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伯跟李東妮並沒有察覺到,愛麗絲在這場飯局中顯得特別安靜。

其中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愛麗絲覺得,公司裏的那隻黃鼠狼應該很狡猾,單憑一個軟體,好像無法那麼容易抓到他;而另一個原因,是愛麗絲覺得自己臉上有些脹脹的,她覺得眼睛有些乾澀,而且喉嚨有些不舒服。

「我該不會是被傳染到感冒了吧!不要啊!」愛麗絲在心中有千百個不願意,但是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卻愈來愈強烈。

而在這個時候,鮑伯興致勃勃的告訴李東妮跟愛麗絲,「我明天一早我就會請東禾幫忙把陷阱設定好,只要這兩個企劃案一外流,我就可以揪出那個該死的傢伙,哈哈哈!」

這頓晚餐在鮑伯開心的笑聲中結束,愛麗絲則有氣無力的一個人獨自離開。

「不行!不行!我得要趕快去看醫生!」愛麗絲強迫自己,今天一定要在回家途中,繞去醫院看一下醫生,在這種天氣裏感冒,多拖延一天,那真是跟自己過不去。

以前,愛麗絲很喜歡拖拖拉拉,每次感冒,一定都等到咳嗽咳得半死,才會心不甘情不願的去醫院掛號。

但是現在愛麗絲不會這樣了,因為她覺得,生病很浪費時間,如果她現在有一點點生病的徵兆,她會趕快跑去看醫生,這樣她就可以避免接下來好幾天的痛苦。

愛麗絲打定主意,她打算搭乘捷運到轉車的捷運站,然後繞一小段路去醫院看醫生。

在進捷運站之前,愛麗絲到便利商店買了一付口罩,當她走出便利商店,她立刻戴上口罩,突然間,一陣冷風吹過來,她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同時也打了一個噴嚏。

愛麗絲心裏開始咒罵著天氣,「要死了!這什麼天氣呀!現在我戴著口罩,萬一我打噴嚏,口罩裏都是鼻涕,那不是很噁心嗎!媽呀!真是討厭死了!」

愛麗絲戴著口罩,現在又流著鼻水,她的眼睛有一點發紅,而她的心裏正在發火!

愛麗絲擠進了捷運,在人群當中,她將連身帽戴起來,因為她覺得忽冷忽熱,而且相當的不舒服。

現在是晚上八點多,有許多下班的人,還有放學的乘客,在捷運車廂裏面,有的人閉上眼睛在睡覺,有的人戴上耳機在聽音樂,有的人在看書,而有的人像愛麗絲一樣,戴著口罩,眼神茫然的看著車窗外。

愛麗絲將包包放在腳邊,她斜著身體,倚靠在捷運的車廂門旁邊,她看著窗子的倒影,窗子像是一面鏡子一樣,反射出她背後來來去去的乘客身影。

突然間,愛麗絲在窗子裏,瞧見一個熟悉的面孔,「是菲利普!真是太巧了,我竟然在這裏遇到他!」

菲利普恰巧從愛麗絲的後方經過,他看起來好像要穿越這個車廂,他穿著藍色的防水風衣,衣領刻意拉得老高。

愛麗絲正想要轉身跟他打招呼,沒想到正好迎面來了一家人,一位背著小孩的男子,以及推著娃娃車的婦女,他們剛好阻擋了愛麗絲的去路。

愛麗絲正想要揮手喊住菲利普,此時菲利普已經往另一個車廂走去,但是愛麗絲聽到菲利普正在用藍牙耳機跟別人講話,他是這麼說的,「今天我收到一個韓國短靴的企劃,我晚上會照我們的約定,跟你說個清楚,我跟你說過,我是這一行裏面最行的!」

菲利普沒有意會到旁人,所以他講的話很清楚,也很大聲。愛麗絲心裏在想,「菲利普剛才是在跟誰說話?」那幾句話好像晴天霹靂,打在愛麗絲的耳朵裏。

當愛麗絲正好在想著菲利普剛才說的話,菲利普剛好要穿越車廂,突然間,菲利普猛然回頭一望,他看看左右,又轉過頭去。

愛麗絲征住了,「他應該沒看到我吧?」

過了幾秒鐘,愛麗絲才想到,「對了,菲利普應該沒有認出我來,因為我戴著帽子,又戴著口罩。」

愛麗絲滿腦子都是菲利普剛才說的那些話。

突然間,愛麗絲心裏湧起了一種很深的難過,「拜託,老天爺!我求求你!菲利普他絕對不會是那隻黃鼠狼!」

菲利普說的很清楚,「今天我收到一個韓國短靴的企劃,我晚上會照我們的約定,跟你說個清楚,我跟你說過,我是這一行裏面最行的!」

菲利普究竟是跟誰在說話?韓國短靴不就是剛才鮑伯所說的誘餌嗎?這份資料才剛剛傳到行政部,為什麼菲利普馬上就要跟某個人說清楚?

