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跟愛麗絲一起用餐之後,下午愛麗絲要趕著出差,而菲利普則回到夢達公司裏。

菲利普原本要搭電梯的,但是突然間,他想到愛麗絲剛才說的秘密花園。

真的會有那種地方嗎?愛麗絲該不會是說得太誇張了?菲利普轉身往大廳的最裏面走去,這條路他從來不曾走過。

大廳的最內側,兩頭各擺著一個大型的盆栽,左方還擺放了一個長型的桌子,這是管理員休息辦公的地方。

菲利普穿過大廳,照著愛麗絲說的,他往右轉,那是樓梯口的轉角處,他看到花園了!

愛麗絲一點兒也沒誇大,這個地方好極了!菲利普看著冬天的陽光照在眼前這一塊綠油油的草地,地方夠寬闊,足夠擺下3張圓桌。

一排排的鮮花,整理得乾乾淨淨的草皮,一路上還沁著花香。

菲利普不自覺的往前走,他心裏想,夢達有這麼一個地方,他怎麼從來沒有發現到?

X  X  X  X  X  X  X  X  X  

午休時間過後,李東妮來到了鮑伯的會議室。

李東妮站在敞開的門旁邊,她輕輕的敲一敲門,但是鮑伯並沒有反應,李東妮看到鮑伯用手撐著額頭,眉頭深鎖,李東妮輕聲的說,「我猜,現在好像不適合跟您討論事情。」

鮑伯這才抬起頭來,他示意讓李東妮坐在對面,「抱歉,我剛才在想事情,沒注意到。」

李東妮坐了下來,她的心情跟鮑伯完全不同,「鮑伯,我要告訴您一個不錯的消息,愛麗絲這個新人,她決定要留在行銷部門。」

「喔!真的嗎?」鮑伯的眼睛一亮,他剛才的愁容一掃而空。

「太好了,太好了,」鮑伯不自主的將身體往後仰,他仰天呼了一口氣,感覺到壓在胸口的一塊大石頭已經被移走了。

「東妮,我會全力支持這個新人,我覺得…….該是夢達改變的時候了,」鮑伯坐直了身子,他輕輕的用手指敲著桌面,「以前,我會以為10年是一個世代,我們可以慢慢地準備改變,幾年前,我以為3年是一個世代,起碼還有一些時間去了解新的技術,新的行銷,新的創意,而現在,我覺得幾乎一年就是一個世代了。」

李東妮微笑著點點頭,「您說的沒錯,有些地方,夢達公司已經落後太多,不過,起碼我們願意立刻追趕。」

「嗯,所以我們公司才需要新血,我們需要這些尖兵,這些長著翅膀,充滿著熱情的年輕人。」鮑伯抹了抹臉,他語重心長的說,「否則啊!夢達會變成一個死氣沉沉的公司,會變成一個衰老的企業。」

「還好您也支持公司的改變!」李東妮笑得很開心。

「對了,王協理的心理醫師怎麼說?她的狀況還好嗎?」鮑伯對於王協理的狀況,一直相當的謹慎,他了解到那一場悲劇,他必須替王協理設想,也必須同時替更多的同事設想,他不希望將王協理開除,但是他更擔心其他的員工受到傷害。

「很好,她的狀況很穩定,」李東妮很興奮的說。

「是嗎?每一次妳都說她很穩定,」鮑伯的神情很不以為然,「但是每一次她在會議室裏的表現,都讓我想要馬上開除她,我是認真的。」

李東妮皺了一下眉頭,她沉默不語。

鮑伯說的沒錯,李東妮跟王琇晴是屬於兩個不同的部門,她們兩人在一起開會的機率,絕對比不上鮑伯跟王琇晴來得高,而李東妮心裏很清楚,在會議室裏,王琇晴總是帶著一種忿怒的情緒進來。

在會議室裏面,如果其中有一個人是板著臉,或是臭著臉,這種情緒是會傳染的,傳給第二個人,第三個人,一直到會議室裏面的人全都陷入爭吵。

老實說,李東妮不曉得原因出在哪裏,她也不了解,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

心理諮商的醫師向李東妮說,王琇晴的狀況已經愈來愈穩定,可是在會議室裏,她看到的可不是這樣子。

當某個主管報告到一半,王琇晴會突然拍桌子怒吼,但是王琇晴提出來的意見卻很奇怪,聽起來真的很像是在找碴,如果有人反駁她,有時甚至會讓她暴跳如雷。

這樣的會議,的確讓李東妮感到很不舒服,又何況是同部門的鮑伯?

