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大人問我這個問題,我開始體會到世俗的壓力。

P1011558.jpg

原來我要預先告訴別人,我未來要做的事情。

而且這些事,最好是能夠告訴大人,讓大人放心,『你有願景,你生來不凡』。


可是,坦白說,我心中真的不知道,我以後要幹什麼。

但是我又不願意承認,我的心中對於未來是一片空白。


在退伍前一天,我在綠色的蚊帳內失眠。

我睡不著覺,因為我不知道明天之後,退伍後我要做什麼?

當兵是一種身份,唸書是一種身份,工作也是一種身份。

退伍了,我失去了一種身份,當我拿著大包小包離開軍營,我開始在想,我以後要做什麼?

我不想簽下去當軍人,那麼,我可以選擇,當個學生或是上班族。


後來,我沒有太多選擇,我白天幫忙家裏店裏的事,晚上去補習,我想,我應該多唸一些書。

唸書也許算是一件正事,至少世俗可以接受吧?(但是,世俗好像無法接受我用游手好閒的身份去唸書)


進了大學之後,到了大三,大家都開始啟動生涯規劃,有的同學在公司實習,有的人準備公家考試,有的朋友在準備留學,但是我還是找不到我要做的事情。

除了公家單位我不習慣之外,其它我都覺得很OK。

不過,我並沒有什麼具體的行動。

有一天,我的朋友突然對我說了一句很傷人的話,他覺得我這樣『很沒出息』。


這句話突然讓我眼前一黑,喉頭一甜,屁股一縮。

我才了解,我應該要有主張跟定見。


可是,弔詭的是,當時我真的不曉得我的天賦是什麼,我也不明白我想要的工作是什麼。

我做了好幾次問卷,感覺問卷是把我知道的事情,用比較麻煩的程序,再告訴我一次。


既然做什麼都不錯啊!那就做吧!

於是,我就在一家公司裏上班了。

工作幾年之後,我一直有個疑問。


這是我的天職嗎? 這是我的天命嗎?

我打娘胎出來的使命,是要背黑鍋嗎?


我很羨幕五歲就立志要當廚師的人,八歲就決定要當運動選手的人。

我很怕我終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要幹嘛。


什麼都好,什麼都不錯,但是不曉得真正要的是什麼。


後來,我愈來愈擔心,我會隨業流轉。

我明明知道,弱水三千,理當只取一瓢,問題是,要取哪一瓢?


當然,買書是一定要的。

決斷力,聰明選擇,這些書似乎無法讓我做出像標題一樣神武英明的決斷。

談論天賦的書,也無法找到我的天賦。

我根本不懂得選擇的方法,我要如何勇於選擇?


一直到某一天,我才突然悟道。

原來,有一種方法,是給我這種人選擇的。


這種方法是刪除法。


我在一本書上看到,假設一個題目有A,B,C三個選項,當我們選了A,就代表我們刪除了B跟C。

也許我一開始不曉得A是正確的,但是刪掉不對的選項,會讓我找到正確的答案。

假如我要做的事情,它藏在26個選項裏面,我無法知道哪一個才是對的。

但是,只要我刪掉其它的25個不對的,那我就可以找到答案了。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u
  • 什麼字母是36個啊?
  • Hello,Cu

    我把字母兩字改成選項,這樣意思比較清楚

    謝謝您

    萊行樂 於 2010/09/11 22: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