喬伊醫生那裏。」蘇坦娜撥了撥頭髮,然後又用手指抹去肩膀上的水珠。

「在張喬伊醫生那裏……那麼我就放心了。」梁泳倫終於鬆了一口氣。

「我也擔心自己的樣子會嚇到她。」蘇坦娜挑高了眉毛,她同時調皮地蹶起了鼻子,當她說完話之後,她甩了甩頭髮,站了起來,她看著窗外,似乎在想些什麼。。

梁泳倫知道,蘇坦娜應該要離開了,他們的交談很短暫,蘇坦娜輕輕的放下咖啡杯,她走到窗前,優雅地打開窗戶,再將修長的腿踏在窗台下方的橫木,蘇坦娜回過頭來對梁泳倫笑了笑,接著縱身一跳,消失在梁泳倫眼前。

當蘇坦娜離開之後,梁泳倫伸開雙手,將敞開的窗子再度關上,即使關上了窗戶,微涼的風還是從窗戶的縫隙中滲了進來,梁泳倫拿起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接著他回到座位上,繼續翻閱著雷公給他的資料。

雷公交給梁泳倫的資料,很像是便利商店裏販售的的履歷卡,上面僅僅註明了每個人的年齡,住址,以及工作的職位。


對於梁泳倫來說,這些社會上的標籤,並不是那麼的重要。梁泳倫最關心的,是這些人的心裏面在想些什麼。

吉他手琍娜為什麼會自殺?貝斯手錦兒為什麼會跳樓?當時她們的心裏,究竟在想些什麼?

「咦?」突然間,梁泳倫將視線移到亞倫的資料上,從照片看來,亞倫保養得相當不錯,他的實際年齡是52歲,但是看起來卻像是一位40出頭的男子。

梁泳倫注意到亞倫的的戶籍欄位,原本亞倫是設籍在香港,5年多前才移居到台灣。

當梁泳倫翻開經紀公司老闆喬治的資料,他再度發出了訝異的聲音。

喬治的背景跟亞倫有著很多雷同之處,兩個人原本都是住在香港,5年前先後搬來台灣。

當梁泳倫繼續往下查看,他才恍然大悟。

喬治在香港的居住期間,是朱雀電影公司的老闆,亞倫則是朱雀電影公司的編劇兼表演老師。

「原來他們兩個人原本就是同事!」

「嗯,既然喬治來頭不小,那麼,應該有很多關於他的新聞才是。」梁泳倫放下手邊的資料,他開始用電腦網路去查詢關於喬治的事情。

有趣的是,當梁泳倫查詢喬治的消息時,電腦顯示的,幾乎都是狐仙的新聞。

『朱雀電影公司老闆喬治,在淺水灣自家別墅慶祝電影殺青,不料當天夜裏,喬治的女兒竟然跳樓自殺,由於死者全裸,身體上還有狐仙的印記,民間傳說喬治的女兒是遭到狐仙索命。香港夜報』

梁泳倫一邊看著電腦螢幕,一邊輕敲著桌面,在此之前,他並不曉得喬治發生過這樣的不幸。

現在他把這些事情串在一起,他反而覺得更奇怪了!

喬治身邊的年輕女子都相繼的跳樓,先是他的女兒,再來是樂團的吉他手琍娜,加上今天夜裏,被蘇坦娜救起來的貝斯手錦兒,這已經是連續第三個人了。

梁泳倫知道,當一件事情有太多的巧合時,那背後一定有一個主事者。

可是,那個主事者是誰?

雖然蘇坦娜也說過,她並沒有看到其它人把錦兒推下樓,也就是說,錦兒真的是自殺的。

但是梁泳倫曉得,自殺是可以製造出來的。

而且,一次可能會死很多很多人。

梁泳倫想起了兩個歷史上著名的集體自殺案例,第一件是發生在西元1世紀,當時有900多位猶太人,因為不想被羅馬人奴役與迫害,於是集體自殺。

第二個案例是發生在1945年,蘇聯紅軍佔領了一座稱為Demmin的小城市,紅軍把整個城市封鎖,四處搶劫,姦殺市民,當紅軍指揮官下達『全面劫殺』的命令之後,有900多位德國平民集體自殺。

為什麼這些人會集體自殺呢?因為他們心中很清楚,如果他們活下來,一定會比死還要更痛苦。

梁泳倫開始陷入沉思,「遠古的集體自殺案例,都是感受到未來即將出現的迫害,那是一種恐懼讓人們自行結束生命的,難道喬治的女兒,琍娜,以及錦兒的身旁,有什麼可怕的事情將要發生嗎?

究竟是什麼可怕的力量,會讓這三個女子都走向絕路?

是戰爭?還是疾病?

