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妳的本名嗎?」評審桌上,中間的一位中年男子,開口問了掃晴第一個問題。

「啊?」掃晴雙手拿著彩帶,抬起頭來看著問問題的評審,她剛才正在發呆,沒聽到評審在問什麼。

「妳在報名資料上登記的名字,呂掃晴,那是妳的本名嗎?」

「呃?是啊!那是我的本名。」掃晴張大眼睛,微笑著看著這位評審,她張開雙手,彎腰鞠躬,只等鈴聲開始,她就要開始跳舞了。

掃晴這個名字是祖母幫她取的,她不曉得祖母為什麼那麼討厭晴天,在記憶裏,她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雙親,是她最愛的祖母一手把她帶大的,而掃晴覺得最奇怪的是,世界上也許沒有任何一個人像祖母一樣,那麼討厭晴天。

掃晴這個名字偶爾會被同學拿來開玩笑,「掃晴最掃興了,下次聯誼不要找她啦!她一出現總是會下雨!」

「對啊!她老是把太陽都給掃走了!」

掃晴想起同學們的玩笑,不禁嘟起了嘴。

『鈴!鈴!鈴!』,鈴聲開始了,打斷了掃晴的思緒,她右腳一蹬,快速的旋轉身體,耳邊傳來觀眾席上傳來的驚呼聲音。

這是今年的全國大專舞蹈創作大賽,體育館裏擠滿了來看比賽的人。

掃晴是個人組的最後一位參賽者,依照比賽的規則,參加比賽的人,必須表演自己創作,自己編的舞蹈。

她用祖母教的舞蹈做基礎,再加上印第安的求雨舞,還有在網路上找到的馬雅舞蹈,這是她第一次編舞,她把這支舞取名叫做『邀請雨神』。

「這是很獨特的舞步呢!」其中的一位評審跟身旁的評審交換著意見。

「可不是嗎?」一位英國來的女評審點點頭,「這種舞蹈看起來很柔,又好像充滿了力量,而且這位參賽者的舞蹈技巧也很好。」

「這支舞叫做邀請雨神是嗎?老天爺可真是應景啊!」

評審們不約而同的往落地窗看去,外頭烏雲密布,雨滴開始滴答滴答的敲打著體育館的屋頂。

掃晴的表情突然變得很嚴肅,而且舞步愈來愈快,力道也愈來愈大。

「哇!下雨了。」觀眾席上的人群開始注意到戶外天氣的變化。

雨愈下愈大,嘩啦嘩啦的雨幕,夾帶著強風,呼嘯而過的風聲一波接著一波,似乎是幫掃晴配樂一般。

「哇!下大雨了。」觀眾席上一名女孩望著窗外,皺起了眉頭,「慘了,這麼大的雨,我又沒有帶雨傘」。


國立川雲大學地震實驗室內

「黃教授您看,七彩地震雲消失了!」一名研究生大喊,實驗室裏傳來一陣歡呼聲。

「太好了!」,留著像聖誕老公公鬍子的黃教授,笑得合不攏嘴,「我終於可以睡個好覺了,這可怕的七彩地震雲終於消失了。」身裁圓滾滾的黃應寶,用手摸摸自己的胸口,鬆了一口氣。

黃應寶領著自己的2名研究生,專門在研究預測地震的地震雲,這是一位日本前福岡市的市長在無意中所發現的一種氣候現象。

「在地震前的一週到半個月,震央上空的雲朵就會出現特別的變化,」黃應寶擦了擦額頭的汗珠,心有餘悸的自言自語,「之前兩次的刀鋒型地震雲,已經讓我頭皮發麻,這次又觀測到七彩地震雲,我心臟病都快要發作了!」

一名研究生笑著說,「教授您放心啦!這次地震雲消失的無影無蹤囉!」

「看來我可以活到讓你們兩個寶貝蛋拿到學位了,呵呵!」黃應寶摸著自己的大肚子,像彌勒佛那樣呵呵大笑,「喔!對了,在地震雲消失前後,天氣有沒有什麼不尋常的變化?」

「有!我發現在地震雲消失前後,都有局部性的雷雨!」,另一名研究生謝東妮用手指著螢幕,「而且很怪的是,照理不應該會下雨才對的。」

「是喔?」,黃應寶摸著自己的白鬍子,開始來回踱步,「這麼說來,有可能是雨水滲入地下底層,緩衝了板塊推擠的能量……..,這也許是一種阻止地震的方法。」黃應寶撐大鼻孔,眼睛發亮。


吉拿電視台營運總部

「說!他媽的!你這個混蛋,為什麼又下雨了!」一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抓著一名白袍男子的衣領,惡狠狠的推向實驗室的水泥牆壁。

「楊總經理,請您冷靜一下……」,被揪著衣領的人正打算解釋,話還沒說完,穿西裝的男子一拳揮了過來。

「冷你媽的!你叫我冷靜?你叫我冷靜?你知不知道我楊忠輔砸了多少錢在這裏面!」,楊忠輔扯了扯衣領,忿怒的用手指著穿白袍的男子。

「說!你他媽的的給我說清楚,這是第三次實驗失敗了,之前你說有150多公里的高氣壓在上面,還說七彩地震雲都出現了,結果勒?」楊忠輔右手抱拳,看來又要給眼前的男子一記勾拳。

「忠輔,別怪他,我看是有人來搗亂了。」角落裏,一名挽著頭髮的女子,她從高腳椅上走了過來。

楊忠輔聽到這句話,他的拳頭在半空中停了下來,「誰?是誰在搗蛋,妳說!」

「只有雨神才能破壞我們的計劃,」說話的女子甩了甩頭髮,神態甚是妖冶。「我感覺到雨神已經來了,有一種力量在召喚她,」

楊忠輔抓了抓額頭,他把忿怒的眼光瞪向這名女子,「我把我這輩子所有的一切都賭進去了,包括我的人頭,所以我希望妳說話可以小心一點,如果妳要拿怪力亂神當這次失敗的藉口,那我只好警告妳,」楊忠輔冷冷的說,「如果下一次,地牛還不能引爆的話,我會一一打爆你們的頭。」

女子笑著轉過頭去,看來她並不理會楊忠輔的威脅,「信不信隨便你,我只是把我知道的告訴你罷了,相傳可以召喚雨神過來的,是一種失傳百年的舞蹈,我很清楚的感覺,雨神已經到了。」女子側著頭,用狐媚的眼角輕輕的說著,「我在Youtube上看到這種舞蹈,如果我們不趕快把跳舞的人抓過來,恐怕風神跟雷神都會趕來囉,呵呵。」

楊忠輔抓著頭髮,氣得大吼,「妳….妳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唐賽兒!」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時和
  • 一開始就抓住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