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好友洛克仔邀我加入反對廢除死刑的臉書團,我沒考慮很久,就加入了。

(通常我都是習慣等浪頭過去再PO文,嗯,明明是來不及寫,還拿來推拖。)

因為我不是影評,所以我不評論那些政客。

我想要寫一些,我對死刑的看法。


說到罪大惡極,大多數的人應該會想到林來福

林來福的外號叫做鬼見愁,台灣的十大槍擊要犯排行榜,就是因為他所產生的。


他為什麼會走向窮兇惡極?為什麼他會殺那麼多人?

我覺得肇因是教育。

在死刑之前,教育已經決定了一個人的命運。


教育辦得好,也許有一天,我們不需要死刑。

教育辦得像現在這個樣子,我們沒有死刑,那還真的不行。


林來福在落網之後,他跟警方的人坦承,他以前身材瘦小,經常被人欺負,被人痛扁。

後來,他只好跟人比兇,比狠。

我相信,當時他的環境,那是他所理解的,唯一的生存方式。

以前,我們都在學校辛苦的茍活下來,學校裏有被退學但是經常在學校裏徘徊的學生,變態的阿伯,古怪的阿姨,還有附近巷子裏的鱸鰻。

更可怕的是,教育裏面有太多太多不為人知的潛規則,想起來會痛心的歷史

要生存,真的太苦,太難。


以前,我有一個好朋友,他很想好好唸書,但是他的家庭,還有他的很多好朋友,甚至街坊鄰居,都是幫派份子。

他經常被邀請去插旗子,充人場,拿大鎖跟刀子跟人砍砍殺殺。

有一次他跟我說,有一次械鬥完,他看到地上有一截被砍掉的手還在動,他的心裏真的很害怕。

有多少小孩子像他一樣,被環境拉往灰暗的角落?

有多少人關心這些少年?(嗯~還是有的啦!例如這家佛心來的耕心蓮苑)


林來福第一次殺人,是因為他跟一個賣香腸的小販,一起詐賭(賭洗巴辣)。


我小時候,班上也有一個同學,他叫XX寶,我們都叫他G8寶。

他會先拿一袋香腸到班上炫耀,說他逢賭必贏,當我們看到那一袋香噴噴的顏強,同學們都競相賭他贏。(因為我之前吃過一條,所以我後來都沒有下注)

賭香腸的時候,他都會一直贏,贏到大家不疑有他,最後他再來一個大輸,把大家的錢都輸給小販。


林來福也是這樣,他跟小販合力詐騙到幾千元,沒想到那位賣香腸的小販不把錢分給林來福。

林來福氣不過,一刀殺死這名小販,從此走上屠夫之路。(這段文章你可以轉給合夥人看)


用殺人不眨眼來形容林來福,一點兒也不過份。

有一次他要找仇家尋仇,結果仇家不在,他竟然為了洩忿,一不做,二不休,把好幾個無辜的人給殺死。


對於這樣一位已經把殺人當作吃宵夜的人,沒有死刑,我們走不下去,我們不敢出門。


也許有人說,現在先進國家都嘛在講人權,都在廢除死刑。

這樣的說法有點怪怪的,因為先進國家跟衛道人士一樣,我從來不曾見過有這種人,但是他們總是會大量發文

再來就是說,用外文寫的文章,或者是外國人說的話,不一定全都是對的喔

的確,有其它的國家是廢除死刑,只不過,那是別人。

請務必看看自己。


我覺得,死刑是我們人權的最後一個保護傘。

沒有死刑,會是怎樣的一個社會?


愛,寬恕,原諒,包容,可以給受害者一個公平的對待嗎?

如果沒有死刑,絕大多數的人,都會選擇以暴制暴,一命抵一命。

你打死一個我的朋友,對不起,我想要打10個才能平復我的怒氣。


要公平是吧?

萬一有打到半殘的,75%殘的,或是接近全殘的(達到6 Sigma) ,這要怎麼辦?

先是個人,家族,然後再是組織,甚至是種族的互殺。


我們為什麼要有政府?

因為我們期待政府能制訂一個保護人民的規則。

而不是讓我們變成一個自助式的組織,或是把我們當作電影院裏的觀眾。


我並不想呼籲那些主張廢除死刑的人改變立場,因為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與主張

我想要表達的是,如果死刑是一種錯,那不是反對廢除死刑者所造成的

那是我們每一個人造成的。

那是我們有意無意之間,忽略了教育,我們冷眼忽視體罰,不當管教,霸凌,家暴等等的問題。

 

記得我國小的時候,母親攢了一筆錢,買了一件很漂亮的襯衫給我。

到了班上,班上的老師不曉得是發了什麼瘋,他突然叫我去拖地。

我一邊拖地,一邊聽老師在數落我。

他說他最瞧不起我們這種有錢人的小孩,有錢的少爺。

那是一堂好漫長的課,我從來沒有那麼渴望下課鈴聲,那位吃錯藥的老師一直在課堂上公然的羞辱我。

不消說,我的心裏很難過,難過的是,我並不是有錢的少爺,難過的是,這樣的人卻可以當我的老師。

長大之後,我對於潮服,覺得有些怪怪的,我會擔心路人又叫我去拖地洗地。


我想,當時的老師,他所受的教育出了問題,他繼承了Defect,接收了Bug,又加諸在我身上。

如果我沒有接受Debug的教育,我可能會對老師,或是有錢人,還沒變有錢的人,或是穿著很流行的人,產生了偏見。

 

萬一當時我氣不過,拿起拖把往老師身上捅,請問,這是誰的錯?


