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伯一聽到李東妮也支持他的想法,他覺得有些意外,不過,他馬上想到,時間緊迫,他趕緊讓李東妮安排,必須私下跟愛麗絲見一面。

「就今天晚上吧!妳,愛麗絲跟我三個人,我們在外面找一家餐廳,看能不能討論出什麼方案,只要那個背叛者一天沒有找出來,我就無法安心睡覺!」

掛上電話,鮑伯開始在會議室裏來回踱步,他恨不得馬上可以把那個該死的傢伙揪出來,大卸八塊。

八,九年前,夢達也曾遇過這樣的傢伙,把公司裏的企劃案,轉賣給其它的競爭公司,但是當初,這些商業的間諜,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不為人知的難處,尤其是負債。

這也是鮑伯一再跟李東妮強調的事情,他不准有賭博或酗酒的人進到夢達公司裏面來,這些呆子往往因為欠下賭債,最後不得不做出一些偷搶拐騙的勾當。

當然,也有幾個是頗令人同情的,鮑伯記得,其中有一位單親媽媽,她為了小孩的學費,最後也把腦筋動到夢達的商業機密上面。

至於湯米,那更是鮑伯心裏的痛。

鮑伯還記得,愛麗絲剛到公司沒多久,正是湯米要離開公司的時候,而湯米竟然利用愛麗絲,讓愛麗絲做待罪羔羊。

「愛麗絲也曾經被湯米傷害過,我想,她應該會知道那種感受!」

X  X  X  X  X  X  X  X  X

今天下午愛麗絲正好出差,但是李東妮心裏很清楚,對於追捕公司內的背叛者,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擱,她立刻撥打了手機給愛麗絲,跟愛麗絲約在市民大道的一家餐廳碰面。

至於接到電話的愛麗絲,心中則是充滿了問號。

她只是聽到李東妮說,需要愛麗絲幫忙,而且,行銷部的副總鮑伯,他也會一起過來。

愛麗絲只是隱約覺得,好像是一件蠻大的事情,但是在電話中,李東妮沒有透露太多。

愛麗絲開完一個冗長的會議,讓她覺得幾乎喘不過氣來,會議結束,她馬上從客戶的辦公大樓離開,在馬路邊攔了一台計程車,趕到跟李東妮見面的餐廳。

愛麗絲今天穿著黑色的短外套以及深藍色的牛仔褲,她習慣側背著一個駝色的方型口袋包,愛麗絲很喜歡這個包包,因為它似乎可以塞進所有的企劃書。

愛麗絲走到餐廳門口,隔著暖黃色的半透明玻璃窗,她看到李東妮與鮑伯已經坐在裏面,她向裏面的李東妮跟鮑伯揮揮手,接著進到餐廳裏面。

那是一個靠窗的四人桌位,李東妮與鮑伯並肩坐在靠牆的那一邊,而愛麗絲將包包放在旁邊的坐位上,她在鮑伯的對面坐了下來。「哈囉!東妮,鮑伯,你們來很久了嗎?」

「我們剛到沒多久,吶!妳先看一下菜單,看妳想吃什麼,鮑伯請客!」李東妮微笑著,將桌上的菜單遞給了愛麗絲。

愛麗絲開心的接過菜單,「哇!謝謝老大,那我就不客氣了!」

鮑伯看著愛麗絲,他心裏想,菲利普跟李東妮應該沒有看錯人,愛麗絲似乎是一個可造之材,她在短短的時間內,從一個迷迷糊糊的傻ㄚ頭,變成一個膽敢修理亞榕補習班的女孩,而且,她竟然願意留在行銷部門,跟王協理一起共事,這在鮑伯的眼中,真的是一件常人無法辦到的事。