「鮑伯,我了解您說的問題,下一次回診的時候,我會詢問琇晴的心理諮商師。」
李東妮她拿起筆,在她的記事本中記了下來。

這是一件讓所有人悲傷的事情,但是李東妮跟鮑伯都很清楚,他們要保護的,不只是王琇晴一個人,還包括所有夢達的員工。

公司裏面,誰有憂鬱症,誰有躁鬱症,誰結婚,誰離婚,李東妮都必須知道,因為這是她的職責所在。

「對了,鮑伯,我剛才進來的時候,看到你好像心情很糟,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鮑伯搖搖頭,「還不是那個內賊,到現在還不曉得是誰!」

「很抱歉,鮑伯,我過濾了人事部的資料,還是幫不上忙。」

「不!這傢伙很精,他跟湯米完全不一樣,湯米的行為就像是一頭野狼,而我們現在要找的內賊,精得像是一隻狐狸。」鮑伯抿起下巴,看起來一臉煩惱。

網路行銷的競爭很激烈,這一行有不少商業間諜,他們藏在公司裏面,將公司重要的客戶名單,企劃提案,暗中賣給競爭者,像之前的湯米就是這樣的人。

現在夢達遇到一個大麻煩,他們手上的企劃案,幾乎都會外洩,這些企劃案一旦外流,後果十分嚴重。

「老實說,這件事情讓我跟彼德相當的頭痛,我們現在等於是在幫別家公司工作,在幫那些該死的傢伙賺錢!偏偏我們又不能雇用私家偵探,……」鮑伯嘆了一口氣。

鮑伯的顧慮不是沒有原因,一來是台灣很少有私家偵探在對付商業間諜,二來是這種事情無法請警察來調查,如果進入調查的程序,只怕夢達整個公司會天下大亂,但是每次一想到員工的心血被偷走,鮑伯就怒火中燒。

「鮑伯,很抱歉,我連嫌疑犯都無法找到…….」李東妮雖然協助鮑伯,暗中要調查這個內賊,但是夢達的文件流程很冗長,會有好幾個部門的人經手這些企劃案或是客戶資料,行銷部,網路部,業務部,甚至處理行政工作的行政部門,也會接觸到這些文件。

