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無法忍受酸言酸語的人,除此之外,我的EQ還算高,還好,也許是我的長相偏向兇惡,敢酸我的人也不多。

也許是有點資深,也許是有點年紀,遇到不爽快的情況並不多。

可是,當你埋頭在做不完的工作中,面對這些有的沒有的,誰的心情能夠不受影響?

我曾經用硬的,威喝回去。

也曾經用軟的,再酸回去。

也曾經用不理的,視若無睹,假裝沒聽到。

忙的時候,假裝沒聽到-我覺得最好用,但是,總覺得有點阿Q。( 可惡,趁我思緒不清晰的時候來搗蛋,這口氣怎麼嚥的下?)

有時也想找個機會,跟對方到陽台上,好好聊一聊。

後來我發現,當我的思考角度變了之後,我就不用假裝沒聽到,而是根本不需要聽。

我想像每個人心裏頭都有一個座椅,這個座椅就是用來邀請別人進來。

尊重、坦率的座椅最舒服,讓人不自覺的往你的心裏頭靠近。

狐假虎威,逢迎拍馬的人,心裏的空間就像是個小板凳,讓人望之卻步。

而整天擺個臭架子,或者說話酸溜溜的,就好像是在心裏放個針氈或是電椅一樣,沒人想要靠近。

如果看到胸懷寬闊的人,我也要像他們一樣,讓自己的心開闊。

彷彿進到裏面,就是碧海藍天,天寬地闊。

如果看到心裏面很狹窄的,可別走太近,萬一被關進去,豈不是被壓得不成人形?( 瑜珈很快就練成了 )

一味的將自己龐大的身軀硬是塞在小小的,不舒服的空間裏,那要多久才會釋懷?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uru@海豚灣
  • 你對於職場問題的分析,鞭辟入裡、一針見血,常常讓我感到心有戚戚焉。我有時候會質疑一些職場上不公平、不正義的現象,甚至為此感到憤憤不平,但你的文章都能解答我的疑惑,帶領我看清楚職場的現狀,我很喜歡你的文章,謝謝你的好文分享。


    Ruru@海豚灣~憂傷與你同感,快樂比你開心!與你同吟苦樂,互為心情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