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我在唸國中的時候,也是我生命中黑暗的時刻。

工藝課改成數學課,游泳課改成英文課。

美術課改成理化的小考。

真是透了,那我幹嘛還要去上學?


每次我從學校回到家,母親的第一句話總是:

『今天考試考得怎麼樣?』

或者是趁我不注意,例行性的搜我書包,

看看是否有小考的考卷。

那有意義嗎?

為了讓看考卷的母親高興,我只好去偷偷塗改考券上的10位數字
(乖小孩不要學壞叔叔喔!)

把3改成8,把1改成7,而我最怕的,就是4跟5,
(後來我為什麼會去影像合成公司,也許這是一個答案)

尤其是4,難怪中國人那麼討厭它,真是有夠難改!


有一次跟母親吵架,吵得很兇。

我問母親,『為什麼你從來不問我在學校高不高興,開不開心?』

『為什麼你從不問我,在學校有沒有交到好朋友?』

母子都哭了,我是因為又被母親巴到哭的。

但是從此之後,母親會多問一句,『今天上課上得高興嗎?』


老實說,我的上學體驗很不好。

除了少數幾位對我很好的老師,例如國文老師,美術老師

其它的的老師總是帶給我很多難堪

或是把我當作對照組,去襯託功課好的同學。

準確的來說,我有很多疑問,例如: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我是不是怪胎?』

『老師為什麼那麼討厭我?』

『再打下去我會死的,老師你知不知道?』

都是發生在我上學的時候。


所以長大之後,我曾經賭氣地跟我母親說,『我以後不會讓我的小孩去上學!』

我母親很緊張,她問我,『那誰來教你的小孩?』

我不知道誰適合教小孩,但是我有更深一層的問題,『為什麼孩子要上學?』

是去聽一個失意者的訴苦嗎?還是去聽一個受家暴者的出氣筒?


我一直相信,傷口有腳,會隨人跑,天涯海角,無處可逃。

我現在不必上學了,但是有一天,我可能要回答,『為什麼孩子要上學?』


說來奇妙,當時我剛好想到這個問題,回頭看看書架,竟然有一本借來的書,

書名就是
為什麼孩子要上學?


這是一位日本人,大江健三郎所寫的。

他在照顧智能障礙的兒子大江光,將感想寫成16篇散文。

「孩子的童年生活中,成人到底應該給他們什麼?」這本書試著提供解答。


靠北,看到答案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

如果我在上學之前,能看過這本書,該有多好。

那麼,也許就能如尼采說的,「一個人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活, 他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種生活。」

當時,如果我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上學,也許我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種鞭笞。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ummingBird
  • .....爸媽要上班.....法律規定孩子不能一個人在家.....老師要有學生才有薪水拿.....要上學才有中飯吃(弱勢家庭).....媽媽是越南新娘,沒法教我...............................................很少人會把孩子真正的需求擺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