人都會犯錯,犯錯的人都希望被傷害的那一方會原諒自己,得到寬恕。

但是,死去的人究竟有沒有原諒加害者?老實說,我們不得而知


旁人無法代理死去的人給予真正的原諒,或是給與真正悔改的機會

如果有天堂,如果有地獄。

那麼,或許我們可以把死亡看得淡一些。


當初也許是因為家庭,或許是因為教育,又或是因為聽到某一句讓你憤恨難平的話,讓你崩潰,讓你犯下不可原諒的錯。

 

說到底,死亡只是一種交通工具。

對於犯下濤天大錯的人,我們能做的,只是將加害者的靈魂,透過死亡,載送到被害者的靈魂那裏。

也許那邊真的很遙遠。

要真心真意的祈求對方原諒,恐怕還是要面對面詳談

我們再怎麼爭辯,也幫不上忙。


不是我們不講人權,不是我們不夠先進。

而是我們目前沒有更好的方法,我想,我們必須用死刑,去彌補那些教育,那些歷史已經鑄下的錯

 

 

 

《後記》

這篇文章才剛寫完,就發生了9巴掌的事件,這件事的一開始是有孩童互相把玩小雞雞,被老師打了9個巴掌。

家長一怒,找學校理論,整件事情上了新聞。

後來故事的發展很有趣,媒體開始報導,這位被打的小孩長期霸凌其它的孩童,他有過動症的傾向。

也許主角是一個很愛欺負別人的小孩,但是我相信,他不是恐怖份子,他也不會是匪諜,如果新聞說這小孩跟蘇聯最近的爆炸案有關連,那我一定翻臉。

令人遺憾的是,小孩的家長找了議員到學校喬事情,看來事情愈鬧愈大。

怪的是,這種事情幾百年前應該就發生過,而我們建國百年,我們的教育卻束手無策,任由媒體或名嘴定奪。

我想說的是,當小孩不懂事的時候,不要打;也許當他成為大人,懂事之後,我們就可以不要殺。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tpedaniel
  • 以德報恩, 以直抱怨! 萊大, 這是我相信的道理.
    支持你一下.
  • 謝謝丹大

    也謝謝您分享的房價分析,感恩~

    萊行樂 於 2010/03/24 12:19 回覆

  • uniquevera
  • 我也相信~
    都是教育的問題!
  • 最近偶又看到一些可怕的教育新聞
    真是不勝唏噓...

    萊行樂 於 2010/03/28 00:47 回覆

  • 網路賺錢 免費體驗
  • 我覺得死刑一廢 社會就大亂了
  • 最近我發現有一種比較好的說法~

    我希望保留死刑這一種刑罰

    這樣比較不會陷入道德或激情的陷阱

    萊行樂 於 2010/03/29 02:33 回覆

  • 好可愛喔
  • 我看完隔離島後 有想過 如果要廢除死刑
    那就把那些人關進像隔離島(還是關重刑犯的那棟)
    當然啦 這應該比死刑更痛苦
    只是單純覺得
    做錯事情 就應該自己去承擔



  • 沒錯~做錯事情 就應該自己去承擔

    不要推給律師團 XD

    萊行樂 於 2010/03/30 22:21 回覆

  • 瘦阿莉
  •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 大哉問!

    萊行樂 於 2010/03/30 22:22 回覆

  • Ashley
  • 我看到小孩驗傷的照片,很想知道老師處理的過程!下手太重(由其是在頭部),假設:這個孩子在校有過動和欺負同學,老師已告知家長,但未改善情況,又發生摸小雞雞事件,換做我們是老師的角色會如何處理?
  • 我是贊成體罰,打手心,罰站,公益勞動等等,但是打成這樣真的太誇張了。

    的確,有些小孩真的是被怪獸家長寵壞,整個壞掉,要當老師,真的很辛苦。

    萊行樂 於 2010/04/03 16:02 回覆

  • xenophon
  • 因為我智力測驗是69分 我也被老師在課堂上說是白癡
    不過還好那次段考我是班上前3名
  • 唉...以前有一些老師,真的還蠻毒的。
    還好我小時候蠻健壯的,經得起打...

    萊行樂 於 2010/05/03 23:38 回覆

  • Elis
  • 很同意喔!!我現在就很感謝我的老師們跟父母,雖然從小讀到大的學校都是吊車尾公立學校,可是老師們以及父母教會了我正確的觀念,讓我出社會後以及公共場合的態度都能表現得體,我也一直提醒很多當老師的朋友,一定要教導小朋友正確的社會道德觀念,成績反而是其次:P
  • 我發現....現在有很多功課很好,但是被父母寵壞的小朋友。
    學校老師也不敢得罪這些小少爺,小公主。
    一旦這些小朋友長大了,沒有正確的觀念,真是怪獸橫行街頭...

    萊行樂 於 2010/05/05 01: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