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11527.jpg

如果我說,在企業裏上班,得到的都是恐怖小說裏的題材與靈感,

那麼,也太過以偏概全了。


透過上班與工作,我認識很多很多人。

其中,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一位我很敬重的TA,(Tech ART)


這位TA曾經告訴我,他到公司裏上班,

是要當一位,『說故事的人』。


我只知道公司要的是『敢衝的人』、『不怕死的人』,以及『肯揹黑鍋的人』,

對於『說故事的人』,老實說,我當初並不了解。


無巧不成書,有一次為了貪圖PDUs,想說很久都沒收集學分了,

所以去聽了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的專訪,說來真巧,

魏導也說,他是一個『說故事的人』,他只是有故事想說,


於是乎,

有一個問題浮上我的腦海,

『說故事的人』,如何生存?


現實很殘酷,對於『說故事的人』,尤其如此,

角色要有特色,才能帶動周邊商品,

場景要跟行銷議題有關聯,才能造街,

架構要嚴謹,才不會無法收尾,

說的故事必須又快、又好,又能夠立刻變現,

而且,還必須提防山寨裏的土匪,

以免土匪劫了你的故事,還把你丟到省道的路邊。


老實說,我覺得我們的國度,對於『說故事的人』,並不友善,

(只有當你順利變現的那一刻,才會對你好一點)

很多人認為撐起台灣一片天的,是那些電子五虎,IT霸主。

但是對我而言,如果有一天,世界末日來臨,

假如有一個人能夠倖存,

我希望那個人是漫畫家,小說家,或是導演,

無論如何,我希望『說故事的人』,能夠快樂地生存下來。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