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禮》

扣!扣!扣!肅穆的木魚聲,伴著和尚們念誦的經文,那聲音連綿不斷,像是外頭滴滴答答的陣雨,也像是在殯儀館內,家屬的啜泣聲。

台北的市立殯儀館內,靈堂上放著一幅年輕人的遺照,年輕人長得秀氣斯文,遺照上戴著一副書生眼鏡,他叫做王明翰,是台灣相當有名的新生代考古學家,學者們都叫他『蜀漢研究的青年權威』,王明翰一畢業就嶄露頭角,年紀輕輕就取得了許多研究贊助,而去年更是得到許多財團的補助,組了一個考古探險隊,到四川去考古。

很不幸的,今年的四川大地震,奪去了6萬多條人命,包括了王明翰跟他的考古團隊。


他們全部被活埋在四川附近的小鎮,因為那個地方偏遠,搜救的速度也最慢,原本王明翰的家屬還巴望著有一絲生還的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與身心的煎熬,今天王明翰的家屬終於得到了答案,昨天夜裏,他的遺體從四川被運回了家鄉。

有一個年輕人坐在第三排的座椅上發呆,他的眼神空洞,從踏進殯儀館,他一句話也沒說。這名年輕人叫做姜進,他是王明翰的同期,唸的也是考古系,他別著白色的頭巾,看著最前排王明翰的母親痛哭失聲,不曉得過了多久,哭聲與木魚聲沒有一刻間斷,他心裏頭難過的是,他在這世界上的好朋友,又少了一個人。

姜進跟王明翰是一個強烈的對比,王明翰家裏窮苦,認真上進,而姜進則一天到晚遊手好閒,他這個人沒有什麼長處,但是對於朋友卻相當講義氣,仗著家裏的環境不錯,也經常資助他的朋友,當然包括他最欣賞的好友─王明翰。

姜進一直在發呆,他腦海裏想著很多很多事情,想到王明翰以前跟自己說過的話,想到自己,還有想到兩個人一起研究考古的回憶,他的思緒被工作人員打斷,因為辦理喪事工作人員唱名時唱到了他的名字,「接下來請摯親好友參加蓋棺儀式!」

姜進站起身來,他發現前排王明翰的母親已經哭倒在座椅上,他走向前去,跟王明翰的妹妹一同攙扶著王媽媽,緩步向前。

一行人在道士的引領下,走到靈堂後面,那裏放著王明翰的棺木,王媽媽才走幾步,又抓著棺木邊緣,失聲哭喊,跪倒在地。

姜進落寞的走向王明翰的遺體,他心裏頭卻羨慕著王明翰,「至少你能夠死得其所,真真切切是一位了不起的考古學家,不像我這般渾渾噩噩,一無是處………」

王明翰的遺體,因為事隔多月,早已腐化變形,雖說殯儀館的人員已經做了處理,但是突然見到,仍是讓人覺得毛骨聳然,但是姜進再近一步仔細端詳,卻覺得怪異,「咦?他………怎麼像是在笑?」王明翰死灰色的臉上,嘴角竟然笑成一個弧型。

