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歡水塘,喜歡看水塘裏面有的沒的,看水蠆、龍虱,紅娘華或是螯蝦(喇蛄)。

有時也會看到一顆顆田螺,還有一堆名聞全台的福壽螺。

福壽螺來到台灣的歷史,應該要拍個紀錄片的。


民國68年,商人將福壽螺從阿根廷引進台灣,一顆母螺叫價七、八百塊。

沒想到中看不中吃,市場沒了,大家只好放生。

這麼慈悲的放生,從此掀起了台灣農業的浩劫。


我覺得這一種生物,還真是蠻無辜的。

還好他不會思考,否則他應該會痛恨,為什麼他不是燕子,人見人愛?

而是人人喊打。

只要是福壽螺,比過街老鼠還要可恨,連小學生走過田裏,也會很有正義感的用石頭把螺卵給敲爆。

唯一喜歡福壽螺的應該是研究生,這些研究生四處尋找沒有被農藥污染的福壽螺,然後拿去做實驗。

做什麼實驗呢?不外乎大滅絕之類的實驗。


我看到有些農民,對於福壽螺有一些客觀的評價。

我從來不知道,福壽螺在水稻長大之後,會去清除雜草,反而轉為益螺。

只是,這些都不要緊了。

因為已經有學者研究出專剋福壽螺的必殺技。

我看過那項必殺技的報導,真是殺很大,殺不用太多錢。


我偶爾會想,世界上應該沒有該死的生物,應該沒有生下來就得罪人的生物。

只可惜牠與萬物之靈利益衝突。

適者生存的議題太沉重,實在不適合在缺訂單的日子裏多想。


看到昨天水塘裏的一堆福壽螺,真想告訴他們,吃飽一點吧!

你們的大浩劫就快來了。


嘿,怪了,為什麼蚊子、蟑螂就不會讓我有特別的聯想。

只是,如果有一天,人類將蚊子、蟑螂都趕盡殺絕,那會怎麼樣?

我聽過外國有個實驗室,要發展出一種世代漸弱的病毒,讓蟑螂一代比一代殘弱,一孵出來的蟑螂寶寶可能都像班傑明剛出生那樣。

這樣不會有蟑螂效應嗎?


ps. 嗯,該去拜訪客戶了,今天想到這裏 。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