等所有人都點好餐之後,李東妮先切入正題,「嗯,愛麗絲,妳還記得湯米嗎?」

愛麗絲聽到湯米的名字,氣得嘟起了嘴,「他化成灰我都認得,那個可惡的傢伙,我才剛到公司,他就利用我,把我害得好慘。」

李東妮笑了笑,她看了身旁的鮑伯一眼,「其實呢,我們今天找妳來,是希望妳可以幫公司,抓出另一個湯米!」

「另一個湯米!」愛麗絲好奇的睜大了眼睛。

「是這樣的,讓我來說吧!謝謝妳,東妮,」鮑伯他抓了抓額頭,看來他的氣色不是很好,隨著年關將近,他的壓力也愈來愈大,他這幾天都無法睡個好覺,疲倦都寫在臉上,「在我們公司裏面,有一個員工,他像湯米一樣,把公司的客戶名單,以及廣告提案,暗中轉賣給其它的公司,讓我們頭痛的是,我們一直沒辦法將他揪出來。」

李東妮跟著解釋,「這一個員工,應該算是夢達公司裏的黃鼠狼吧!他已經讓公司損失了好幾百萬,而我們卻一直拿他沒辦法。」

「太可惡了!這傢伙!」愛麗絲一想到湯米的嘴臉,一肚子火就冒了上來,她一聽到有另一個湯米,心裏面更是生氣。

在這個時候,服務生送上餐點,而鮑伯則一股腦的將他的想法告訴了愛麗絲,「今天我讓東妮找妳過來,其實是希望妳能幫公司抓到這一匹黃鼠狼,妳在處理亞榕補習班的那件事情,讓我覺得印象深刻,加上東妮也支持我的想法,所以我們希望妳能夠幫我們找到這一個害群之馬。」

聽到鮑伯的這番話,愛麗絲心裏開心的不得了,因為她一直很喜歡看偵探漫畫,也很喜歡看推理小說,這下子可以名正言順的在公司裏找一個犯人,她心裏覺得很刺激,感覺這是一個很好玩的任務。

「這個任務應該很好玩吧!」李東妮試探著愛麗絲的心意。

「嗯!很好玩!」愛麗絲用力的點點頭。

不過,對於鮑伯而言,這件事情可一點兒也不好玩。因為能夠處理的時間已經愈來愈少,接下來,鮑伯跟彼德,可能要面對總經理的責難,一想到這裏,他的心情就更糟了。

「這樣吧!我們一邊吃飯,我一邊把來龍去脈告訴妳!」鮑伯希望趕快讓愛麗絲進入狀況,他急著要將全部的事情,馬上告訴愛麗絲。「我們是在今年的6月,發現到幾個不尋常的狀況,首先,是業務部門的彼德,他跑來跟我抱怨,他說公司的企劃案,老是跟別家的類似,感覺很沒有創意,這是我們一開始發現到不對勁的地方。」

愛麗絲一邊吃飯,一邊認真的聽著鮑伯的敘述。

「接下來可有趣了,有幾家重要的客戶,私底下跟我們說,我們的提案怎麼跟別家的那麼像,好像是抄襲別人的,我們才知道,事情嚴重了。」鮑伯說到這裏,他放下了刀叉,「可想而知,我們的提案當然是輸給別家公司了,但是令我們驚訝的是,當客戶的網路廣告或活動在執行的時候,我們發現到,跟我們提出來的計劃,竟然是如此的相像。」

「從第一次事情發生的時候,彼德跟我就覺得這不是巧合,我們開始懷疑,公司內有某個員工,把我們的商業機密賣給其它的公司。」鮑伯下巴緊抿著,從臉上的青筋浮現,可以感受到他的忿怒,「於是我們追查到了湯米,所以我們搜集證據,將他開除,只是沒想到他在離開之前,還不知悔改,甚至想利用妳,繼續傷害公司……..」

說到讓自己失望至極的湯米,鮑伯必須先停下來,喝一口冰茶,這樣才能稍稍抑制一下他的怒氣。

「而更糟的是,當湯米離開之後,我們發現,情況沒有改善,反而變本加厲,不只是行銷部,業務部,甚至網路部門,也出現類似的狀況,出去外面跟客戶提案,提出來的案子,竟然跟別家公司的提案一模一樣。」說到這裏,鮑伯好像氣得無法說下去。

李東妮拍拍鮑伯的肩膀,她跟鮑伯說,「您別氣了,接下來還是讓我來跟愛麗絲說吧!」

「妳可能會覺得很奇怪,公司發現這麼嚴重的事,為什麼公司不報警處理呢?事實上,要調查這種事情,必須是公司內部的人,才有辦法處理,公司外部的人,根本無法插手。」李東妮對著愛麗絲說,「而且,我們只能暗中調查,因為這種事情一旦傳出去,被調查的部門或是員工,心裏一定非常的不好受。」

