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聊的不是電影,而是一句俗話。

『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們都害怕最後一根稻草,但是我們並不了解它。

根據我的田野觀察,最後一根稻草通常不是植物,而是一句話。

言者或許無心,但是聽者多半仆街倒地。


N年前,我記得我在準備重考時,有個很天真的朋友問我:

『如果你這次考不上,你會自殺嗎?』,我的朋友天真的眨眨眼問我。

說實在的,以前看漫畫有一種場景,就是一道閃電插到人物心臟裏的畫面。

看漫畫的時候沒感覺,但是從那一次之後,我有深刻的體驗。

像是吸血鬼被桃木〸字架釘到心坎裏那樣。

就像是狼人被銀彈打到心臟那樣。


也許在成長的過程中,有太多放冷箭的同事,

還有不少人精通於『酸道』(這是我發明的,我很肯定有人已經得道了)

像是日本漫畫裏的『怪物』一樣。

牠總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發現你盔甲的縫隙。

然後用語言當作銅釘,插往你心裏最軟的地方。


怎麼那麼嘟嘟好?

剛好對方的一句話,就直入罩門。

破了我的金鐘罩與鐵布衫。

啞口無言...眼前一黑,喉頭一甜....

天可憐見....情何以堪......


最後一根稻草傷人無數。

而且現在很流行拿語言來當武器。

因此我想拿這個題目當作材料。


以前我的高中老師曾經說過,『語言能夠傷人,更甚於刀劍』

後來我有一段時間待在公司裏,才體會到刀傷劍痕。


其實會帶來最後一根稻草的人,大概有三種人。


第一種是無心的,天真的稻草,隨機而且無常規可循。

送稻草來的,以的小孩子居多。

或者是成年人,但是思想還停留在小孩子的階段。

這根稻草要怎麼化解呢?

他隨便拿過來,你就隨意扔吧!

他也不見得是要給你的,你就別放在心上了。


第二種是最沉重的稻草

這根稻草最沉重,不曉得壓死世上多少隻駱駝。

送稻草來的,大部份是無法用對的方式來表達關心的人。

包括你我的家人,朋友,關心你我的人。

這稻草包含了期盼、壓力,愈幫愈忙,亂七八糟的協助與不需要的苦心。

有時包含了愛與苦,有時也添加了一些些情緒勒索。

每次我收到這種稻草,我都會想起我朋友養的貓。

那隻貓叫做阿醜,是一隻受虐貓,後來被我朋友收養。

也許阿醜想要報答我朋友,想要做點什麼,於是牠都會做出一些可怕的事。

牠會不辭辛勞的拖來甲爪(蟑螂)或老鼠的大體,有的還不完整。

排在門口,像是築地魚市裏的鮪魚,一排一排。

好氣又好笑,想說謝謝,但是又覺得很苦。

只要記得,這些人是好心的,但是不知道要幫什麼。

稻草收不收不要緊,要緊的是這些人還是愛你。



而第三種是惡毒的稻草

送稻草來的,多半是有心的,刻意的。

這些人將最後一根稻草帶過來的目的很簡單,他想取得優越感。

或者是,他想取得安全感。

見縫插針,或是趁你病,要你命。

很多得寸進尺的主管,或是落井下石的同事,都是這方面的愛好者。

當你見到這種最醜惡的稻草,你大可以不收,請對方拿回去。

你可以用平等的態度問對方,或是告訴對方,這不干你的事。

萬一對方是老闆呢?是你的主管呢?

趕緊準備去別的公司面試吧.......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