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裘

一收到傳真,姜進馬上覺得事有蹊蹺,於是他趕到李教授的靈堂,李教授家住板橋,姜進沒有花多少時間,就查到靈堂的位置。

可惜的是,姜進到達李教授的靈堂會館時,已經接近傍晚,喪禮已經舉行過了,整個會館只剩李教授的家屬。

「糟糕,喪禮已經舉行過了!」這表示,李教授的遺體已經在棺木裏,現在已經看不到遺體的樣子。

「既然如此,我只能趁著夜裏打攪李教授了,我們都是做考古研究的,李教授在天之靈,請不要跟我計較才好。」姜進打定主意,要等到夜裏,潛進靈堂,撬開棺木查個究竟。

接下來姜進在附近買了餐點,打打牙祭,接著又找到一家五金行,買了鐵撬與黏著劑。

夜晚很快就來到,雖然已經是10月下旬,但是晚上的天氣還是令人感到悶熱。姜進為了打發時間,進入了一家網路咖啡廳,他打算半夜之後,再拿著工具潛入
靈堂。

姜進在大學時,經常待在宿舍裏打線上遊戲,他選了一個他熟悉的遊戲,用來打發等待的時間,幾個遊戲關卡過去,時間也一分一秒的流逝,他抬頭看看牆上的鐘,現在是半夜三點,「差不多要去叨擾李教授了。」

在夜裏,會館出奇的寧靜,連李教授的家屬都已經返家,只剩下會館的工作人員,姜進在外頭等候,他確定整個會館都沒有人,於是躡手躡腳的進入靈堂。

靈堂裏頭的光源只有暗淡的燭光,姜進拿出他隨身的手電筒,照著棺木,尋找棺木的縫隙。

突然間,姜進聽到腳步聲,而且確定來人是往靈堂這裏走過來,於是姜進立刻躲到棺木旁的供桌底下,供桌上鋪著暗紅色長長的布幔,姜進小心翼翼的躲在裏面,深怕會給人發現。

接下來他看到古怪的景像,有兩個穿著黑色衣服的男子,也是躡手躡腳的進到靈堂後面,他們兩人一左一右,在棺木的兩側,開始撬開棺木上的銅釘。

「怪了,他們是誰?」姜進屏住氣息,憑著微弱的燭光,仔細的窺視著。

兩名黑衣的男子看起來身手相當的矯健,不消多時已經將棺木打開,隔著布幔,姜進看到其中一名男子拿起了一把刀子,往棺木裏劃來劃去,接著,從棺木中拿出一包一包的包裹,扔給了另外一名男子。

「這真是太奇怪了,他們從棺木裏拿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姜進覺得不可思議,但是這兩名男子似乎在進行一項他們熟稔的任務,一個拿,一個接,接過大大小小的包裹後,男子一一的擺放在背包裏,姜進暗中計算,他們一共拿出了十多個包裹。

接著,姜進看到原本在拿取包裹的男子,拿著線頭,往棺木裏頭穿梭著。

「他們在縫遺體!」姜進心裏推算著,「那麼,這表示他們之前將遺體切開,而且他們在遺體裏頭藏了東西!」

姜進心裏第一個想到的是毒品,「這些該死的毒蟲!」

姜進繼而想到的是,他們一定在探險隊的遺體內藏了毒品,「糟了!那王明翰鐵定是下一個目標!」

等兩名男子離開之後,姜進立刻將手機開機,並打電話給王明翰的妹妹,他囑咐王鈺婷,一定要先守住遺體,不要離開,王鈺婷在電話那端覺得莫名其妙,只是連聲說好。

接著,姜進撥打了報警的號碼,同時也趕回台北市立殯儀館。

「姜大哥,究竟發生什麼事?」王鈺婷一見到姜進趕來,馬上前來詢問,而旁邊的警察也剛剛趕到。

「我懷疑有歹徒利用明翰的遺體來運送毒品,」姜進對王鈺婷與員警說道,「我們可以先躲起來,看歹徒會不會進來!」

警察用懷疑的眼光看著姜進,而王鈺婷也是半信半疑。

「不然這樣罷!我們三個先躲在供桌底下,他們天亮之前應該會過來。」姜進胸有成竹的說道。
靈堂的擺設幾乎大同小異,姜進找到了一個可以供三個人藏匿的長桌,並且刻意將桌巾給拉低。

