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組織學大師查爾斯‧韓第的書《你拿什麼定義自己?》,於是乎,腦袋又開始不自主的想了很多很多事情。

我是做管理的,總覺得世界上能被規範的,想得出來的,幾乎都被標準化了,舉例來說,網路有通訊協定,做生意有貿易協定,手機傳照片有藍芽或紅外線傳輸協定,什麼是樂活?什麼是EQ?什麼是好學生?什麼是乖學生?什麼是像素?什麼是節點?

什麼是黑色?什麼是白色?

要改部落格上的文字,顏色有色碼表,這也被定義了, 標準色在網路上通通可以查得到。

還有什麼是可以定義的嗎?

還有什麼是可以創造的嗎?

還有什麼是新鮮的,我們可以聊一聊的嗎?

看了查爾斯‧韓第的書之後,我發現,有一個東西還沒有被定義,那就是我自己。

在管理課程裏,跟同班的學員交換名片,老實說,我並不喜歡上面的頭銜。某個公司,開發某種商品,居於某個職位,就像是把一個人套到一個冷冷的紙張上,就這樣。

其實,我比較希望名片上面印的是,這個人喜歡浮潛,喜歡攀岩,不喜歡加班,比較喜歡狗(跟貓比起來),未來想去拍電影,好交朋友,有無可救藥的樂觀,還有,這個人一直相信,某些別人不認同的事情,最後再加個PS.因為在IT待久了,多半會說一些冷笑話。

我覺得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天生就可以很快去定義自己,例如,某個小孩子10幾歲時,某一天醒來,就知道煮拉麵是他一生的使命,某個女孩10幾歲,某一天睡覺前,就決定這一生要當醫生去救人,例如澳洲少年「哈瑞斯」,從五歲開始決定一生投入攀岩,老天!我五歲時在哪?我怎麼都沒印象吶!

我想,我是另一種人,我沒辦法那麼快,那麼清楚的將生命拆解成那麼清晰,所以我必須要去經歷不同的事情。

我沒辦法在某一天醒來,告訴自己說,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我就是一輩子要做這件事。

我必須承認,這個過程,很痛苦,很不開心。

在這樣的過程中,會覺得自己的心,很難駕御。

但是我相信,每一個人,來到這個世上,註定要做某件事情,而這件事情,絕對不是只有上班跟開會那樣。

好在之前,我試著去寫了小說,我試著去定義跟創造,我腦海裏的故事跟角色。寫了17萬字,還沒有完成,因為結局我不滿意,還在修改。

我快要定義好小說裏的主角,也希望早一點定義自己。

最近一直加班,很少去攀岩了,只記得跟同事爬上北投某塊大石頭上吹風,覺得很開心,也很自由,我在想,我們都是為了攀爬而生,不只是在岩石上,也在心上。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幽谷客╭☆(小說連載完畢
  • 加油喔~


    《南鄉子 醉落魄》完──

    《蝶戀花》待寫──

    《黃昏鑄劍師》完──

    《傀儡殺手》完──

    《滄海一刀》完──

    《君臨天下》振筆疾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