姜進走得更近一步,才發現一個殘酷的事實。

「原來那是縫線!」姜進一陣鼻酸,看來好友不但客死異鄉,而且身首異處。

王明翰的頭部下顎,應該是化妝師後來縫上去的,不只是頭部,頸部、腰間,都有明顯的縫線,只是喪禮的工作人員特別化了妝,同時,在明顯的接合處上方都放了鮮花。

「好怪,不是因為地震而被壓死的嗎?」姜進看著王明翰身上的多處縫線,心裏頭覺得有點不對勁,但是又說不出哪裏奇怪。

「我曉得了!」姜進在心裏頭思索著,「這縫線未免太筆直了!」

「真是太奇怪了,怎麼看都不像是地震壓死的,」但是在這個當口,要去詢問王明翰的家屬,就如同是在傷口上灑鹽一般,當下姜進只好閉口不提。

蓋棺儀式完成,姜進回到了座位,王明翰的妹妹紅著雙眼,提了一個竹籃,走了過來,「姜大哥,謝謝你來。」

王明翰的妹妹叫做鈺婷,她原本就長得清瘦,發生這件事之後,她與王媽媽到處奔波,幾個月下來,幾乎變成了皮包骨。

姜進拍拍她的肩膀,「說什麼謝謝,請你跟王媽媽節哀,保重身子。」

王鈺婷點點頭,臉上滿是感謝。

「喔,對了,姜大哥,我哥哥有東西要還你,」王鈺婷從手邊的竹藍裏,拿出一台滿是灰塵的DV。

「還我?」姜進歪著頭,覺得百思不解。

「這是我哥哥去四川前,跟你借的DV,我們知道這東西很貴重,我們代替他還給你。」王鈺婷一邊解釋,一邊拭去眼角的淚水。

姜進這才想起來,王明翰在去四川前,一直在問哪裏有賣什麼二手DV。

「你是做研究的人,萬一買到了爛貨,你的成果不就全泡湯了?」姜進二話不說,把家裏頭新買的DV硬是塞給了王明翰。

「如果拍到正妹,記得要把帶子給我,如果是拍墳墓石碑的,那你留著就好。」姜進還記得在王明翰出發前,他跟王明翰還一直瞎扯聊天。

此情此景,卻不是當初兩個年輕人預想得到的,現在王明翰的妹妹要歸還這台DV,的確是理所當然,「若叫她們母女留著這台DV,也怕她們觸景傷情」姜進沒想太多,就收下了這台DV,放進了包包。

「謝謝你一直在幫我們家,謝謝你!」王鈺婷一直點頭感謝,姜進苦笑著,摸了摸王鈺婷的頭。

追悼儀式過後,姜進攔下了一名喪禮的工作人員。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往生者的死亡證明書是哪個單位開的?」工作人員以為有生意上門,跟姜進說明得仔仔細細,哪一家醫院,哪一個醫生,辦理的過程,以及委託辦理的費用。

姜進有點哭笑不得,不過,至少他知道要去哪邊找尋答案。走出殯儀館,姜進搭了計程車到市立健康醫院。

姜進想要了解遺體上那些古怪的縫線,究竟是什麼造成的?但是當姜進把他的意圖告訴醫院的服務台,他卻被醫院的警衛給『請』了出來。

每次遇到這樣的事,總會讓姜進玩性大發,他從醫院的正門走了出去,離開了警衛的視線,接著他馬上從旁邊的急診室溜了進去。

「哼!你不告訴我,我偏偏要找個水落石出!」姜進摸進了醫院內最忙亂的急診室,他看著送病歷的護士,一路上追到檔案室。

「糟糕!這可不妙!」原來這所醫院的檔案室還不小,不但有前後門,裏頭還有
多位護士,忙前忙後,如果姜進闖進去,不消一刻馬上就會被發現,如過這次又被抓到,這次警衛應該不會對他客氣。

姜進雖然無法進入檔案室,但是他還是趁護士們不注意,在檔案室外頭的衣櫃裏拿走了一套醫生的制服,挨著牆角,他拿著制服往廁所裏跑。

「我們唸考古的人都沒有這種稱頭的衣服,穿起來還真是人模人樣的。」走出廁所,姜進換上了醫生的制服,「可惜我現在要戴上口罩。」

姜進穿著醫生制服走到櫃台,他看到一名年輕的護士,心想,「機不可失!」

「美女!徐大南醫師要調閱王明翰的病歷,妳要趕快通知檔案室,不要再修指甲囉!」姜進指著女護士的鼻子,捉狎的說道,而那名護士放下了指甲刀,嘟著嘴打電話給檔案室。

姜進記得幫王明翰開立死亡證明的是徐大南醫師,之前在殯儀館內,他問得一清二楚。

而姜進則快步的走向徐大南醫師的診療室,他打算來個守株待兔,沒多久,一名紮著馬尾的護士推著推車過來。

「妙計成功了!」姜進心中大喜,快步攔下這位護士。

「王明翰的病歷給我,徐醫師等好久了!」姜進不慌不忙,鼻子朝上,一付等得不耐煩的模樣。

這名護士趕忙將一疊文件遞給了姜進,隔著口罩,姜進自己笑得合不攏嘴。

此情此景,卻不是當初兩個年輕人預想得到的,現在王明翰的妹妹要歸還這台DV,的確是理所當然,「若叫她們母女留著這台DV,也怕她們觸景傷情」姜進沒想太多,就收下了這台DV,放進了包包。

 

「謝謝你一直在幫我們家,謝謝你!」王鈺婷一直點頭感謝,姜進苦笑著,摸了摸王鈺婷的頭。

 

追悼儀式過後,姜進攔下了一名喪禮的工作人員。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