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我就喜歡抓昆蟲、抓魚蝦、釣魚。

而且我也很喜歡看這些節目或這一類的書。


小時候,大人忙於工作,沒時間帶我們去。

長大後,忙著浪費時間,也沒時間去享受這些生命中的美好時光。

後來有一陣子,我喜歡的事情開始蒙上一層陰影。


那就是殺生


我會開始擔心因為我釣魚,造成我娘的健康不好。

我開始擔心因為我到處去抓水蠆,蝦虎,造成我的訂單銳減。


報應這兩個字浮上腦海

像大隕石般的問題壓在我心海

這個世界,是否只歡迎素食者的存在?

又或者,這個世界,真的有不可忤逆的鐵律?


不吃的東西絕不可以殺!

那蟑螂呢?我可吞不下


於是,我開始找答案

有人用同理心來解釋,我覺得不錯。

有人用柔性驅趕,我也覺得很溫馨

所謂螞蟻怕酸,蚊子怕辣,蟑螂怕香。

但是他們更怕快速的電蚊拍跟人字拖,不是嗎?



我最愛的答案是這個

一切都是緣。


不用去定義誰對誰不對,

時候到了,事情做了,就對了


我自己給的答案是這個

世界原本是沒有殺生這個概念的

只有到哪裏去遊歷而已


我把小蝦交給梅花魚

就好像我把青春交給老闆



肉身雖然被啃了

但是靈魂還是在的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