愛麗絲點點頭,她完全同意,被別人懷疑或是被監控的感覺,一定非常的糟糕。

「原本這件事情,只有鮑伯跟彼德知道,後來,鮑伯取得我的同意,看我能不能從員工的資料當中,找出一些蛛絲馬跡,可惜的是,我找不到任何關連性。」李東妮聳聳肩,她已經投入一段時間,但是仍然沒有任何的進展。

「不好意思,東妮,妳剛才說,妳想從員工的資料當中,找出蛛絲馬跡,妳是怎麼做的?」愛麗絲相當的認真,她心裏想像著,自己是一個很利害的偵探,而現在,她已經開始在詢問案情了。

「在員工的資料裏面,我們可以看出他們以前曾經在哪一家公司服務,我曾經試著比對,但是完全沒有結果。」李東妮搖搖頭。

突然間,愛麗絲想到一個疑問,「東妮,妳怎麼沒有請菲利普來幫忙呢?」

李東妮沒料到愛麗絲會問這個問題,她眨眨眼睛,看看鮑伯,鮑伯沒有任何的表示。

「其實,我們的內部資料,會由四個部門的人經手,包括行銷部,業務部,網路部,以及行政部,我沒有找菲利普的原因有兩個,第一,我不希望這件事情有太多人介入,第二,以目前的情形來說,菲利普本身,我們也在調查。」

鮑伯也點頭附和,「我們有合理懷疑的理由。」

「啊!」愛麗絲發出了驚訝的聲音,她沒想到,連那麼資深的菲利普,都在嫌犯的名單之內,可見這一個事情真的是非同小可。

「拜科技之賜,現在要把檔案傳到公司外面,真的是很簡單,我們能夠防範的,最多是管控印出來的計劃書,但是這個方法根本行不通,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用燒光碟CD的方式,或是用行動碟,輕易的把檔案給傳出去。」李東妮搖搖頭,她能夠防止的事情,幾乎都已經做了,但是仍然沒有辦法阻止這一頭黃鼠狼,「妳知道,我有權限可以監控員工的通訊紀錄,包括往來的電子郵件,令我覺得很訝異的是,這一匹黃鼠狼很小心,他從來不用網路通訊,我們猜測,他應該是用USB或是小型的隨身碟,將檔案拷貝出去。」

「咦?東妮,我們公司的電子檔案,不是有加密嗎?這樣不是可以保護檔案嗎?而且我記得,公司重要的資料,妳都有請網路部門的人要做加密跟鎖碼,不是嗎?」愛麗絲記得,當時幸好李東妮有做這一層防範,因此湯米的鬼主意才沒有得逞。」

「加密跟鎖碼,是針對非夢達企業的人,但是這匹黃鼠狼,他是公司內部的員工,因此他一定知道密碼,而我們也不太可能一直改變密碼,因為這樣一定會造成許多不便……..」李東妮嘆了一口氣說,「之前我曾經提出一個建議,既然我們知道有四個部門的員工涉嫌,那麼,我就可以用四份不同的資料,看資料是從哪一個部門外流的。」

「這個方法聽起來很不錯啊!是出了什麼問題嗎?」愛麗絲心裏,她原本也是想提出這一個建議,沒想到李東妮之前已經用過了,於是她想要知道,這個方法為何行不通。

「這個方法失敗的原因有兩個,第一,夢達公司的公文系統,有些複雜,有的資料會經過網路部,同時也會經過行政部,所以它不是單獨發出去的,也就是說,如果我只準備四份不同的資料,絕對是不夠的,我可能要準備20多份不同的資料才行,這樣子的話,可能要到明年三月,我才能把資料準備好,而第二個原因,是因為彼德的反對。」

