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我又再一次迷上了水族箱。

我覺得男人,可以沒有車子,可以沒有房子,可是他必須至少曾經擁有過一個水族箱。

第一次知道水族箱這個詞,是在國小自然課本上面,裏面有一張照片,有一個漂亮的魚缸,裏面有一隻烏龜。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綠色可以那麼翠綠。

從此,我開始追尋烏龜,開始斷斷續續的養魚。

只要是在魚缸裏的東西,即始我沒養過,9成我也聽過或看過。

 

但是,我沒想到,一個水族箱,會教訓一個男人那麼多。

 

我在半個月前看到網路上一篇文章,是討論如何在魚缸裏面做瀑布。

瀑布,

好炫啊!

去年度世界水草造景的冠軍,就是做水裏的瀑布。

於是我開始爬文,開始構圖,開始買岩板,矽利控,發泡劑,水草,黑土.......

我開始建構我腦海裏的世界,我要這個水族箱不同凡響.......

 

但是這個水利工程不是很順利,第一次瀑布發生了崩塌,於是我開始補強。

像鯀治水一樣,我用圍堵的方法。

三秒膠、白膠、黑黏土,我開始第二次的工程。

一個星期過去了,這個魚缸每下愈況,裏面的水比滷味的滷汁還濃稠。

我開始覺得迷惘了,怎麼會這樣?

於是,第三次工程開始了,魚缸裏一直沒有魚,只有我腦海裏的偉大工程。

有一天,我坐在魚缸前發呆,突然覺得,我是一個很自私的男子。

我不擇手段要讓這個魚缸看起來很賞心悅目,但是我從來沒有考慮到,這是魚的家。

未來有一天,在裏面的魚跟蝦,究竟會不會快樂?

我忘了酸鹼度,我忘了養水。

就算我去參加水草造景比賽,我想我一定會拿零分,即始我做出超過瀑布的造景。


射手座男子的記憶不持久,就像其它的部份一樣(我指的是習慣的養成)。

所以水族箱又再次幫我上了一次複習的課。

魚缸澄清了許多,我那心裏頭喜歡特立獨行的念頭,又佔據了我。

我想起一種魚,那是一種很漂亮的鬥魚,牠雖然不貴,但是很特別。

我從水族街開始掃起,一家一家去找。

一週內,平均每一家水族館我進去三次。從店員的眼神裏,我猜他們以為我是小偷,或者是同業的競爭者。

我也PO了文,但是被水族的版主給刪了。

終於,憑著我搜尋達人的能力,我找到一位網友,他正好要賣那種魚,但是,他住在高雄。


愈是得不到的東西,愈要拿在手。

僅管往返的費用,足夠買33條那種魚,但是我還是打算要南下。

套一句大宅門的對白:『沒辦法,迷上了。』

我只想到趕快拿到魚,我不管這些代價。

網友寄來的信像是暮鼓晨鐘,再度敲醒我。

裏面簡簡單單的幾行字:『路途遙遠,我擔心魚會撐不住。』

 

突然間,我又領悟了。

我不能說自己是愛魚的人,甚至喜歡都談不上。

因為我根本就沒有考慮到這一點。

這封信像是皮鞭,鞭得我皮開肉綻。

 

『愛魚的人,應該讓被飼養的魚兒過得好。』這麼簡單的道理,我現在才明白。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狗美美吠汪汪
  • 這麼專注的養家,再接再厲。搞不好可以發明水族箱火山。發了大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