菲利普說,他是這一行裏面最行的,這一行指的是什麼?

「不會的,菲利普他不會這樣做的,」愛麗絲拼命的搖頭,她的眼角泛起了淚光。

X  X  X  X  X  X  X  X  X

愛麗絲紅著雙眼,全身酸痛的來到夢達公司的大廳,她心裏想,還好昨天有去醫院看病,否則感冒一定更嚴重。

當愛麗絲看到李東妮出現在公司門口,她忘了身上的酸痛,她小快步的跑到李東妮面前,「東妮早!」

從愛麗絲充滿鼻音的聲音,以及臉上的口罩,李東妮斷定,愛麗絲也得了感冒了。

「哇!妳也中鏢了!」李東妮苦笑的對愛麗絲說,「這下子行銷部門就只剩下鮑伯了,其他人全都倒下了!」

愛麗絲忍著眼睛的乾澀,她走到李東妮身旁說,「東妮,我可以問妳一些問題嗎?」

「妳是要問我請假的事情嗎?」李東妮心裏在猜,愛麗絲應該正打算要請病假。

「不,是關於…..啊….哈啾!」愛麗絲打了一個痛苦的噴嚏,她向李東妮使了一個眼神,「是關於那件事的。」

李東妮馬上會意過來,她拉著愛麗絲,走向那個夢達的秘密花園。

她們倆人走到大廳的最底端,但是她們站在那裏,並不打算走進花園裏。

連日來的大雨,將花園徹頭徹尾的淋得相當潮濕,通往花園的路上到處都是小水窪,而裏面擺放的桌椅,雖然上面有遮雨棚擋住風雨,但是從四面八方吹過來的寒風,以及凌晨的露水,還是讓桌椅上面鋪滿了水珠。

而李東妮選擇站在大廳底端跟通往花園路上的轉角,在這裏對話,是相當安全的。

「愛麗絲,妳說吧!有什麼問題?」李東妮站在轉角路口,她停駐了腳步。

「我只是好奇,如果抓到這隻黃鼠狼,公司會怎麼處理?」愛麗絲她往公司門口看了一眼,她低聲的詢問李東妮這個問題。

「怎麼處理他喔?這可是一個有趣的問題,我雖然不確定公司會怎麼做,但是我知道公司一定不會私了或是和解,這件事情一定會用法律來解決,這隻可惡的黃鼠狼除了要賠給公司一大筆錢之外,我們還會控告這名員工違反商業上的法律,讓他在商場上付出慘痛的代價。」李東妮說的斬釘截鐵,看起來公司是吃了秤砣鐵了心,絕對不會跟這隻黃鼠狼善罷甘休的。

愛麗絲點點頭,她完全了解李東妮跟鮑伯的立場。

「東妮,我還有一個問題要問妳,妳上次說,你們對菲利普,有合理的懷疑,那是什麼意思?」愛麗絲忍著口罩內的悶熱,她用著充滿鼻音的聲音問著李東妮。

李東妮再度看了夢達門口一眼,她將視線轉回到愛麗絲臉上,「菲利普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但是我不會因為這樣,我就不去懷疑他。」

愛麗絲用一種充滿疑惑的眼神看著李東妮,因為對愛麗絲來說,信任就等於不懷疑,她無法理解,李東妮所說的,又是信任,又是懷疑。

李東妮搓了搓雙手,她將雙手合掌,在掌心呵了一口熱氣,她看著愛麗絲說,「因為有很多時候,人們往往會去做一些不得已的事情,以及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而這些事情,總是會辜負了別人的信任。」

愛麗絲在口罩內嘟起了嘴,僅管這樣,李東妮是不會瞧見的。

「東妮,如果這匹黃鼠狼是妳最好的朋友呢?假如是鮑伯,妳會怎麼做?」後方巷子裏席捲過來的寒風,已經達到愛麗絲的極限,她強打起精神,想要聽聽看李東妮的想法。

「如果真的是他,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李東妮挑高了眉毛,「因為他不只傷害我,也傷害了太多太多的人。」

