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畢業之後在一家著名的網路軟體公司,待了四年。

我這個人還蠻喜歡工作的,不是那種沒事可做,沒地方可去的工作狂。而是喜好工作本身帶來的樂趣。

但是在第四年的時候,我感覺公司的管理出了很嚴重的問題,加上我準備結婚,想要搬出去住。

準備要搬家,結婚,以及換工作。

三件人生大事在同時發生,沒得憂鬱症真是祖先保佑。

我記得我到新公司面試的那一天,我穿著襯衫,提著未婚妻買的公事包,在一樓要上電梯時,此時手機響起。

「是Jack嗎?」

「我是。」

「我是XXX」

「喔,怎麼了?」

「是這樣的,我收到有病毒的電子郵件。」

「所以?」

「上面署名Jack」
(是智障嗎 ?全世界叫 Jack 只有我一個嗎 ?)

在此之前,我一直以為天昏地暗是一種文學上的形容詞,但是當時我發現整個一樓的空間都扭曲變形。

我知道這是公司的流言蜚語,沒想到連離開之後還有這種後著。

「那不是我寄的。」

「可是你們部門的xxx也收到」(這下我就知道流言是誰發出的)

「要不要去查一下?」(我禮貌性的掛上電話)

我忘了是如何結束對話的,不過我記得這位打電話來的人。

他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因為某些一因素,轉為公司約聘,我有私底下幫助過他,跑了好幾家出版社,幫他推廣他的書,一直到他轉回正職。

關掉手機,我在電梯前發呆。

「難道他不曉得我的為人嗎?」

「幫助別人應該得到這種下場嗎?」

「誰會做這種無聊的事?」

當時的我很痛苦。

但是經過了很多年,我很感謝xxx,也很感謝這件事。

首先,所有的問題,我會先去聆聽,問細節,甚至親眼看到,否則,我不會去質問不相干的人。因為我知道,隨便一家公司裏,太多基於不知道而發展的事,不曉得傷害了多少優秀的人。

第二,我不隨便寫E-mail,因為我覺得E-mail很容易造成誤解

雖然病毒郵件真的不是我發的,但是電子郵件的影響力是驚人的

E-mail可怕的地方在於,它可以被轉寄,它可以被修改,它可以被摘錄某部份

我習慣找到當事人問清楚,看明白。

後來,這家著名的公司被一再重整與併購,之前的同事也很少有聯絡。

但是我想鼓勵其它在職場上遇到被抹黑與被誤解的人,勇敢一點。


最後,附上跟Jack有關的事

我想,也不能全怪xxx

畢竟 Jack 也幹了不少好事

他們也叫JACK

還有更多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