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是手槍擊發的聲音嗎?」

梁泳倫腦海中一片空白。

四週一片寂靜,靜得出奇。


楊威宇的眼角流下淚水,他緩緩的將槍管從嘴裏拔出來,這時候,梁泳倫看到槍口上有一圈紅色的標記。

那是一把玩具槍!

「這把槍究竟是哪家該死的工廠出的,」梁泳倫心中不禁咒罵著,「我一定要找一名律師,好好的跟這家玩具廠商談一談。」但是,他的心裏還是很慶幸。

一切都像是在一場惡夢裏初醒。

「還好那是一把玩具槍!」梁泳倫的心跳還是沒有平緩下來。

「我嚇到你了,梁先生,我說過這是一個很恐怖的故事………」楊威宇放聲大笑,

「哈!哈!哈!」,笑聲漸漸停止,沒多久,梁泳倫看到楊威宇的的眼角開始流下眼淚。

「梁先生,我知道你說的是對的,我們不可以拿生命開玩笑,我也知道,活著才有意義,可是,我真的好痛苦……」,楊威宇用雙手抓著自己的頭髮,低頭痛哭。

『男人哭是一件好事』,通常這個時候,梁泳倫都不做聲。

他總是讓客戶哭得盡興,為了這個目的,他還特別請人在辦公室裝了隔音牆,如果不這樣做,有些客戶的哭喊聲,幾里外的住戶都會以為發生了謀殺慘案。

有的客戶會咆哮,有的客戶會哭喊,有的人則是捶胸頓足,而有一些激動的客戶,甚至會無法控制地拿起東西,砸個粉碎。

所以這次梁泳倫的辦公室內,一切從簡,看不到陶磁或琉璃等裝飾品,更沒有古董、玉石或是花瓶。

在梁泳倫的辦公室內,椅子是固定的,嵌在地板上的,無論是再怎樣生氣的人,也無法舉起來。

但是拔不起來的椅子,有可能會激怒某些怒火中燒,情緒激動的客戶,讓這些生氣中的人惱羞成怒,這種忿怒最可怕,甚至會轉變成為無法控制的暴力行為,為了預防這件事,梁泳倫在辦公室四周放滿了『糖玻璃』所製成的長型柱子。

這些柱子長的有190公分,短的有60公分,直徑約成年男子的拳頭大小,材質是用電影道具專用的『糖玻璃』所打造的,這算是梁泳倫為客戶所設計的宣洩工具。

「那可以砸得很過癮,而且聲光效果十足」,梁泳倫心中暗自得意,「這個設計真不錯,砸到人不會太疼,打碎了之後也很好整理,而且重新再做一個的價格也不會很貴。」

不過楊威宇並沒有捶打或試圖拔起任何一個糖柱子,他用手率性地擦了擦臉,再一次將手伸進公事包裏。
 
這次梁泳倫做直了身體,他用手掌做了一個「不要」的手勢。「楊先生,我們先冷靜一下。」如果這次楊威宇拿的是真槍,那麼原本的惡夢就會成真了。

楊威宇笑了笑,他揮揮手,意思是要梁泳倫放心。

楊威宇從公事包裏拿出一份昨天的報紙,他小心翼翼地將報紙遞給梁泳倫,梁泳倫看得很清楚,報紙右上角有一則訃文,過世的是一名70多歲的女子。

「她就是女主角?」梁泳倫將視線移到楊威宇的眼睛。

楊威宇點點頭。

「她年輕的時候一定很漂亮,但是她一點兒也不像林志玲。」

「這上面沒有照片,你也沒看過她,妳怎麼知道她長什麼樣子?」

「我就是知道,這是我的工作。」梁泳倫淺淺的一笑,「我必須要知道。」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0310031
  • WoW...這跟我看電子書不一樣…好快就看完了!
  • 哈哈~

    你怎麼看得這麼快呀

    萊行樂 於 2011/08/14 21: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