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絲先是跟伊拉道謝,然後又急急忙忙的跟菲利普道別。

而在病房裏的菲利普,他現在心裏頭有一大堆問號,他不明白愛麗絲剛才所說的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但是無論菲利普怎麼問,愛麗絲都不願意透露任何細節。

愛麗絲一離開病房,她馬上拿起了手機,打電話給李東妮。

「東妮,不好意思,在這個時候打電話給妳。」愛麗絲心裏真的很興奮,她一邊跟李東妮講手機,一邊慌亂的調整自己肩膀上的背包背帶。

現在是晚上的八點多,在這個時間,通常一般人是不會打電話給客戶或是同事的,除非是很熟的同事,或者是很緊急的事情,否則,愛麗絲不會在這個時間跟李東妮討論公事。

「愛麗絲,沒想到妳先打電話過來,妳好點了嗎?」電話那端的李東妮,聲音聽起來充滿了驚訝。

「東妮,我好多了,謝謝妳。對了,我突然想到,黃鼠狼要偷走公司的資料,根本不需要經過什麼接口,也不用經過任何即時通的軟體,我已經想到抓黃鼠狼的好方法!」愛麗絲站在電梯前面,她想要在進入電梯之前,多給李東妮一些資訊,因為在電梯裏面,她們的通訊很可能會被干擾得斷斷續續的。

聽到愛麗絲的這番話,李東妮簡直是欣喜若狂,「愛麗絲,我跟鮑伯正在辦公室裏面,我們等不及要聽你的意見,我們能夠約在你家附近嗎?我們現在馬上出發去跟妳見面!」

「東妮,我感冒好一點了,要不然這樣罷!我等一下搭捷運回公司,我回公司一趟好了。」愛麗絲按下了電梯往下的按鈕。

「愛麗絲,請搭計程車吧!記得開統一編號,我會幫妳報加班跟誤餐費的!」電話那頭的李東妮,興奮而又著急的大喊。

愛麗絲步出醫院,這才猛然想到,她還沒掛號領藥呢!也許是心理作用,恨不得趕快抓到黃鼠狼的情緒,好像在無意間趕走了滿身的疲倦以及不舒服。

「難道真的是因為我見過幸運女神?為什麼我覺得現在精神百倍?」愛麗絲突然覺得有一股暖流,在自己的心窩流動。

一台在醫院門口排班的嶄新計程車開了過來,醫院門口的警衛小心翼翼的幫愛麗絲打開車門。

「小姐您好,您要到哪裏?」計程車司機按下了跳錶。

愛麗絲一邊告訴司機夢達公司的住址,一邊把背包放了下來。

「小姐,這麼晚了,妳看完醫生還要回公司加班喔?」司機從照後鏡裏對愛麗絲微笑。

「嗯!」愛麗絲用力的點點頭,她開心的大喊,「我要回公司抓黃鼠狼!」

計程車司機聽不懂愛麗絲在說什麼,他聳聳肩,笑了笑,踩下了油門。

X  X  X  X  X  X  X  X  X

晚上八點多,車流逐漸變少,計程車很快的抵達夢達公司門口,愛麗絲飛快的跳下車,她衝到電梯門口,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她的新發現告訴李東妮與鮑伯。

愛麗絲一到12樓,電梯門一打開,她就發現李東妮站在辦公室門口。

愛麗絲開心的衝向前去,「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別這樣說,妳感冒真的好點了嗎?」李東妮一邊關心的問愛麗絲,一邊領著她進入鮑伯的辦公室。

「我覺得現在精神好極了呢!」愛麗絲雖然還戴著口罩,但是她高舉著雙手,做出健美大力士的動作。

鮑伯一看到愛麗絲出現,他高興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愛麗絲,妳終於來啦!真的很不好意思,要妳趕過來一趟,」鮑伯又是煩惱,又是充滿著期待的看著愛麗絲,他希望愛麗絲可以提供更好的法子來解決他的問題,距離農曆過年,剩下不到10天,鮑伯的眼睛裏充滿著血絲,看起來他接連好幾天都睡不好覺。

「我聽東妮說,妳有想到抓黃鼠狼的好法子?」鮑伯興奮的拉了一張椅子過來,「坐下來好好說吧!如果妳覺得不通風或是不舒服,妳也可以把口罩拿下來。」

愛麗絲跟鮑伯,還有李東妮都一齊坐了下來,愛麗絲並沒有拿下口罩,「我還是戴著口罩好了,我怕傳染感冒給你跟東妮。」

「如果黃鼠狼被抓到,就算我整個年假都因為感冒待在床上,我也甘願!」鮑伯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李東妮沒好氣的看了鮑伯一眼,「愛麗絲,妳別理鮑伯在胡說了,我們都很想知道,妳在電話裏面有說,妳想到抓黃鼠狼的方法,這是怎麼一回事?」

