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中午,愛麗絲又跟之前一樣,跟菲利普一起用餐。

「哇!菲利普,感覺我們好久沒見到面了呢!」愛麗絲心情很好,她用邊走邊跳的方式前進著。

「是啊!一下子是我請假,一會兒是妳出差,感覺真的是好久不見了,」菲利普呵呵的笑著,「不過,最近妳的表現真的很讓我驚訝,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吶!」

愛麗絲聽了菲利普的話,心裏開心的不得了,她拉著菲利普說,「真的嗎?那我要請你吃一頓免費的午餐!」

菲利普用狐疑的眼神看了愛麗絲一眼,「少來了,我猜,該不會妳又惹麻煩了吧?」

愛麗絲張口大笑,「我愛麗絲現在很少出包好嗎?不過,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這倒是真的。」

「幫忙?」菲利普不安的看著愛麗絲,他不曉得愛麗絲心裏頭在打什麼鬼主意。

菲利普與愛麗絲兩個人一起進了餐廳,點完餐之後,愛麗絲主動的提起剛才的話題。

「菲利普,你是行政部的經理,對吧?」

「對啊?怎麼了?」菲利普一邊放好了外套,一邊不解的問道。

「那麼,如果我想提出一些建議,更改公司的一些裝潢,或是一些設備,這應該要找你,對吧?」愛麗絲淘氣的眨了眨眼睛。

菲利普看著愛麗絲幾秒,「妳這個鬼靈精,妳又想要攪什麼花樣?」菲利普往後傾身,靠在椅背上。

「才沒有呢!」愛麗絲左顧右盼,她看了一眼隔壁桌的客人,他們應該不是夢達的員工,接著,愛麗絲放心的跟菲利普說,「菲利普,我們公司雖然是在做創意行銷的公司,可是你會不會覺得,公司的內裝很像一所監獄?」

「監獄?」菲利普坐直了身子,原本他以為是愛麗絲又闖了禍,需要他的幫忙,他壓根沒想到,愛麗絲丟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給他。

菲利普歪著頭思索,他好像從來沒去想過這個問題,但是經過愛麗絲這麼一提,夢達公司的確很像一所大型現代化的監獄,從一樓的大廳開始,有保全人員,員工上了電梯,每個樓層都有一扇厚重的特製玻璃門,必須使用員工的門禁卡,才能夠通過,一進到辦公室內部,深綠色的隔板,比他個頭還高的隔間,還有黑不拉機的會議室木門,對啊!怎麼會有那麼令人絕望的顏色,當初真不曉得是哪個吃錯藥的設計師設計的,每扇門都是那種灰灰暗暗的顏色。

服務生將餐點送上來,但是菲利普並沒有開動,他交疊雙臂在胸前,愈想愈覺得愛麗絲說的話很有道理。

的確沒錯,對於夢達的員工來說,根本是一群穿著西裝或是套裝的囚犯,夢達公司用一扇一扇的門與外頭的世界隔絕,而裏頭又是烏漆麻黑的一片灰暗。

突然間,菲利普注意到,愛麗絲低頭認真的看著一張便條紙,上面似乎寫滿了文字。

「那是什麼?」菲利普做勢要站起來,他對愛麗絲眼前的那張便條紙充滿了好奇。

「這是我覺得夢達應該要改變的事情,我把它列了出來,嗯….一共有四項。」愛麗絲拿起了便條紙,像是法官在宣判似的,她朗聲說道,「第一個,公司的大門總是深鎖,空氣不流通,出去或進來都不方便,第二,隔板的顏色好醜,第三,公司的牆壁更醜,第四個,會議室裏頭更可怕,像是鬼屋一樣。」

菲利普聽了這一連串的建議,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哈哈大笑。

「我們部門每次只管燈管亮不亮,或是哪裏有缺電源線,哪邊有少延長線,卻沒有注意到妳剛才說的這些地方!」

「吶!我們邊吃邊聊吧!先說說鬼屋,妳有陰陽眼嗎?」菲利普一邊開動吃餐點,一邊打趣道。


「拜託,這不需要陰陽眼好嗎?整個會議室裏面都黑黑暗暗的,你看了不會覺得毛毛的嗎?」愛麗絲餓壞了,她一邊問菲利普,一邊扒了一大口飯往嘴裏送。

「毛毛的,死氣沉沉的會議室?」菲利普搓著下巴,他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對他來說,從矽谷到台灣,進到了會議室裏面,就是開始要打仗,開始要談判,菲利普從來沒想過,會議室應該要有多好看。

「會議室不就是一套桌椅,投影機,電腦,還需要多好看嗎?難道妳要我們在會議室裏加上卡拉OK或撞球桌嗎?」菲利普左想右想,他待在會議室的時間並不短,有時,有些主管會議,一天開下來也要四、五個小時,但是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改變。

「可以不要在公司開會嗎?」愛麗絲喝了一口開水,她認真的看著菲利普。

這次菲利普真的腦袋一空,久久說不出話來。

菲利普沉默了一陣子,「我大概猜得到妳想要的感覺,但是很可惜的是,恐怕行不通。」

「我的天使叔叔,請你猜猜看,我想要什麼樣的感覺?」愛麗絲瞠著大眼睛。

菲利普將身體往後靠,他拍拍椅子的扶手,「妳想要一個溫柔的會議,一個像是家人圍坐在一起的會議,對吧?」

愛麗絲驚訝地摀著嘴大叫,沒想到菲利普馬上就猜到愛麗絲心裏的畫面。

菲利普抿起了下巴,他有些無奈的說,「其實呢,妳的想法很不錯,但是真正做起來會有問題,一堆的問題!」菲利普搖搖頭,他還特別在『一堆』這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有哪些問題?」愛麗絲揚起了眉毛,她想要問個清楚。

