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


「被利器所傷………」姜進看著死亡證明,在文件上,綠色虛線的人體圖案,圈著多處的藍色記號。

「這中間有古怪!」姜進將死亡證明放進口袋裏,進了洗手間,換成了原來的衣服,快步離開了醫院。

在回程途中,姜進突然想到,王明翰組成的考古隊裏,有一名語言學的李教授,姜進的手機裏還有他的住家電話,姜進不加思索,打電話給李教授的家屬。

姜進聯絡到李教授的家屬,他馬上編了一個謊言,他說學校要幫這次罹難的學者爭取一筆撫卹金,前提是要出示李教授的死亡證明書,因為姜進經常幫人爭取學校或財團的經費,這些流程都算熟悉,因此,李教授的家屬也不疑有他。

姜進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對著天花板發呆。

自己最好的朋友走了,姜進心裏面不免感傷。他看著旁邊白色矮桌上的透明水瓶,這些水瓶有不同的形狀,有圓型的,有弧型的,還有六角柱狀,而在這些瓶子裏都擺放著幾顆石頭,有黑色的、白色的、乳黃色的,也有彩色的。。

不曉得為什麼,每當姜進心裏煩躁,或是遇到不開心的事,他總是喜歡待在房裏,看著這些水瓶裏的石頭出神,每當看著這些石頭,姜進的心總會不知覺的平靜下來。

有人說,考古的人必須懂得跟石頭對話,這對姜進來說,應該是最開心的事。

姜進有一個暗紅色的長形腰包,繫在腰間,每次登山或旅行,他總會留意腳底下的石頭,他總是覺得自己跟這些石頭有緣,每次外出旅行,總能揀到各種奇形怪狀的石頭。

當姜進揀回石頭之後,清洗完畢,他就會選擇一個盛著水的水瓶,將石頭擺進裏面,他會一手拿著石頭,一手拿著水瓶,看看是否相稱,是不是合適,而王明翰總愛說他,這種行為像是幫石頭挑房子。

「石頭要上釉才好看,」姜進想起王明翰曾經這麼說過。

「我這些石頭又不是要給人看的,我才不管別人覺得好不好看,」姜進他曾經這麼告訴王明翰,「我覺得石頭在水裏會比較舒服。」

「是喔?」王明翰側著頭,完全不相信,「你又不是石頭,你怎麼會知道?」

「你又不是我,你怎麼知道我知不知道?」,姜進點頭微笑,他看著王明翰,王明翰搖頭無話可說。

想到這裏,姜進不由得難過了起來。

兩年前,姜進也是這樣看著石頭發呆,而王明翰似乎發現姜進落漠的神情。

「怎麼了?」王明翰關心的問,「看你一付魂不守舍的樣子。」

「我在想過去、現在,還有未來,」姜進嘆了一口氣,「有時候我會覺得,我真不適合做一個考古學家。」

「怎麼會?」王明翰放下了手上的茶杯,「我覺得你最適合不過了,你天生就是一個考古學家!」

姜進皺起了眉頭,「這真是我聽過最離譜的話了!」

王明翰認真的說,「我說話從來都是講證據的。」

「什麼證據?」姜進好奇的問,「說來聽聽!」

「我覺得你有很多天賦,是其它人沒有的,」王明翰舉起了手指,「首先,你這個人很頑固,總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這是罕見的研究精神………」

王明翰也不顧姜進揮手苦笑,繼續往下說,「你還有一個利害的本領,總是最快發現哪個地方不對勁,哪個地方是假的,哪個東西出土的年代、順序不正確。」

這點姜進倒是沒有否認,對於考古挖掘出來的東西,他只需看上一眼,就知道是真是假,若說一半是課堂或書本上學來的,有一半真的是靠自己的直覺。

「還有,你有一項最奇特的特質,」王明翰睜大了眼睛,「系上的同學總愛東翻西找,這裏挖一挖,那邊查一查,但是似乎根本是亂槍打鳥,不曉得要找什麼古物,」王明翰看著姜進,「你不一樣,你好像早已經知道自己要找什麼東西。」

「是嗎?」姜進自己充滿疑惑,「我真的是這樣嗎?」

姜進是蜀漢後期名將姜維的後裔,他總是以此為傲。歷史相傳諸葛孔明把姜維當作唯一的傳人,傳授給他畢生的絕學,包括兵法、觀星、醫學與占卜,甚至奇門遁甲之術,而這些,都是姜進最熱愛的考古研究項目。

雖然姜進耗費了很多心力在姜維與諸葛孔明的研究上面, 可惜的是,大多數的人都認為這些文獻是無稽之談,「這些不過是說書人胡扯瞎編的故事罷了!」

系上的同學,有的去研究兵馬俑,有的去研究秦始皇王陵,這些考古團隊的研究經費跟姜進的相差甚遠,不但人數眾多,而且配備齊全,反觀姜進,遊說贊助商屢次碰壁,若不是姜進自己家中環境優渥,早就三餐不繼了。

「嘟…嘟……」,書桌上的傳真機聲音,打斷姜進的思緒。

姜進站起身來,拿起了傳真過來的文件,這是李世彬教授的家屬傳真過來的死亡證明文件,姜進表情凝重的看著傳真紙,只見上面的死因欄位寫著:

『死者身上多處利器割裂傷與重物壓傷』

姜進看著死亡證明大叫,「這就是了!這裏頭大有文章!」




註: 今天幫這部小說改了響亮一點的名稱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tty小吉
  • 原來改了名字,怪不得看上去和上次好像不一樣了。我還在想這是新作品嗎?


    小吉烏龍趣事天天發生,歡迎光臨Kitty的異想漫畫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