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我的工作裏有某種樂趣,那應該就是可以接觸許許多多不同的人。

在端午節之前,我跟同事去拜訪了一位原住民,他是一位知名的旅遊業者。

他的眼睛很雪亮,不像我,眼裏總是蒙上了許多城市裏的塵埃。


我們聊了很多,聊觀光、聊品牌商圈,還有聊幾位文創的業者。

當然,他也跟我們描述了很多原住民目前的問題。

我很羨慕他述說著平埔族的部落,平埔族人的努力,以及他們的文化與歷史。

突然間,有一個念頭浮上我的腦海。

眼前是一個很有定見的平埔族人,而我,是一個迷惘的漢人。


要怪,就怪五胡亂華吧!

只能告訴自己,我是集漢人、匈奴、鮮卑、羯、氐、羌等多民族的精華。

炎帝、黃帝、魚婦後裔的混血兒。


我問過算命師,我前世是什麼人。

他告訴我,我前世是個四川人,職業是獵人。

像嗎?沒那個Fu.....


國中時拿著盧昌明老師的【少數民族】卡片,以為那是一種認同,那是一種歸屬。

盧老師走了,少數民族也消失殆盡了。

偶爾會想起喬峰.....

但是馬上就會想到,我跟喬峰很不相同

我不會武功,喬峰不會用Vista (喬峰,你是對的,有好幾次我差點被Vista逼到差點去追隨你)



後來才感覺到,我未來的功課,是成為什麼人。

至於我生來是什麼人,那就留給後人茶餘飯後吧!(笑死人,應該沒有人要聊這個吧?)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