愛麗絲聽到這裏,她沉默不語。

「怎麼,妳有線索嗎?」李東妮覺得很好奇。

「喔!沒…..沒有,我只是突然想到,隨便問的。」愛麗絲用力的搖搖頭。

李東妮看看愛麗絲,她將手指著遠方的大樓管理員,她低聲的在愛麗絲耳邊問,「愛麗絲,妳信任公司大樓的管理員嗎?」

「啊?」愛麗絲一時之間,還轉不過來,她剛才還在腦海裏想著菲利普在車廂內的那段話。

「現在妳感冒了,假如讓夢達公司的管理員幫妳看病,開處方給妳,妳會信任他嗎?」李東妮眨了眨眼睛。

愛麗絲忍住鼻子的不舒服,她再度搖搖頭。

「這樣妳就了解了吧!信任是有條件的,信任是有代價的。」李東妮說完,她拉著愛麗絲準備上樓,她們倆人站在風口,才一下子的時間,兩人都被冬天裏的寒風吹得頭昏腦脹的。

剛好有一部空的電梯,門一打開,李東妮跟愛麗絲兩人連忙走進電梯裏。

李東妮按了12樓,同時她也幫愛麗絲按了2樓的按鈕。

「對了,愛麗絲,我要告訴妳的一個好消息,鮑伯曉得行銷部門很缺人手,請妳再忍耐一陣子,我們已經考慮在過年後,要多聘一、兩位新人到行銷部門,其中一個人有可能是妳的同校同學,林秀曦。」李東妮轉過頭來,對愛麗絲笑著說道。

「林秀曦?好熟悉的名字啊!」愛麗絲只覺得在電梯裏,自己的腦袋似乎是昏沉沉的,她剛剛聽到一個很熟悉的名字,正當她想起來的時候,電梯門已經打開。

「行銷部到囉!」李東妮看著眼神呆滯的愛麗絲,她刻意在愛麗絲面前揮揮手,「如果妳很難受,就請一天假吧!」

愛麗絲像是一個故障的機器人,她跟李東妮說了聲謝謝,然後動作不太協調的走出了電梯,她站在電梯口,想到剛才李東妮跟她說的話。

聽起來農曆年後,行銷部門就會多一些人手,這樣愛麗絲就可以不用經常加班了,這的確是一個好消息,但是,李東妮剛才提到一個名字,林秀曦,卻讓愛麗絲的心情有些起伏。

林秀曦是一起跟愛麗絲到夢達面試的同學,後來夢達錄用了愛麗絲,並沒有錄取林秀曦,愛麗絲記得,當天林秀曦很情緒化,愛麗絲能夠理解,因為林秀曦嫉妒愛麗絲。

愛麗絲以前在學校的時候,曾經跟林秀曦一起辦過活動,她感覺到,林秀曦的控制慾很強,而且相當喜歡出風頭,讓愛麗絲擔心的是,林秀曦經常會使用一些讓人不舒服的小手段。

但是林秀曦很聰明,人又長得漂亮,很受學校老師跟社團指導老師的喜愛,而追求她的男生更是像蒼蠅一樣,整天三五成群的圍在林秀曦身旁。

愛麗絲曉得,林秀曦有著大小姐的脾氣,她有點擔心,未來兩個人會有磨擦。

但是愛麗絲的小腦袋瓜,顯然已經裝不下那麼多煩惱,她寧願把心思放在抓拿黃鼠狼上面。

今天一整天,愛麗絲都是病奄奄的,眼睛紅腫,鼻水流個不停,而讓她最不舒服的寒風,這時候又從她身後刮過來。

愛麗絲不甘願地站了起來,她走到後方,用力的將氣窗關上,「這下子終於安靜多了,聽到那咻咻的風聲,心情真的有夠糟!」

當愛麗絲轉身要回座位時,她剛好瞥見一位男同事經過,這位男同事戴著藍牙耳機,聽起來他正在跟客戶討論事情。

突然間,愛麗絲想到菲利普在捷運車廂上說的那些話,愛麗絲轉身,看看後方的氣窗,她想到剛才咻咻的凜冽風聲。

「其實,要盜取公司的資料,根本不需要用到電腦USB的接口,只要一句一句的唸出來,這樣也可以透過聲音,輕鬆的把資料傳送出去……..」愛麗絲看著窗外灰暗的天氣自言自語,她的心情跌到了谷底。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smallrice
  • 哇嗚~黃鼠狼不會是非利普吧~他不是好人一枚嗎?嗚嗚~
  • 在真相揭曉之前,是不可以放地雷的~

    萊行樂 於 2010/01/25 23: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