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我就告訴自己,做事情不可以狼狽。

不是狼狽為奸的狼狽,而是狼狽不堪的狼狽。

雖然兩者都不可取,但是前者多半是恨別人,後者多半是恨自己。


以前唸中學的時候,背著大書包,拿著夾克、雨傘,在擠死人的巴士裏往前推,大約兩站前你就要開始往前移動了,不然你就會錯過站。

在沒有LED燈跟廣播的年代,基於社會道德,好心的乘客都要往裏面擠,但是一旦擠到中間,一旦遠離窗戶,你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你會後悔為何要把自己逼到這番田地。

如果是下了雨,窗外一層霧,我很懷疑別人怎麼知道是哪一站?

(所以我現在超愛LED燈,我超愛聽巴士的廣播,總覺得它份外悅耳)


東擠西擠的,好不容易到了投票口,一看手裏缺了銅板,銅板跑去哪了?

一個人又擠過來,手裏的銅板掉落一地,掉在紅色潮濕的巴士地板,掉在人群的腳底。


女孩子有壓力,男孩子也有壓力。

女孩子怕被男生擠到,會哭哭啼啼。

男生怕擠到女生,很怕不小心兔到別人,被人以為是色狼,而且又不能哭哭啼啼。

色狼也就算了,哭的像娘們似的,以後就甭做男人了。


有一次,我被北斗晶與尾崎魔弓之類的女仕,擠成S型,那一次,我覺得我有練瑜珈的潛力。


下了公車,走在街上,有人拎著大包小包,拿著傘,牽著狗,一團混亂。

袋子裏的東西散落一地,雨傘又跟狗鍊纏在一起,狗一直吠,雨不曾停。

原來狼狽不堪的不只有我一人。

說什麼也要怪罪給運氣。


所以我努力唸書,我想改變命運,絕對不要跟狼狽扯上邊。

後來我慢慢學會,要建立一個系統,才不會跟狼狽沾上邊。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