招募人才是李東妮的專業,但是她對於抓賊卻是一竅不通,而鮑伯跟彼德更是一籌莫展。

湯米的事件,帶給鮑伯不小的傷害,還好鮑伯與李東妮事先發現,否則鮑伯也要負上連帶的責任。

責任是一回事,更令人無法接受的,是失望,羞愧,以及惱怒。

湯米是鮑伯一直很看好的中級主管,鮑伯費了不少心思在栽培他,沒想到他會背叛鮑伯,背叛夢達。

鮑伯心裏面認為,在某種程度上,湯米是受夠了王琇晴,才會選擇向魔鬼低頭,從此之後,鮑伯對於王琇晴的事情,逐漸由同情轉為強硬。

但是鮑伯從來不曾跟李東妮說出他心裏的感受,因為他知道李東妮一定會站在王琇晴那邊。

這一個精明的內賊,必須要在農曆年前抓到他才行,否則鮑伯根本無法安心休假,而業務部的彼德,壓力更大,因為內賊幾乎可以確定,是躲在業務部門裏面。

鮑伯也沒有什麼好開心的,他的部門搖搖欲墜,僅剩下一顆不定時炸彈,一顆愈來愈穩定的炸彈,還有一個剛滿試用期的新人愛麗絲。

想到愛麗絲,突然間,鮑伯靈光一閃。

「嘿!東妮,我突然有個很瘋狂的點子,我想聽聽看妳的意見!」鮑伯突然之間變得很興奮,他雙手握拳,似乎想到擒拿內賊的好辦法。

李東妮將椅子往前滑,她湊近到鮑伯前面,她迫不及待想聽聽看鮑伯瘋狂的想法。

「如果我們把這個捉賊的任務交給愛麗絲,妳覺得行得通嗎?」鮑伯看著李東妮,他興奮的說道。

一聽到鮑伯的提議,李東妮連忙揮手說不行,「不!不!這樣太危險了!」

鮑伯用一種疑惑的眼神看著李東妮,似乎是要李東妮再想想看,「我以為妳對她很有信心!」

李東妮嘟起了嘴,她轉動著眼珠想著,「我是對她很有信心,但是…….」李東妮親眼見到了愛麗絲驚人的成長,她在短短的三個月時間,吸收了許多經驗,憑著自己的膽量,的確是做出了很多令人亮眼的成效。

但是李東妮對於愛麗絲的能力肯定,並不包括抓拿小偷或強盜,李東妮心裏總覺得,這件事不應該交由愛麗絲來做。

「我曉得妳在擔心什麼,比如說安全,或者是職權?」鮑伯站了起來,他走向李東妮,「東妮,妳想想看,我們為什麼讓王琇晴繼續在夢達上班?難道她沒有危險的潛在因子?如果我們事前先想清楚,我們一定可以保障愛麗絲的安全。」

「您繼續說,我在聽,」李東妮將雙手交叉,她仔細地思考著這件事情的可行性。

鮑伯繼續往下說,「說到職權,把這個小偷揪出來,應該是每一個夢達員工的當務之急,這應該不分部門,不分職位高低的,不是嗎?」

李東妮也站了起來,她對鮑伯說,「鮑伯,看來你已經說服我了,但是我希望你再給我半天的時間考慮,我想要查證一下,愛麗絲是否有執行這件事情的獨特能力,包括;看到我們看不到的細節,找到一些細微的徵兆,能不能從一些蛛絲馬跡當中,找出問題,解決問題,如果她的確有這樣的能力,我們就可以放心的把這件任務交給她!」

「ok,那我們談定了,今天下班前,我等妳的消息!」鮑伯點點頭,「希望我們早日可以抓到那個該死的傢伙。」

李東妮走出會議室,菲利普走向前來向她打招呼。

「菲利普,您找我?」李東妮反手將會議室的門給帶上。

菲利普看著李東妮的這一個動作,他又把視線移到會議室的門板上,的確,夢達很像是替囚犯設計的公司,他笑了笑。

「是的,東妮,是這樣的,行銷部門的愛麗絲小姐,他向我們行政部提出了幾點建議,其中有幾項,我必須先知會您,取得您的同意。」

一聽到愛麗絲的名字,李東妮覺得很好奇。

「什麼事情那麼慎重啊?我們需要在會議室討論嗎?」李東妮指著轉角的一間會議室,那裏面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