愛麗絲坐直了身體,她的語氣透露出興奮與得意,「我想通了,我們之前想得太複雜了,黃鼠狼要把公司內的商業機密偷運到外面去,其實真的超簡單!」

愛麗絲拿出了手機,她站了起來,走到鮑伯的辦公桌旁邊,「假設我是黃鼠狼,我現在要盜取鮑伯的文件資料,然後傳送檔案給競爭者,假如東妮是跟我一夥的,那麼,請你們看看,我會怎麼做。」

愛麗絲用手機對著電腦螢幕,按下了照相的按鈕,她一連拍了兩張,接著愛麗絲按了按手機,將剛才拍的照片,用電子郵件傳送給李東妮。

過沒幾秒,李東妮的手機響起了聲響,李東妮將自己的手機拿出來,此時,鮑伯也把頭探過來。

「你們看,這是鮑伯電腦螢幕上的檔案,我剛才用手機拍的。」愛麗絲得意得像是一名偵破案件的探長,她攤開雙手,「這樣盜取公司的資料,輕而易舉,根本不必經過任何電腦的接口,也根本不需要用到任何外接的行動硬碟。」

接著,愛麗絲又從鮑伯的桌上,拿起了一張爵士音樂的CD,「不只是電腦裏的檔案,假設這張唱片的封面,是我們公司的提案設計稿,我只要用一樣的方法,我就可以把所有的資料都送到外面去。」

愛麗絲從伊拉的眼睛裏知道,有些事情,用眼睛看,就可以一眼看得出來。

愛麗絲記得,伊拉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是照相機的快門一樣,好像每眨一次眼睛,伊拉都想告訴菲利普或是愛麗絲某些事情。

不管是好的,或者是壞的事情。

當愛麗絲看著伊拉的眼眸時,她突然想到,會不會黃鼠狼偷取公司資料時,是用拍照的,喀擦一聲,就把檔案給傳出去。

於是愛麗絲大膽的假設,黃鼠狼將公司的資料傳送出去,也許是用更簡單的方法,根本不需要使用到電腦。

鮑伯握拳用力擊著手掌,他訝異的大喊,「是啊!我們怎麼沒想到有這種方法!」

鮑伯看著李東妮手上的手機照片,照片拍得很清楚,裏面的文字,圖片,就算是有老花眼也能夠看得一清二楚。

鮑伯現在的心情很複雜,愛麗絲將情況解釋得很清楚,現在的科技很進步,每個人手裏都有一隻手機,這些手機幾乎都有拍照的功能,只要按下按鈕,就可以把公司員工的心血全部帶走。

雖然這是做案的過程,但是要抓出元兇,現在想起來,似乎是更困難了。

只要拿出手機,別人也不曉得黃鼠狼是在講電話或是在輸入簡訊,這麼大的一間辦公大樓,要怎麼去找出一個刻意拍照的小偷?

夢達公司絕對不可能去搜查員工的手機的,那是鮑伯設定的底線,他不會讓這間公司,變成像歷史上的東廠一樣,搞得人人自危。

「那不是夢達公司要走的路!」,鮑伯的心裏很清楚,他不願意把公司變成一所監獄,每個員工下班前還要排隊搜身,一個一個查手機,那不僅僅違法,更違背他的良知。

李東妮也意識到了這樣的困難,她原本的心情也是很激昂的,但是員工用手機在辦公室裏拍照,是一件司空見慣的事,她無法分辨任何一位員工是在自拍,還是在拍攝自己身旁的文件。

李東妮知道,有些公司內部是禁止攝影的,但是要在夢達公司裏推動禁止攝影,她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

李東妮跟鮑伯,都很贊同愛麗絲的想法,但是目前最大的問題,是如何阻止黃鼠狼把公司的資料拍攝下來。

鮑伯用力的抹了抹臉,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愛麗絲,我想妳說的沒錯,黃鼠狼的確可以用這種方法偷走公司所有的資料,只怕我們束手無策,拿他沒辦法啊!」

