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終於提起勇氣,來聊一聊最令我敬畏的課題之一。

那就是『選擇』。

如果人生可以簡化,我會把人生當成一堆大大小小的選擇。

但是我還在摸索,怎樣才能做出不悔的選擇。

不是做了愚蠢的選擇還阿Q的叫自己不要後悔,那種叫做認知失調。

而是覺得這個選擇又快又好,每次回想起來都覺得驕傲。


第一次讓我意會到選擇,是在國小的暑期輔導。

好棒啊,我可以選棒球班,躲避球班或排球班,這真是太幸福了。

但是母親跟我說,她要我選擇珠算班。


其實我在抓周的桌上,我就知道母親很想湊合我跟算盤,

但是那一條黑不拉機的鬼東西,終究無法引起我的興趣。

要我選珠算班,怎麼可能呢?

我的眼裏只有可愛的躲避球。

躲避球班的名額已經滿了,我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選排球班了。


但是天不從人願,我的謊言還是被拆穿。

我謊報家長的決定被抓包,本來應該會被老師拖去種的,但是老師念在我經常幫忙佈置學校海報的情份上,饒我不死。

珠算班的暑期作業後面有答案,我把答案都事先填到前面的測驗卷上。

那一年,我渡過了充滿謊言與抄寫的無聊夏天。



國二的下學期,我想從國中的升學班轉到普通班。

我討厭一天到晚打我當好玩的老師,也討厭那些只認分數不認人的同學。

當我興起了這個念頭,我開始遇到排山倒海的勸說。

父母、姐妹,老師輪流跟我『開導』,在痛哭了好幾個晚上之後,

我選擇了待在升學班,我選擇『寧為雞口,無為牛後』

我選擇繼續讓老師打我,因為大家都讓老師打得不奕樂乎。

我選擇待在一群乖學生裏面,因為那裏最安全。


既然我選擇了這條路,我就永遠不曉得另外一條我放棄的路是怎麼樣。

『如果我當初選擇了普通班,搞不好我就會學壞,變成一個小混混。』

這樣想,我就會好過一點。


『如果我當初選擇了普通班,搞不好我就會很快樂,玩搖控模型,養昆蟲,每一天都很開心。』

這樣想,我就會難過一點。


我永遠無法知道另一個被我放棄的選擇,但是我後來知道,我還是會後悔。

後悔我沒有勇敢一點,後悔我沒有站在,我的真心的那一邊。


升上高一的那年夏天,我永遠記得那一天。

在操場的木椅上,我手上捧著一盒壓克力顏料,腦海裏是空山基的噴畫,

眼前走過的是說我有天份的藝術班老師。


『老師,請您教我畫畫好嗎?我想轉到藝能班。』

這是16歲歲男孩心裏面想說的話,但是那一天,男孩並沒有說出口。

事實上,我再也沒說過這句話。

因為我擔心,我害怕沒有人會認同我,沒有人會支持我。

因為我擔心,我沒有達成家人的期待,我會讓家人失望。

我選擇了待在普通班,我選擇『寧為雞口,無為牛後』


但是,

萬一別人的雞口,是我的牛後呢?

萬一
別人的牛後,是我的雞口呢?

事實上,

我永遠無法知道另一個被我放棄的選擇,

但是我後來知道,

我又一次的讓我的真心失望。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