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而言,換工作最痛苦的,莫過於習慣。

其它的我覺得都好談。

福利跟工作內容可以談。

年資跟學到的東西可以談。


唯獨習慣,只有自己才能承擔。

能夠承受就做得來。

不能承受就沒辦法勉強。


從小公司換到大公司,突然間要跟好多人開會,好幾天之後才能知道待辦公文在哪裏,但是以前一個人就可以全部搞定。

從大公司換到小公司,現在要在一台故障的印表機前等文件印出來,可是以前印表機跟燒錄機就在自個兒桌上。

從小公司換到小小公司,必須要跟老闆還有老闆娘,大眼瞪小眼,圍在桌子上吃早餐。



從Marketing轉PM,才發現之前工程師說做不出來─全都是唬爛。

從PM轉業務,才了解為什麼業務大多會有胃潰瘍,不是煙酒過量,而是業績揹過量。(再塞貨嘛)

從朋友變合夥人,會發現創業跟談戀愛好像,經常都會左右為難加上很受傷資本額沒有膨脹,倒是賺到一堆遺憾


從北部換到南部,一不小心就會中暑,所以我會開始穿著短袖襯衫。

到北部上班的第一天,臉上縫著笑臉,手中遞給我飲料的同事,他後來捅我的時間大約是他工作時間的80%。

走到灣仔,所有的人都用高速度行走,坐手扶梯或地鐵,我總是緊抓著扶手,怕跌倒出糗。

坐在石景山餐廳裏,看到滿桌的二鍋頭,開始想念那清淡養生的台灣啤酒。


也許是習慣局限了我的視野,或者是我自己已經不想改變。

總覺得空氣還是自己家窗台的清爽,。

風還是自己家巷口的清涼。

就連天空,也是家鄉的藍。


某個人跟我說話的態度,以及某個人在餐廳內呼叫服務生的口氣,沒人定義的目標,掉在地上沒人搭理的工作項,這些都一再衝擊著我的習慣。

也許年紀小的時後就應該出國走走,見多識廣,才不會像我這樣,總是緊緊抓著習慣不肯放。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