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巧,又下起雨來了。」呂掃晴終於跳完這支舞蹈,她向評審桌給了一個90度的鞠躬之後,抬起頭看著體育館的窗外。

「哇!好累!」呂掃晴吐了吐舌頭,她現在滿身大汗,心臟也劇烈的噗通、噗通地跳個不同,她緊張又帶點興奮的走向前排的座位。

「真的快累死我了!」呂掃晴跟其它的參賽者,一起在等待比賽成績的公佈。

「拜託,讓我得到冠軍吧!」呂掃晴雙手緊握,閉著眼睛祈求著比賽的結果。

「現在,我們即將要公佈這次比賽者的成績,」司儀的聲音在整個體育館環繞著。

突然間,一件意外發生了。

觀眾席上開始有人鼓噪,司儀與評審們不由得往吵鬧的地方看去。

「你們看!天花板要坍下來啦!」一名觀眾指著體育館中央處的天花板。

所有的人往那個方向看去,每個人都感到不安了。

天花板上裂了一大塊的裂縫,不但開始滴水,而且水愈滴愈大,而且一片一片的水泥與石塊開始掉下來。

觀眾席上的人潮開始退散,在吵鬧聲中,司儀跟評審不得不停止整個活動。

「各位觀眾、各位來賓,現場的場地出了一些狀況,為了各位的安全,請各位盡速小心的往體育館的四個出口離開會場!」

隨著司儀的廣播,從啦啦隊、參賽者,還有評審,都陸續的離開比賽會場。

不一會兒,整個體育館空蕩蕩的,只剩下呂掃晴一個人。


呂掃晴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發呆,眼淚不停的往臉上流下來。

她努力了很久,沒想到比賽的結果竟然是這樣。

她沒去注意,天花板上的洞愈來愈大。

突然間,「碰!」的一聲,把呂掃晴嚇了一大跳。

體育館的天花板崩塌了一個好大的洞,雨水從洞裏嘩啦嘩啦的落下來。

呂掃晴看到天花板上,有一片白茫茫的東西往下降了下來。

「是我眼花了嗎?」呂掃晴抹了抹眼上的淚水。

呂掃晴站了起來,她目瞪口呆的往天花板上望去,在洞口,一片一片白色的薄紗,旁邊又環繞著黃色的彩帶,接著,有個女人從洞口降了下來。

呂掃晴嘴巴張著大大的,「我是發燒了嗎?這是…….幻覺嗎?」,呂掃晴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摸著自己的額頭。

「不!妳很健康呢!」,嘹亮的聲音彷彿從天上傳來。

呂掃晴一手還摸著自己的額頭,一手撫著自己的胸口,她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一名女子從天緩緩而降,身上繞著許多黃色、藍色的彩帶,而這名女子慢慢的飛到了呂掃晴的面前。

「你……你要做什麼?」呂掃晴害怕的往後退,「你…..你是誰…..是何方神聖啊?」

「咦?不是妳邀請我的嗎?怎麼看起來妳好像不太歡迎我?」這女子呵呵的摀著嘴笑著。

呂掃晴往後吸了一口氣,她看到面前飛過來的女子並沒有敵意,所以鼓起了勇氣打量這名女子,這女子看起來很漂亮,一頭及腰烏黑的頭髮,年紀看起來比自己大一些。

「呃?…….請問,閣下尊姓大名?」呂掃晴還是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我….我該怎麼稱呼您呀?」

眼前的女人又咯咯的笑個不停。

「我笑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現在的祈雨孃都這麼可愛嗎?」這女子又湊近了呂掃晴一些,「我是雨神啊,你不認得我囉?」

呂掃晴睜大了眼睛,緊張的猛力搖頭。

女子歪著頭,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呂掃晴。

「妳……妳真的是雨神?」呂掃晴小心的問,聲音小到幾乎連自己都聽不到。

「哼!」女子突然轉身,往空中飛去,她在半空中迴轉身體,揮舞了袖子,手指往呂掃晴這邊一點。

突然間,有道ㄇ型的雨幕降在呂掃晴身旁,呂掃晴抬頭往上看,自己身處觀眾席上,自己上面的天花板上是好好的,並沒有漏水,但是自己的左右兩邊,還有後面,竟然有一面水柱,不停的往下噴灑,像是一面雨水做的牆似的。

「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呂掃晴看著身旁的雨幕發呆。

突然間,身旁ㄇ型的雨幕,緩緩的被拉走,就好像一面旗子一般,飛在空中的女子右手一揮,雨幕變成水平的,水滴變成從左往右流,像一隻銀色的魚在空中飛舞。

「妳…..妳真的是雨神!」呂掃晴呆呆的望著半空中的女子。

雨神聽見呂掃晴說的話,嘴角上揚,有點得意的淺笑。

她在體育館的半空中到處飛舞,突然間,左手又引來一道雨幕,看起來好像雙手在舞著兩道銀色寬大的彩帶,雨神迴轉身體,讓兩道雨幕像螺旋一樣不停的往上環繞。

「好……好漂亮的舞蹈啊!」呂掃晴看得出神。

雨神在半空中停了下來,她對呂掃晴眨了眨眼,「這是為了感謝你對我的邀請啊!」

她叉著腰說嘟著嘴說,「人類已經很久很久都沒有邀請我了。」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時和
  • 掃晴出場的情結特別吸引人。看得出來版主對四川有份特殊的感情。汶川大地震、諸葛武侯、三星堆等,讀者則是佩服版主的創意。三篇小說都寫得真好!(三星堆是 時和 的猜測,藤甲兵與木牛流馬只怕不是人類的智慧所可得的)

  • 時和
  • 在八月八日的南台灣跳得非常賣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