左邊一間會議室,右邊一間會議室,菲利普想到愛麗絲之前向他說的,這些會議室的確太多,也太灰暗了。

「東妮,妳不覺得我們公司的會議室都毫無生氣嗎?」菲利普將下巴一抬,他示意讓李東妮看著會議室內部,但是李東妮不明白菲利普的用意。

「不如這樣吧!我帶妳到一個籌備中的會議室,當然,我需要妳的幫助。」

菲利普領著李東妮來到夢達公司的一樓大廳,接著菲利普往右走到底,這讓李東妮覺得很詫異。

「菲利普,那裏有路可以通嗎?」李東妮覺得很奇怪,她也從來不走向這一個地方。

菲利普站在大廳的最內側,他用手指向右方,李東妮跟上前去,她朝著菲利普所指的方向望去,她不自覺的驚呼一聲,「哇!這地方好漂亮!」

「可不是嗎?妳相信嗎?這個地方竟然是愛麗絲告訴我的,看來妳也沒來過這個地方。」菲利普雙手叉著腰,他現在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李東妮往前走,而菲利普在後頭一邊說著,「愛麗絲這ㄚ頭,她跟我提了幾個建議,我覺得都還蠻不錯的,其中的一個,就是把會議室移到這裏,我中午的時候有先目測了一下,這個花園的面積,大約是我們公司中型的會議室,它可以放下三張桌子,大約可以容納15到20人左右,至於下雨天的話,我們部門會事先採購遮陽傘,當然,員工也可以選擇在戶內開會。」

李東妮東張西望,她覺得很驚訝,因為她從來不曉得,夢達公司有這麼一個漂亮的花園。

李東妮往後看去,這一下她才知道原因,因為經過這個花園,等於是多繞了一圈才到外面,於是員工大部份不會走這條路,一旦出了電梯口,或是下了樓梯,很自然的就往大門口走去。

「這個提議很棒啊!位置又近,而且環境又很輕鬆,如果員工們知道多了一個會議室,大家一定會很開心的。」李東妮不住的點頭,她對於這一個新的會議室,非常的滿意。

「愛麗絲還提了哪些建議,我想聽一聽,」李東妮一邊欣賞著花園中的景物,一邊對菲利普說道。

菲利普坐上石墩,他看著籬笆外的對街,「嗯,有些是之前員工有提過的,比如說,可以自由的佈置自己座位,包括座位旁邊的牆面………」說到這裏,菲利普突然想到,愛麗絲跟他反映,公司的隔板顏色很醜。

「喔,對了,東妮,請問一下,我們公司的隔板,為什麼是那種青綠色?」菲利普也覺得好奇,他想要知道這個原因。

李東妮吐了吐舌頭,「我也不曉得耶!為什麼你會問這個問題呢?」

菲利普聳聳肩,「愛麗絲跟我說,這種顏色對於人的心情來說,會比較不穩定,容易暴躁,她建議公司可以使用讓員工心情穩定舒適的顏色,例如…….」

「例如黃色或深藍色。」李東妮她站在花園中央,對著菲利普說道。

「原來是真的,我還以為這丫頭在唬我吶!」菲利普摸摸後腦杓,呵呵大笑。

對啊!辦公室的動線,格局,採光,以及讓工作者舒服的顏色,這些都有一堆研究成果,可是夢達為什麼都沒做呢?李東妮覺得有些心虛,這些問題,她從來也沒有思考過。

這也許就如同鮑伯說的,愛麗絲是用一種不一樣的角度,在看著夢達這家公司。

「愛麗絲提的建議很好,我會做一個改變,對了,她還有說什麼其它的嗎?」李東妮很好奇,愛麗絲的腦袋瓜到底還想了哪些事情。

「她有提到一個建議,這也是我找妳討論的主要原因,她覺得我們公司有太多厚重的門,又不方便,感覺很冰冷,像一個監獄……..」菲利普坐在石墩上享受這下午的微風,「她建議從行銷部門開始試行,早上,中午,以及下班的時間,取消門禁,讓那扇玻璃門一直打開著,這我就不是很認同了……」

李東妮想通了,原來愛麗絲已經發現,王琇晴情緒不穩定的原因。

是啊!奪走王琇晴家人的會議室,以及怎樣都無法救出家人的厚重玻璃門,每次王琇晴站在玻璃門前刷卡,心情一定是如同刀割一般難受吧!問題是,這麼明顯的事情,李東妮卻到現在才明白。

她突然一陣鼻酸,險些又掉下淚來,為了不讓菲利普瞧見,李東妮趕緊轉過身去。

李東妮想到一件事情,她馬上撥了手機給鮑伯。

「鮑伯,剛才跟您討論的事情,我已經有答案了。」

「喔!這麼快!我還以為你會考慮個半天,那妳的答案是…….」

「我想,愛麗絲一定可以勝任這個任務,她一定是我們可以託付的人!」李東妮斬釘截鐵的說著。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