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兒個夜裏,做了一個夢。

夢到我跟我太太,還有家裏的狗兒子柴犬,一起到一個山城裏面。

山城裏好像發生了命案,所以人心徨徨。(我猜是我偶爾看到電視上的【法證先鋒】,所以才會做這種夢。)

山城裏有人養狗,養馬,還有人幫死去的人製作泥偶,他們也做神像的泥偶。

夢裏我跟我太太一直往深山走,我覺得不妥,但是還是走了過去。

沒多久,我太太跟我說,狗兒子走丟了,我急忙跑到旁邊問一個路人,跟他要里長的電話。

我記得在夢裏,我好像是要讓里長廣播之類的。

要不到電話,我轉身往山裏走去。

到了晚上,只剩下我一個人。(劇情不太連貫)

我跟山裏面的人借手電筒,因為他們要摸黑回家。

山裏的人好像住在山的另一頭,要在晚上翻過一道很高的牆。

中間我在想,這是不是夢啊?我想趕快醒來。

但是夢又把我拉回去,於是我認真的跟兩個人往山裏走。

後來其中有個人(就是我向他借手電筒的人)把車鑰鑰匙丟給我,他跟我說,『乾脆我的車借給你好了。』

夢到這裏我醒過來。

第一件事當然是看太太跟狗兒子在不在。

還好都在身邊............


養寵物的主人,心有所寄托的人,都怕這一天。



就像我弟弟,他最疼愛的和尚鸚鵡有一天突然一飛衝天,後來鸚鵡被空中盤旋的鴿子嚇到,愈飛愈遠。(我弟弟沒有幫鸚鵡剪翅)

天空中只傳來鸚鵡害怕的聲音,而且愈來愈遠。

最後只剩下我弟弟一個人,在公園跟巷子裏,像神經病一樣的喊著鸚鵡的名字。

我弟弟現在不養寵物了,我想,那是一種痛苦的折磨,一種遙遠的追尋。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