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都是別人怕妳,今天,妳也該嚐嚐害怕的滋味。」~白龍光輝


白龍光輝的愉悅,毫不掩飾的寫在臉上。

剛才在電話裏向他求援的女子,是他千方百計,費盡千辛萬苦找來的催眠師。

對於一般的黑道教父,他們或許會渴望增加醫師,律師,或是拳腳功夫了得,能夠使槍玩刀的傢伙。

但是白龍光輝不一樣,多年以來,他一直在各地尋找能力強大的催眠師。

白龍光輝有自己的如意算盤,有自己的龐大計劃。

而這名神秘女子,是白龍光輝在無意中找到的。

這麼多年來,她的確替白龍光輝立下許多汗馬功勞,也替白龍光輝省去了許多麻煩事。

她可以用令人無法抗拒的眼神,令頑劣的幫眾們懾服;也可以用她迷亂的歌聲,讓反對者屈膝,靠著這個女子的幫忙,白龍光輝不必動刀動槍,而且可以讓骯髒的事情變得光明,變成合法。

但是這幾年,這個女人似乎被權力給寵壞了。

她不停的向白龍光輝索取更多的酬勞,以及更多的佣人。

原本這些事情,白龍光輝是不會放在心上的。

但是後來,白龍光輝發現一件事,這件事情讓他忐忑不安。

那就是─幫眾們害怕這名女子,更甚於自己。

此外,讓白龍光輝覺得坐立難安的是,他自己對於這名女子的能力,一樣也感到恐懼。

這幾年來,白龍光輝暗地裏資助許多研究單位,無非就是要箝制,控制這名女子。

而今天,他終於辦到了,關鍵就在他手上的這副眼鏡。

當白龍光輝正在賞玩這副眼鏡時,一名男子走了進來。

這名男子身形清瘦,臉上顴骨凹陷,蒼白的臉上配著一對瞠目大眼,他戴著一副金色圓框眼鏡,徑自的走向白龍光輝。

白龍光輝一看到這名男子,開心的舉起手中的眼鏡。

「佐佐木,你來的正好,我正在看你的研究成果。」

佐佐木露出得意的神情,抬起了尖細的下巴。「白龍先生,我不會讓你的錢白花的,」

「從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許多國家都在發展心靈控制的技術,這麼多年來,我帶領的實驗室一直是其中的佼佼者,經過這次實驗,您就會相信,我們是最專業的。」佐佐木用手推高了鼻尖上的眼鏡。

「是的,佐佐木,我看過你們的實驗不下百次,我對你有信心。」白龍光輝將身體往後仰,躺在椅背上。「但是我很好奇,你們是如何做到的?這副眼鏡怎麼能夠阻擋強大的催眠?」

「這其中的道理很簡單,當人們的意識受到控制的時候,眼睛瞳孔的反應是不一樣的,於是我們就能夠判斷,當事者是不是清醒,或者是受到了強力的催眠。」佐佐木雙手背在後方腰際,像是孔雀展示羽翼般,在白龍光輝面前來回踱步。「這副眼鏡的鏡片上,裝有微型的掃瞄器,當它掃瞄到您遭受催眠時,在眼鏡的鏡腳,會釋放出刺激神精組織的液體,這樣就會強迫您清醒過來。」

白龍光輝聽到佐佐木的解釋,挑高了眉毛,「這可真不簡單吶!」

白龍光輝口頭上讚嘆,心中卻暗自思量:這佐佐木也真是有夠呆的,我才誇他幾句,他就一五一十的將原理都告訴我,接下來他對我也沒什麼利用價值,我隨時可以像捏死一隻螞蟻一般弄死他。

突然,白龍光輝又想到神秘女子的求援來電,他不禁捻鬚,呵呵大笑。

「一直以來,都是別人怕妳,今天,妳也該嚐嚐害怕的滋味。」

※   ※   ※   ※   ※   ※   ※   ※   ※

神秘女子跌入了地窖,金屬堅硬的地面直接迎上她的手肘與膝蓋,莫大的痛楚撲天蓋地席捲而來,女子差點昏死過去,隨著陣痛連連傳來,她不禁痛苦的呻吟著。

剛才怎麼了?為什麼那老頭喊了一句「對不起」,我就跌到這裏來了?

女子百般懊惱,卻不得其解。

原來楊威宇在年少的時候,少不更事,強暴了家裏的幫傭,幾十年過去,他一直耿耿於懷,無法原諒自己。

楊威宇從年輕時就進入工具機工廠,對於鋼鐵沖壓的事情,再拿手不過,於是他親手打造了一個『絕望的地窖』,目的是要懲罰自己。

他知道自己是有罪的,雖然當年的幫傭暗自承受了這樣的傷害,到死都不肯說出來,這反而成了楊威宇心中最大的痛楚。

夜闌人靜時,每當楊威宇回首這段不堪的往事,他會走到房間的中央,暗地喊出只有他知道的暗語,讓自己墜入『絕望的地窖』裏。

『絕望的地窖』四面都是銅牆鐵壁,只有在四個角落的接縫處,事先塗滿了磷粉,發出一點點青藍色的微光。

當楊威宇心情沉重時,他會讓自己待在『絕望的地窖』,一直到又飢又渴,幾近昏迷,才會重新回到地面上來。

的確,有那麼幾次,楊威宇真的想就讓自己死在暗無天日的地窖裏,但是每當他回想到梁泳倫對他的鼓舞,他總是會咬著牙活下去。


但是現在,情況卻大不相同。

原本要殺害楊威宇的女子,掉進了楊威宇一手打造的地窖。而這個地窖沒有食物,只有最低限度的空氣,以及微弱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微光。

女子開始害怕,開始哭泣。

因為這個地窖是如此的深,如此的厚實,別人不會發現,她也逃不出去。

她會渴死,餓死在這個地窖裏。

女子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因為她還那麼年輕,擁有姣好的美貌與窈窕的身軀。

她從來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竟然會陷入絕望的深淵裏。

為什麼?為什麼白龍光輝不來救我?

他這個叛徒!他哪來的膽子,難道他不怕……

怕什麼?誰該害怕?女子想到剛才求救的電話被掛斷,她逃出生天的唯一希望已經被抹滅,她一手拍打著金屬牆壁呼救,一手掩面哭泣。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東霖
  • 持續等待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