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才一打開病房的門,腳還沒踏進去,愛麗絲已經迎面幾乎要撞了上來。

「啊!菲利普……..」愛麗絲一看到菲利普,她愣了一下,一時之間,她不曉得要如何解釋。

如果不是之前在捷運上跟愛麗絲說過話,菲利普可能一時之間認不出這個女孩到底是誰,因為愛麗絲現在戴著口罩,而且還披著一件很居家的外套。

「愛麗絲,妳…..妳怎麼會在這裏?」菲利普睜大了眼睛,一臉狐疑。

「呃…….是這樣子的,我因為感冒,要來這家醫院領藥,剛好在電梯口遇到你,所以我就上樓來,想跟你打聲招呼,沒想到你剛好出去…….」愛麗絲只覺得自己的喉嚨又乾又啞,她編了一個似是而非的理由,想要跟菲利普解釋她會出現在病房裏的原由,只是她不曉得,菲利普是否會相信。

菲利普看著愛麗絲片刻,他緊咬著下唇,似乎在想什麼事情,突然間,菲利普大手一揮,他打算向愛麗絲介紹那位躺在病床上的女人。

「既然妳來了,我就跟妳介紹伊拉吧!」菲利普領著愛麗絲,往病床的內側走去。

當愛麗絲聽到菲利普這句話,她心裏終於放下了一塊大石頭,原本她很擔心,菲利普會因為她擅自闖進病房,會大發脾氣,然後把她轟出去。

原本在床邊就有擺放著一張摺疊椅,菲利普示意愛麗絲坐在那邊,他從角落裏拿出另一張已經收放好的摺疊椅,菲利普將椅子擺放在愛麗絲旁邊,接著他在愛麗絲的右邊坐了下來。

「伊拉,她就是我經常跟妳說的愛麗絲,妳看吧!我沒騙妳,她跟妳以前很像,對吧?」出乎愛麗絲意料的,菲利普一開始並不是跟愛麗絲說話,而是跟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說話,但是躺在床上的伊拉,仍然是紋風不動,沒有半點反應。

「吶!愛麗絲,我先跟妳介紹,她是我的未婚妻,伊拉,」菲利普半站了起來,他伸手將伊拉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少許,口中還不時的抱怨這幾天的氣候,「最近這種天氣忽冷忽熱的,真是的!」

當愛麗絲聽到『未婚妻』的時候,她心中湧現了一個問號,但是她覺得不應該去探究這個問題,因此她並沒有打算要詢問菲利普。

「接下來,妳可以跟伊拉聊一聊,或是介紹一下妳自己,我們這邊很少有客人會來,她很喜歡有朋友可以一起談天,妳說什麼都可以,伊拉都很喜歡聽。」菲利普說完之後,他脫下外套,然後在外套裏面尋找某個東西。

愛麗絲剛聽到菲利普的話,一開始她沒有會意過來,後來她才理解,菲利普希望愛麗絲可以跟伊拉說話。

可是伊拉躺在病床上,她的眼睛看著天花板,愛麗絲不曉得要如何開始這樣的談話。

「妳不用擔心,妳說的話,她都有聽到,只是她不說而已。」菲利普笑了笑。

愛麗絲心裏在猜,伊拉應該是受了重傷,或是罹患了某種疾病,她現在的狀況,感覺很像是植物人,愛麗絲從來沒有探望過植物人的病人,她也不曉得要如何跟伊拉交談。

「伊拉妳好,我是愛麗絲,我跟菲利普是同一家公司的同事,呃……是一家叫做夢達的公司。還有…..菲利普他人很好,很照顧我,也教我很多事情,我很高興可以跟妳見面…….我今天戴著口罩,有一些失禮,不過,這是有原因的,因為我有感冒,我怕會傳染給妳,或是傳染給菲利普,萬一菲利普又傳染給妳,這樣就很不好…….」愛麗絲像是在對一位年長的家人說話,她誠懇而又認真的模樣,讓菲利普看了直搖頭。

「怎麼,我說錯話了嗎?」愛麗絲轉過頭來,她看著微笑的菲利普。

「不!不!妳說的很好,只是我沒想到,今天會有客人出現。」菲利普看起來心情似乎很好,跟之前在捷運車廂內的冷漠,判若兩人。

聽到菲利普這麼說,愛麗絲心裏很開心,她已經把調查黃鼠狼的事情忘在一邊,繼續跟伊拉說著夢達公司內的事情。

「喔!對了,愛麗絲,我能請妳幫個忙嗎?」菲利普拿出了一隻錄音筆,遞到愛麗絲眼前。

「妳可以教教我,怎樣可以把裏面的聲音播放出來嗎?」菲利普抓了抓頭髮,他似乎對於錄音筆有很多的抱怨,「這該死的東西,我都快被它給搞瘋了!」

愛麗絲接過菲利普的錄音筆,當她看到這隻錄音筆的時候,差點失聲叫了出來,這是一款非常專業的錄音筆,可以錄製像CD一樣的聲音品質,愛麗絲看了一下錄音筆外面接的麥克風,這是奧地利所製造的收音麥克風,是專門設計給歌手使用的。