「彼德他不同意這樣做?」愛麗絲很好奇,彼德反對這個方法的理由。

「彼德反對的原因很單純,他是一位業務,他重要的工作是開發客戶,而不是在抓拿小偷,他一聽到我們的計劃,他就覺得行不通,他寧可去拜訪客戶,也不想花時間在做官兵抓強盜的事。」李東妮低著頭,覺得有些失望,「彼德因為這件事情,對鮑伯很不諒解,他個性很急,他一直想找警察來調查,後來他索性不管這件事情了。」

「所以這件事情,只有妳,鮑伯,彼德,還有我,一共是四個人,知道這件事?」愛麗絲小心的探問李東妮。

李東妮點點頭,「沒錯!為什麼鮑伯會找我幫忙,是因為我是人力部門的主管,我沒有經手這些企劃書跟客戶資料,所以我完全沒有嫌疑,而這些資料是妳進公司之前就被盜走的,所以妳也不可能是那一匹黃鼠狼。」

李東妮看氣氛有些僵,她笑著對愛麗絲說,「如果妳覺得有需要,你也可以調查鮑伯跟彼德。」

鮑伯聽到這句話,他沒好氣的從鼻子哼了一聲,白了李東妮一眼。

李東妮趕緊跟鮑伯揮揮手,「鮑伯,我是開玩笑的。」

鮑伯把頭靠在後面的牆上,意興闌珊的說,「愛麗絲,如果能夠早日抓到這頭黃鼠狼,我很樂意被調查。」

愛麗絲笑著,並不答話,她開始在想,怎樣把嫌犯的範圍縮到最小?有四個部門,20幾位員工都有可能是這隻黃鼠狼,她應該用什麼方法,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抓到他?

「愛麗絲,妳有任何的想法嗎?」李東妮看愛麗絲想得出神,她想了解愛麗絲是否有任何的構想,能夠一舉抓到這隻黃鼠狼。

「嗯……我現在只想到一個東西,那就是電腦的USB接口,」愛麗絲坐直了身體,她拉高了語調說,「要拷貝電腦中的檔案,一定要用某種設備,接上公司電腦的USB接口,這是檔案外流的唯一出口,只要查到某個員工,很頻繁的一直使用USB接口,那麼,就可以斷定,他是那隻黃鼠狼了!」

鮑伯一聽到這番話,高興得差點跳起來,而他身旁的李東妮,反而比較冷靜,她向愛麗絲提出了一個問題,「愛麗絲,為什麼妳推測經常使用USB接口的員工,涉嫌最大呢?」

愛麗絲她看著李東妮,「要把資料從電腦裏取出來,只有幾種方法,包括列印,燒錄光碟,以及用USB接口,外接行動碟,手機或是數位相機,而前兩種方法,妳已經控制住了,檔案外流的唯一出口,就只剩下USB接口了。」

李東妮很開心的點頭,而一旁的鮑伯更是興奮的握緊拳頭,「愛麗絲,妳知道有任何方法可以監控USB接口嗎?」

「嗯,有一種軟體,可以監控USB接口被使用的情形,包括這個接口被使用了多少次,以及傳了什麼檔案出去,都可以紀錄下來。」愛麗絲記得,她有一個學長是研究這種軟體的。

「太好了!」李東妮跟鮑伯異口同聲的說。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吃過晚餐之後,愛麗絲要搭公車回家,於是她跟鮑伯,李東妮揮手告別,「謝謝你,鮑伯,今天這一餐真的很好吃。」

鮑伯開心的向愛麗絲說,「如果妳抓到黃鼠狼,我會再請妳吃一頓大餐。」

當愛麗絲走遠時,李東妮對鮑伯說,「這小ㄚ頭真的嚇到我了,她真的不一樣了呢!」

鮑伯則開心的大笑,「我果然有識人之明,我就知道她這小女孩不簡單!」

突然間,李東妮有些擔憂的說,「鮑伯,愛麗絲該不會傻傻的去調查菲利普吧?」

李東妮的問句讓鮑伯沉默了一下子。

「不要緊,如果真的有緣的話,也許她會見到幸運女神!」鮑伯笑著跟李東妮說,「這可算是一件幸運的事吶,可不是嗎?」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艾
  • 我追上進度了...劇情鋪陳的很讚...一直在轉彎....
  • 謝謝小艾

    那我也要趕快趕進度了,哈哈~

    萊行樂 於 2010/01/23 00: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