李東妮緊抿著雙唇,她點點頭,附和鮑伯剛才說的話,「這樣看起來,可疑的人只怕有好幾百人了!」

愛麗絲雙手交叉,一付得意洋洋的樣子,李東妮看到愛麗絲的眼睛,她發現愛麗絲的雙眼彎成一道弧線,很顯然的,愛麗絲的眼睛在笑,她一定知道什麼好方法。

「愛麗絲,如果妳有想到什麼好方法,妳趕快說吧!我們都快要急死了!」李東妮焦急的催促著。

「對啊!妳倒是說說看,要怎麼樣才能捉到這隻黃鼠狼啊!」鮑伯著急的漲紅了臉。

「很簡單,我們再做一次誘餌就好了,」愛麗絲再一次拿起桌面上的一張音樂CD,她把眉毛挑得老高,「這一次呢!我們把提案資料全部換成聲音檔,看黃鼠狼要怎麼拍!」

李東妮不可置信的看著愛麗絲,「妳…..妳是說,我們用錄聲音的方式,把提案的資料內容錄成CD?」

愛麗絲點點頭,她心裏想,這是因為菲利普的舉動,給了愛麗絲特別的靈感。

原本愛麗絲是懷疑,菲利普可能是用錄音的方式,將公司的檔案錄成聲音檔,然後交給競爭的公司。

後來愛麗絲想通了,這樣做太麻煩了,那些骯髒的人,跟黃鼠狼一起交易的人,他們是不會有那麼多耐心這麼做的。

只有深愛著伊拉的菲利普,才肯願意為伊拉這麼一個字一個字的唸著心裏的話。

愛麗絲在病房裏,突然想到一種方法來對付黃鼠狼。

只要將公司的檔案,弄成聲音的檔案,這樣黃鼠狼就無法用拍照的方法傳送出去了。

「以前我們公司的資料都是文字跟圖片,所以黃鼠狼很輕鬆的用手機拍下來,就可以把資料帶走,很多商業間碟都是這麼做,我們這次反其道而行,只要我們弄一個聲音檔,這樣黃鼠狼就無法用拍照的,為了要把檔案帶出公司,所以他一定會做一件事…….」

「他一定會用外接的設備,把檔案帶出去?」鮑伯興奮的站了起來。

「沒錯!」愛麗絲的用意,是要逼這隻黃鼠狼,使用電腦的接口,這樣網路部的主管東禾,他就能夠幫忙找出來,到底是哪一個人想要竊取資料。

「愛麗絲,我有一個問題!」李東妮舉起了手,她晃了晃手上的手機,「現在一般的手機,除了拍照之外,通常也可以錄音,也就是說,黃鼠狼還是可以用很輕鬆的方式,將聲音檔轉錄下來,再寄出去,不是嗎?」

「咦?對啊!這樣子的話,黃鼠狼不就是一樣可以把聲音給錄下來?」鮑伯的聲音透露著擔心與不安,他深怕這個法子又行不通。

「這是一個好問題,」愛麗絲走回到座位旁邊,她看著李東妮手上的手機。「但是呢,轉錄是要時間的,只要聲音檔超過8小時,甚至超過12個小時,這黃鼠狼應該沒耐性了吧?」

鮑伯仔細一想,愛麗絲的計劃應該是行的通,這麼龐大的聲音檔,沒辦法在半天或一天內就錄完,最快的方法,就是用行動碟或是任何外接的設備,把檔案搬到外面去。

只要黃鼠狼這麼做,鮑伯跟東禾就有把握可以抓到他。

「東妮,妳覺得怎麼樣?」鮑伯看著李東妮,他想聽聽看她的意見。

「我覺得愛麗絲講解得很清楚,應該說,我會投愛麗絲一票,我在想,今年過年,你一定可以放心渡假的!」李東妮對鮑伯笑著,她也對愛麗絲舉了大姆指。

「嗯,我也覺得愛麗絲說的很有道理,我們之前真的想得太複雜了!」鮑伯已經下定決心,要依照愛麗絲的建議,重新調整計劃。

「鮑伯,如果抓到黃鼠狼,你跟東妮可以支持我一件事情嗎?」愛麗絲調了一下嘴唇上方的口罩邊緣,她突然向鮑伯提出一個請求。

「什麼事,妳盡管說吧!」對於愛麗絲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鮑伯好奇的移近愛麗絲旁邊,他豎起耳朵認真的聽著。

「我想要參選明年的員工福利委員會主委,我想先告訴兩位,請妳們到時候一定要把票投給我!」愛麗絲的語氣相當的認真,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

愛麗絲的請求,讓李東妮覺得有些詫異,「福利委員會主委可並不輕鬆呢!我倒沒想到妳會想要主動爭取,妳這麼熱情的拉票,我跟鮑伯一定會投給妳的。」

愛麗絲站了起來,「一言為定?」

鮑伯跟李東妮不約而同的向愛麗絲眨眨眼,「一言為定!」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艾
  • 快~快~快
  • 接下來我比鮑伯還緊張哩....

    萊行樂 於 2010/02/09 00:55 回覆

  • jessica
  • 終於等到19啦~^^
  • 沒想到黃鼠狼那麼難抓,給我抓了那麼多集....XD

    萊行樂 於 2010/02/09 00:56 回覆

  • dijsyseo
  • 好聰明的方法~希望這次抓得到黃鼠狼~~
    ps愛麗絲心腸真好
  • 這次一定行的!

    萊行樂 於 2010/02/09 00:56 回覆

  • 麗子
  • 一言為定!!!
  • YA!

    萊行樂 於 2010/02/09 00: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