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建興三年,西元225年‧蜀漢軍師諸葛武侯親率川兵五十萬,南征益州(今貴州省),討伐建寧太守雍闓與興兵作亂的孟獲。

蜀漢主帥軍帳內

「丞相,我們說的句句都是實話,」先鋒將領魏延,站在軍帳中央,他雙手作揖,低著頭稟報,「今天跟我們作戰的藤甲兵,都是青面獠牙,根本不像人形,個個像是惡鬼。」

魏延身上的護甲多處凹陷,臉上滿佈血痕,剛才的惡鬥,的確讓魏延驚心膽戰,他打過許多場戰役,從沒見過這種奇怪的士兵。

諸葛武侯心裏覺得很遺憾,在連續六次的勝戰之後,今天魏延竟然會敗給蠻兵,眼看就要進入秋天了,南征的儲糧已經告急,他原本希望魏延可以再下一城,沒想到他最討厭的將領,不但打了敗仗回來,還一直在軍帳之中述說著敵人的神通廣大。

諸葛武侯不喜歡魏延,因為從魏延的面相告訴他,魏延這個人將來有一天,一定會謀反,但是此時此刻,蜀漢卻不得不重用魏延,除了魏延卓越的刀法,以及他驃悍的軍隊,不過,看來這次的血戰,魏延的軍隊似乎是潰不成軍。

諸葛武侯皺起了眉頭,「藤甲兵如何不像人形?」

「他們身穿藤甲,類似蛇蠍,頭頂刀戟,背鑲利刃,」負責守寨的將領趙雲站了起來,「末將見蠻兵之面目甚是醜惡,的確不似人形。」

諸葛武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連他最信任的將領也這麼信誓旦旦的說,看來蜀軍遭遇的,真的是鬼魅魍魎之屬了。

「稟告丞相!探子回報,
里外有上千頭的虎豹豺狼聚集,往我們軍帳這邊過來!」一名守軍進入軍帳,打揖稟告軍情,看起來神色相當慌張。

「哦!難道又是『南蠻驅豹』之法!」諸葛武侯不久之前才破了木鹿洞主的詭計,木鹿洞主是八納洞部族的首領,作戰時配著四把腰刀,騎著一頭劫殺印度商旅所得來的一頭白色大象,木鹿洞主靠著白象與野豬在軍隊之前橫衝直撞,折損了不少漢軍。


木鹿洞主雖然野蠻,但是卻擅長詭計,他將幾頭野象與山豬,用油彩畫上火燄等朱紅圖像,用這些動物攪亂軍隊的陣法,諸葛武侯回想起來,不禁笑了笑,這種欺敵的計倆,未免太瞧不起蜀漢的軍師。

「看來木鹿洞主還有殘兵敗將,孟獲的幫手還真不少!」諸葛武侯羽扇綸巾,吩附將士備戰,他則與將領魏延、趙雲一起到寨外,軍士們從山谷上往下看,只見到千百頭巨獸,緩緩的向蜀軍的軍帳中走來。

蜀軍之前曾經打敗過這種軍隊,那是由木鹿大王與蠻族所帶的象兵與黑色大山豬,不過之前的猛獸,都是由蠻兵指揮,但是現在眼下的千百頭猛獸,看起來竟是由一頭紅鬃巨獅帶領,而虎豹豺狼步行穩健,行列整齊,竟然像是在行軍一般!

「軍師您看!他們擺的是雁陣!」副將魏延指著愈來愈靠近的野獸部隊驚呼,而諸葛武侯則表情凝重的東張西望,卻遍尋不到有任何狼煙或信號。

這群猛獸度過了峽谷,帶頭的獅子停了下來,突然低聲大吼,聲震山谷。

「軍師,是否叫將士們擺錐陣備戰!」魏延大駭,急問諸葛武侯,諸葛武侯伸手阻擋,「且慢,你看這群野獸!」

從諸葛武侯手指處看去,這群猛獸似乎正在聽從巨獅的指揮,有的往前,有的往左,整齊劃一,竟然排成了方陣。

主將趙雲看得發呆,「末將戎馬一生,從來沒見過這番景像!」

「真神獸也!」諸葛武侯不禁搖頭讚嘆。

猛獸軍隊距離蜀漢軍帳一里時,突然都停了下來,反而是蜀軍這邊都緊握著刀戟,只待諸葛武侯一聲令下,軍士們就要衝殺過去。此時,帶頭的紅鬃獅子慢步向前,看來想要直入主帥軍帳。

諸葛武侯與隨身軍士大步向前,待走近仔細一看,原來帶頭的不是獅子,而是一頭紅鬃雪獒,這頭雪獒體型之大,卻比一般尋常的獅子老虎要大上許多,牠目光如閃電,骨架粗大,看起來剛烈威猛,頗有百獸之王的姿態。

「聽人說一獒可抵九犬三狼,看來是半點不假。」趙雲看著眼前雪獒的雄姿,心中不禁佩服,但是眼見這頭巨獸步步逼近,一邊緊握鐵槍,心裏也不免擔心,「如果這雪獒要傷武侯性命,我等將士不知如何能夠與牠廝殺?」

諸葛武侯向這頭雪獒點點頭,接著展臂歡迎,並引著雪獒進入軍帳,這頭雪獒的行為甚是奇怪,他走向武侯,低頭張開嘴,一塊玉石落了下來,原來他銜著這塊玉石,接著這頭雪獒慢慢往後退,並且蹲坐了下來。

諸葛武侯低頭拿起這塊玉石,只見眼前的千百頭猛獸都同一時間蹲踞下來,蜀漢軍士個個面面相覷,不知所措。而諸葛武侯看著玉石半晌,端詳半天,突然恍然大悟,只見武侯環顧四周,放聲大笑,「天助蜀漢!叫我明日大破藤甲蠻兵!」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nkeyboy
  • 情節引人入勝。


    睡美猴到此夢遊...Z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