「關燈吧!」姜進提醒王鈺婷跟警察,「記得關掉手機與對講機!」

過了半個小時,姜進的猜測竟然應驗了!兩名男子身手俐落的潛進來,開始準備要撬開王明翰的棺木,在桌底下的警察與王鈺婷都驚訝不已。

「不許動!我們是警察!」姜進身旁的警察,不曉得什麼時候竄了出去,兩名男子一聽到有警察,一左一右往外飛奔,而警察也跟著追了出去。

「姜大哥,你說的都是真的嗎?」王鈺婷驚魂甫定,神色慌張的問著姜進。

姜進無奈的點點頭,「恐怕是真的,明翰的遺體被這些宵小給利用了!」

「他們這些王八蛋,究竟在我哥哥的遺體裏藏了什麼東西!」王鈺婷生氣的哭喊,姜進只是推測,應該是海洛英之類的毒品。

第二天早上,警局派了許多人,包括鑑識毒品的專家,經過上香與拜拜之後,將王明翰的棺木重新打開,他們切開縫線,開始進行一連串的檢查。

王鈺婷與姜進在靈堂外等候,突然間,有一名警察從靈堂內走出來,他對著姜進問道,「請問,姜先生………您對古物有研究嗎?」

姜進站了起來,不明所以的點點頭,「我是研究考古的,怎麼了?」

「我們………在王明翰的遺體裏找到一包東西。」這名警察似乎面有難色,「可是我們不曉得這是什麼東西,可以請您幫我們看一下嗎?」

姜進一臉狐疑的跟著警察再度走進靈堂裏。

只見到王明翰的遺體被剖了開來,而旁邊桌上擺著一包白色的東西,另一邊則放了兩張獸皮,看來都是被藏在王明翰的遺體內。



「這包東西,還有兩張獸皮,看起來好像是古代的東西。」

這名警察連忙提醒姜進,「先生小心,左邊那包東西裏的物品很銳利,剛才已經割傷我們的同事了。」

姜進謝過這名警察的提醒,同時也告知受傷的人如何消毒,如何處理傷口。

姜進再度面對王明翰體內取出的物品,往左一瞧,眼前是一個白色毛絨絨的皮包,這皮包大約30公分左右,但是高度只有10幾公分。

這皮囊內部是軟皮縫製,外面是均勻細長的白色羊毛。

經過歲月的累績,外層的羊毛已經顯得髒污不堪,但是姜進用手將羊毛撥開,內層是出乎意料的潔白。

他把手放在羊毛上輕壓,柔軟蓬鬆,頓時覺得一隻手掌都像要躺在羊毛堆裏睡著似的。

「錯不了,這是白寶,」姜進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價值不菲的千金裘。」

千金裘被記載在唐朝詩人李白的『將進酒』這首詩裏,李白曾經這樣子形容,『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 與爾同銷萬古愁。』

姜進看著眼前的白色皮囊,「如果李白看到這皮包,恐怕也捨不得拿去換酒了。」

千金裘有兩種,一種是紫貂,另一種是純白色灘羊皮,姜進手裏拿的就是後者。

這種純白色的灘羊毛,必須取得1個半月的羔羊,而且最重要的是羊毛的長度,卷度與彈性,都是萬中選一,除非天時,能夠湊得這樣的羊毛,否則就算是花上千兩黃金也買不到。

因為這是白色的珍奇寶物,產地來自寧夏,稱為寧夏四寶之首,因為顏色的關係,所以又稱為白寶。

一名警探替姜進打開正上方的大燈,明亮的大燈照在姜進手上的白寶內層,透露出一片幽紫。

姜進張大了嘴巴,久久說不出話。

「這……這內層竟然是紫貂的皮所縫製而成……」姜進用手觸摸,內層短而柔軟,紫色的軟毛暗裏發光,絕對不是手工暈染。

「光是放東西的包包,本身就已經是寶物了,那裏頭的東西不就更是驚人?」

姜進將毛囊袋拉開,裏面有三種東西,一根像紙鎮的銀色金屬條,一個紡錘型的圓棍,最奇怪的是一疊金屬片,姜進用手指的指甲將它們隔開細數,這金屬片一共有7片,形狀像是箭號,薄而且鋒利。



這7片金屬片的外緣異常的鋒利,姜進用手小心翼翼的捏住外緣,「看來這質地相當堅硬,而且這東西的年齡十分古老。」

姜進把頭往前一探,嗅了嗅味道,心中暗想,「好重的血腥味。」

「所以……」姜進閉眼沉思,沒過多久,他突然睜開眼睛大喊,「我的天啊!這……這是……」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tty小吉
  • 很吸引的小說,讓人很想追看下去呢!


    小吉烏龍趣事天天發生,歡迎光臨Kitty的異想漫畫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