愛麗絲小心翼翼的找尋錄音筆上的音量調整按鈕,同時她也像是在欣賞一件藝術品一樣,仔細地端詳著手上的麥克風。

「伊拉是我的未婚妻,從我年輕的時候,她就決定要嫁給我了,後來我去了美國,她也不顧家人的反對,離開家鄉跑到美國跟我在一起,只是我當時忙著工作,一直沒有想要成家立業,所以我就一直讓她空等,」菲利普一邊看著愛麗絲在操作這台精巧的錄音設備,一邊跟愛麗絲聊著關於他和伊拉的過往。

「伊拉是個好女人,她一直在等我功成名就,可惜的是,十幾年過去,我在美國創業失敗,所有的錢都花光,敗得一塌塗地,這讓我更不敢跟伊拉結婚。」菲利普說著說著,他突然壓低了聲音,好像是怕伊拉聽見,「老天爺好像跟我們開了一個玩笑,祂讓伊拉遇到了一場嚴重的車禍………..」

「接下來的10年,換成我在等她,」菲利普嘆了一口氣,他低下了頭,「這10年來,我一直在等,等她醒過來。」


 
愛麗絲看看菲利普,又看著床上的伊拉一眼,她難過得幾乎要掉下眼淚。

「我相信,她會醒來,」菲利普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抬著頭,悠悠的說道,「只是,偶爾我會擔心,自己年紀也大了,我怕會比她先躺下去。」

愛麗絲皺著眉頭對菲利普說,「胡說八道,人家都說,人生70才開始,你跟伊拉都還沒開始呢………」

「還沒開始…….」菲利普喃喃的說,「妳說的真好,我跟伊拉真的還沒開始…..」

「我的薪水,以及以前的一些積蓄,還足夠負擔伊拉的醫藥費,其實,這樣我就很開心了。」菲利普將雙手放在後腦杓,他雙眼看著前方。

愛麗絲這才明白,李東妮跟鮑伯並沒有將菲利普排除在可疑名單之外,李東妮曾經說過,她們有合理的懷疑理由。

「伊拉的醫療費用是一筆很龐大的開銷,難怪菲利普已經過了退休的年紀,卻一直還在公司裏頭上班。」愛麗絲心裏終於有了比較清楚的答案,「這的確是一個動機,菲利普有可能因為想要籌醫藥費,所以把公司的資料賣給別人,但是菲利普其實是想要認真的領公司的薪水,他不想要退休,因為退休金花完之後,可能伊拉的醫療費用會不夠,於是他把工作的錢,全部都花在伊拉身上。」

菲利普把視線移回到伊拉身上,「我在公司每天上班,我都會錄下我要跟伊拉說的話,因為我想到,伊拉的個性很活潑,也很好動,她一個人在醫院裏,我擔心她會寂寞,我擔心她會怕,怕她做惡夢,怕她醒來的時候,又找不到我………」

愛麗絲一邊聽著菲利普說的話,一邊忍著眼淚,因為她之前誤會菲利普,她的心中很過意不去,當菲利普在說伊拉的事情時,愛麗絲的視線總是模模糊糊的,透過滿眼的淚光,她終於找到這台錄音筆的音量調整按鈕,愛麗絲將音量調大了一些,然後按下了播放鍵。

菲利普清晰的聲音,從錄音筆裏面傳出來,「伊拉,我托朋友從國外給我帶來一個好東西,他們管這個新科技叫做錄音筆,以後我就可以用這台錄音筆來錄音給妳聽了,不需要再用那台老錄音機了……..對了,我聽公司的同事說,今年的員工旅遊要去奧地利,沒錯,還有妳一直嚷著要去的維也納,我們會一起去看爵士酒吧,去看美泉宮,還有吶,我跟妳還要去看皇家花園,今年的員工旅行,我們夫妻倆一起去,好嗎?………..」

不曉得為什麼,愛麗絲總覺得臉頰又熱又燙,後來她才知道,原來是自己的眼淚,不知道在何時,一直流了下來。

菲利普抓了抓額頭,他提出了一個小小的請求,「對了,愛麗絲,我和伊拉的事情,可以幫我保密嗎?我不希望其它的同事知道,其實,我的能力還夠,骨頭也硬,要負擔伊拉的醫藥費,哪怕是多兼幾份工作,絕對不是問題,我不想要公司同事有太多不必要的干擾。」

「嗯!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愛麗絲用力的點點頭。

「目前只有陳教授,鮑伯,東妮,還有妳,知道我跟伊拉的事情。」菲利普輕聲的說,「伊拉她的名字,意思是希臘神話裏的幸運女神,我記得,鮑伯跟東妮他們跟我說過,自從他們見過伊拉之後,他們好像從此一帆風順,什麼問題都迎仞而解了。」