還是吹笛者

梁泳倫永遠記得,吹笛者是一個童話故事,同時它也是一個很恐怖的故事。

有一個城堡,裏面到處是老鼠,這些老鼠天不怕,地不怕,而且吃光了所有的食物。

城堡的國王很苦惱,他找不到好方法去消滅這些可惡的老鼠,就在這個時候,城外來了一個陌生人,他是一個四處流浪的吹笛者,他跟國王說,他有信心可以消滅這些老鼠,但是國王跟城堡裏的市民必須要給他一筆黃金。

國王跟市民們答應了,吹笛者開始從城堡的最角落,吹奏著音樂。一聽到他的笛聲,所有的老鼠全都跑了出來,像是排隊的士兵一樣,一隻一隻的排在吹笛者後面,一路走到城堡外,吹笛者把成千上萬的老鼠都引到河谷裏,活活淹死這些老鼠,解決了城堡的鼠患問題。

當吹笛者回到城堡內向國王領賞時,國王卻翻臉不認帳,他堅持沒有說過要給吹笛者任何的獎賞。

吹笛者跑到城裏面請居民們幫忙,沒想到家家戶戶都把門窗關上,甚至有些人還拿起了石頭,丟擲吹笛者。「滾吧!外地來的人,趁著天還亮著,趕緊滾回你的家鄉吧!」

當天夜裏,城堡裏又響起了笛聲,而這一次,從每一個房子跑出來的,不是老鼠,而是小孩子。

所有的小孩跟在吹笛者後頭,手舞足蹈,他們排成一條長長的隊伍,跟著吹笛者,消失在城堡之外。

當天亮之後,國王跟所有城堡裏的居民們,終於發現到這一個殘酷的事實。

城堡裏的每一個小孩子都不見了,他們跟隨著吹笛者,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國王跟居民們很後悔,他們天天以淚洗面,但是他們一直找不到他們的孩子。

童話故事到這邊就結束了,但是更殘忍的故事卻還沒開始。

居民們是否有去河谷沿岸探索?吹笛者是不是像淹死老鼠那樣,淹死所有的孩童?

梁泳倫撫著額頭,他知道在真實世界,也有這樣的吹笛者。

例如,馬歇爾‧阿普爾懷德

1997年3月26日,有一個人的電話,震驚了全世界。

這個人打電話給美國聖地牙哥的警局,他是打電話去報案的,他跟警察說,會有39個人一起自殺,而他是第39名自殺者,當他卦掉電話之後,他也會隨著其他的自殺者死去。

當警察趕到郊區的一處農場,裏面真的有39具屍體,而報案的人也跟其他的自殺者一樣,吞下了事先調製好的藥物,離開了人世。

這些人在死前,全部都穿著整齊的黑色衣褲,披著紫色的圍巾,看起來他們似乎是準備要去遠行。

其中有一位66歲的男子,馬歇爾‧阿普爾懷德,他就是著名的吹笛者。

馬歇爾‧阿普爾懷德,他創立了一個宗教,叫做『天堂之門』,又稱為『天門教』。

馬歇爾‧阿普爾懷德,悄悄地為這一場集體自殺,籌備了將近25年。

他告訴教徒,外星人才是真正的神,人類來到地球,是因為靈魂被外星人送到地球上,如果人類要進入天堂之門,必須要在海爾‧波普彗星最亮的那一剎那,集體自殺,這樣人類才能搭上外星人派來的太空船。

馬歇爾‧阿普爾懷德甚至這樣告訴信徒,這一趟太空之旅,是不分性別的,靈魂都是平等的,他說服了其中幾位男性的教徒,在自殺之前把自己的性器官閹割掉,以便參加這一趟太空之旅。

梁泳倫知道,馬歇爾‧阿普爾懷德跟童話裏的吹笛者不一樣。

吹笛者演奏了音樂,而馬歇爾‧阿普爾懷德他述說一個故事。

童話裏,吹笛者帶走了城堡裏所有的小孩,而真實世界上,馬歇爾‧阿普爾懷德奪走39位成人的靈魂,包括他自己。

這一個事件,被稱為『天堂之門』事件,令學者們不了解的是,這些大人為什麼會相信馬歇爾‧阿普爾懷德?

有沒有其它的原因?例如報仇,或是恐懼?

令人恐懼的是,馬歇爾‧阿普爾懷德不是唯一的吹笛者,

人民聖殿教派的領袖吉姆‧瓊斯,他在南美的圭亞那,讓913位追隨者為他殉道,其中還包括好幾百位兒童。

對梁泳倫來說,吉姆‧瓊斯更是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吹笛者。

梁泳倫再度將注意力集中在電腦螢幕前,他看到另一則關於喬治喪女的新聞。

『喬治的女兒發生意外之前,演藝圈早已謠傳,有狐仙將要對喬治展開報復,沒想到謠言果然應驗。香港影周刊』


梁泳倫急忙翻開筆記本,記錄這一個新聞的時間,還有報導的記者。

同時,他也記下這個新聞裏的關鍵詞,『報復』

「既然有狐仙要對喬治展開報復,那麼,喬治之前應該對狐仙做了什麼事吧?」梁泳倫說完,他闔上了筆記本。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