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到國外度蜜月,一踏出國門,才知道平常在家裏威風八面的男人,走到外面,只有兩件事情不會。

這個不會,那個也不會。

什麼都不會,對於新事物完全沒有應變的能力。

就連一杯水都要女人幫忙打理。

女人以前心裏面的大丈夫,現在就像是一塊廢鐵,偶像在瞬間破滅。

於是乎,回到機場,馬上給他辦離婚。

這就是多年前,名揚日本,讓男人聽了皮皮扯的成田離婚。


我在想,在《成田機場》之前,女孩應該是會喜歡男人的。


帶著她去看飛機,看螢火蟲,看流星雨。

帶著她去找秘密花園,去吃聖誕大餐。

於是,我們會記得第一次吃麥當勞,在走樓梯時要把餐盤端好,免得碰到頭。

我們會記得第一次去唱KTV,裏面的鴨賞很貴,但是很好吃。

帶著她騎著機車,在星夜裏拿著仙女棒,在海岸邊劃出星光。

這些新的體驗,就好像帶一個人進入一個從來都沒想過的繽紛新世界。

連我都差點都愛上自己,沒道理有人會不喜歡。


《成田機場》之後,女人痛恨男人是理所當然的。

星期一到星期五總是錯過晚餐之後才回來。

星期六跟星期日,要吵著回到公婆家或是娘家,萬一公婆或娘家有人分居,怎麼辦,那要搏杯嗎?

男人開始自私的玩那沒出息的遊戲機或網路遊戲。

女人小心翼翼的挑著基本款的包包,但是那基準線總是很高。

男人女人都想犒賞自己,但那些犒賞彷彿都有罪。

星期日的夜晚最適合用來爭吵,誰該洗碗,誰該洗衣服,誰該拖地。

星期一到星期五的夜晚,最適合用來說嘴,誰賺得多,誰比較辛苦,誰比較沒有付出

當『某個人比你好』的句子脫口而出時,那就很接近機場了。

如果有人為了感情吃齊念佛,嘗試著讓對方感到愧疚,那就差不多要登陸廣播了。

看到這裏,如果你是女人,怎麼可以不痛恨男人?


身為男人,總要幫男人說幾句話。

當男人進了公司,除了老闆,多半會被『奴化』,英雄也變狗熊。

男人很容易不安,只好用加班來跟別人競爭,他不曉得,他的對手是老闆的情人/私生子/家人。

男人打心裏頭渴望,每天回來,有那種【家庭支柱】的FU,被需要的感覺,他不曉得,家庭正開始傾斜,崩塌點偏偏就是他那根支柱(請勿做過多的聯想)

男人多半相信,人不可以好逸惡勞,於是對於成年後的休閒有罪惡感,只有遊戲跟DVD是無罪的。

男人多半不想麻煩他人,所以寧可暫時不喝水也不會叫服務生過來,他總會把豪華旅遊搞得像是刻苦克難的自助旅行。

男人多半肖想,有一個溫柔與安靜的夜晚,他不知道,那比台灣朝野和樂融融還困難N倍(N趨近於無限大)

男人還有一個致命傷,他不願意接受命令式的建議,即始那是對他好的。

好比說:『明天去看醫生吧!你真的不行了!』(請勿做過多的聯想)


相較於男人,女人多半比較寬容,也比較堅強。

當女人的世界比男人還要繽紛燦爛,誰還會想起當初的景像?


所以說,如果你是女人啊!請珍惜那《成田機場》之前的浪漫。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