說到這裏,菲利普神秘的笑了笑。

「愛麗絲,我希望妳見過伊拉之後,也能夠得到祝福與幸運。」菲利普握著伊拉的手,輕聲的對愛麗絲說。

愛麗絲她也凝望著伊拉,她仔細的看著伊拉的面容,從愛麗絲的角度看過去,伊拉彷彿一直在微笑著。

「伊拉是幸運女神啊!一定是的……..」

突然間,愛麗絲看到伊拉的眼睛,似乎在瞬間眨了幾下。

愛麗絲確定自己沒看錯,她看著菲利普,興奮的大喊。「菲利普,剛才我好像有看到,伊拉在眨眼睛耶!」

跟愛麗絲激動的情緒比起來,菲利普的反應似乎冷靜許多。

「嗯!醫生說那是反射動作,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但是我覺得那是伊拉在跟我說話,我相信她一定是聽懂我的意思,而且她一定是要把消息告訴我。」菲利普用堅定的眼神看著伊拉,「她雖然暫時不能講話,但是每次我看著她的眼睛,我就好像聽見她說的話。」

「妳想要聽聽看嗎?」突然間,菲利普問愛麗絲,「想不想聽一聽,伊拉跟妳說什麼?」

愛麗絲點點頭,她充滿好奇地看著菲利普,「那麼,我要怎麼做呢?」

「很簡單,妳靠近伊拉,看著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會告訴妳,她心裏想講的話。」菲利普笑著看著愛麗絲。

愛麗絲彎著腰,她貼著伊拉更近,她看著伊拉的眼睛,在剎那間,她突然想到好多好多事情。

愛麗絲想起了自己的孤單,想起了菲利普對伊拉的呵護,她想到自己的幸運,想到菲利普的勇敢。

突然間,四周一片寂靜,愛麗絲好像連錄音筆在播放的聲音都完全聽不見。

愛麗絲看著伊拉的眼睛,那深遂的像是棕黑色的寶石,清澈的像是一片鏡子。

「為什麼世界上有像伊拉,菲利普這樣的人,為什麼世界上也會有像黃鼠狼這樣的人呢?」愛麗絲在心裏問著自己。

愛麗絲的心裏很難過,看著伊拉,她不曉得要再說些什麼。

愛麗絲無意中發現這件事,也許是一件好事,因為之前愛麗絲還懷疑菲利普,她以為菲利普是把公司的資料錄製給外面的人聽。

「沒想到菲利普是把自己上班的事情,錄給伊拉聽,我真是誤會大了!」此時,愛麗絲也很開心,因為菲利普絕對不是那隻黃鼠狼。

突然間,愛麗絲似乎聽見了呢喃細語,聲音很輕柔,應該不是從錄音筆裏發出的。

這應該是伊拉心裏的話吧?伊拉心裏一定很明白菲利普的心情。

愛麗絲高興的轉過頭去,她滿臉驚喜地看著菲利普,「真的耶!伊拉跟我說話了呢!」

「她說什麼?」菲利普開心的問。

「她說她很幸運,她說她很幸福,因為她一直被你深愛著。」愛麗絲說完之後,她看著菲利普。

菲利普聽到愛麗絲這句話,他突然怔住了。

菲利普轉過頭去,他沉默的不發一語,過了良久,菲利普拱起了肩膀,然後揮揮手,他帶著些許的鼻音跟愛麗絲道謝,「謝謝妳,愛麗絲。」

愛麗絲看到菲利普的背影,他寬大的肩膀在微微的顫抖。

菲利普背對著愛麗絲,他不希望愛麗絲看到一個年紀一大把的男子在掉眼淚,但是他心裏頭很高興,因為愛麗絲說的是那麼斬釘截鐵,說的是那麼真切,他心裏相信,這句話一定是伊拉告訴愛麗絲的,伊拉一定會甦醒過來的。

愛麗絲在菲利普後頭繼續說著,「菲利普,我跟你說喔,伊拉不只有告訴我這些而已,她還告訴我一個秘密,她教我怎麼去抓一個公司裏的小偷。」

愛麗絲滿心歡喜的跟伊拉道謝,「謝謝妳!幸運女神伊拉!」

菲利普趕緊用手抹了抹臉,他充滿疑惑的轉過頭來,「什……什麼,愛麗絲,妳剛才到底在說些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啊!」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dijsyseo
  • 「她說她很幸運,她說她很幸福,因為她一直被你深愛著。」愛麗絲說完之後,她看著菲利普。→催淚了~~~~> . <

    好險不是我中心的好人─菲利普
    鬆了一口氣~呼
  • 讓大家久等了,真是歹勢,沒想到這黃鼠狼這麼狡猾,看來下一集一定要讓愛麗絲抓到他不可。

    萊行樂 於 2010/02/01 23:35 回覆

  • 麗子
  • 是啊!好險!伊拉就是幸運女神啊!我也想要見他(排號碼排)
  • 我想辦法安排一下~(遠目)

    萊行樂 於 2010/02/01 23:19 回覆

  • 小艾
  • 催淚催大了
  • 面紙~(遞)

    萊行樂 於 2010/02/02 09:15 回覆

  • arurume
  • 嗚....我眼眶都熱起來了,好感人。
  • 我也覺得很感人,自然流露而不矯情→還在賣瓜^_^

    萊行樂 於 2010/02/04 12: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