「舉個例來說吧!如果我們把場地移到別的地方,像是渡假村,或是商用會館,這樣成本很驚人,包括交通費,誤餐費,還要租用一堆設備,更慘的是,如果地方遠,有些員工還要回到公司取車,這樣對於已婚或是有小孩的員工,不太方便。」

愛麗絲嘟起了嘴,對於菲利普剛才說的話,她覺得很不服氣,不過,她在意的,倒不是菲利普的解釋,而是他說的最後一句話;『這樣對於已婚或是有小孩的員工,不太方便。』

「什麼嘛,我沒有男朋友,又沒結婚,沒生小孩,難道我就很方便嗎?」愛麗絲心裏嘀咕著。

「等一下,妳會提這些建議,應該有原因吧?」這次菲利普用手指著愛麗絲,他知道愛麗絲一定想要解決某些事情。

不過,愛麗絲打定主意,她是不會對菲利普說出真正的原因的。沒錯,愛麗絲是想要試著解決某些問題,但是她不確定是否有效。

當李東妮在轉述王協理的事情時,愛麗絲聽得很仔細,她心裏猜,有些東西應該是會讓王協理感到很不舒服,包括一扇扇厚重的門,以及冰冷灰暗的會議室。

老實說,愛麗絲也很不喜歡這種感覺,她希望夢達可以做一些改變,不只是為王協理,而是為了所有在裏面上班的人。

「我剛滿試用期,東妮跟我說,我有任何建議,她都歡迎我提出來,她還跟我說,夢達很需要改變!」

「還有啊!開會不就是要解決問題的嗎?又不是要吵架或是要打架的,為什麼不把會議室弄得很溫馨呢?」愛麗絲將下巴抬得老高,一付得意的神情,她的舉止惹得菲利普直覺得好笑。

但是菲利普笑過之後,卻開始認真的陷入思考,愛麗絲說得沒錯,任何一家公司,經過一段長時間的經營之後,都需要改變,也應該要改變,而眼前的愛麗絲,是夢達新一代的員工,這個世代的員工,很會用電腦,很會網路,不太相信權威,不太相信以前菲利普那一代深信不疑的事,最特別的是,愛麗絲很願意提供她的想法。

菲利普覺得,時代已經改變了,因為對他這一代來說,會議室本來就是用來吵架跟打架的地方,幫某個人升上去,或是把某個人拉下來,對菲利普來說,這是一個血腥的戰場,很多下流的事情都在會議室裏醜陋的上演,他幾乎很少想到,會議室是用來解決問題的地方。

這是一個年輕人的熱情,菲利普這樣告訴自己,我不應該讓她的熱情冷卻。

「好吧!愛麗絲,假設我也站在妳那一邊,我也想要把鬼屋來個大翻修,妳有任何好的點子嗎?」菲利普覺得自己有些奸詐,他把愛麗絲的問題又丟了回去。

但是菲利普沒想到,愛麗絲早已經準備好答案。

「我覺得啊!公司也不需要到外面去借會議室,我們公司自己就有一個秘密花園啦!」愛麗絲神秘的眨了眨眼睛。

「秘密花園?」這倒是神奇,菲利普從來沒聽過,也沒見過夢達公司有什麼秘密花園。

「就是在公司後方樓梯口的轉角啊!那裏有一塊花圃,用籬笆隔起來的。」愛麗絲得意的往下說,「只要擺兩張圓桌,再放一把大的遮陽傘,那邊就是露天的會議室了!」愛麗絲說得興高采烈,菲利普不由得張大了眼睛。

菲利普完全沒印象,哪裏有什麼花圃?其實,這也是愛麗絲在無意中發現的,當她難過時候,她總是把自己鎖在倉庫裏掉眼淚,有一天,她從樓梯口往後門走去,發現了一塊很整潔的花圃,而管理員向愛麗絲說,這是夢達的後庭院,只是很少員工會跑來這裏,偶爾才有一,兩個人坐在石墩上抽煙聊天。

「這真有趣!我會認真的考慮,如果這塊花圃的大小跟位置適合的話,公司要挪出兩張桌椅,絕對不是問題。」菲利普心裏想,公司真的有這一個地方嗎?他怎麼從來沒有注意到?

「吶!等一下你回公司的時候,你不要坐電梯,你走到最裏面,往右轉就可以看到了!」愛麗絲像是一個嚮導一樣,仔細地告訴菲利普,秘密花園的所在地。

「妳剛才有提到隔板的顏色…….」菲利普喝了一口開水,他想到愛麗絲剛才提的建議,沒錯,隔板的顏色的確有些噁心,但是似乎沒有人去想過這個問題。

「我們公司的隔板是一種很奇怪的綠色,對於上班族來說,那是一種不穩定的顏色。」愛麗絲揉一揉鼻子,這可是她花了一些時間找到的資料。

「不穩定的顏色?」菲利普停下了刀叉,他以為他聽錯了。

「嗯,這不是我胡謅亂說的,這是有研究報告調查的,這樣醜醜的顏色,會讓人的心情不穩定。」愛麗絲再次抬起了下巴。

菲利普用半信半疑的眼光看著愛麗絲,「那麼,請問一下,愛麗絲小姐,妳可以告訴我,什麼是穩定的顏色?」

愛麗絲清了清喉嚨,她得意的說,「靛藍色,以及黃色,這兩種是穩定的顏色」

菲利普瞄了愛麗絲一眼,「真的還是假的?」

愛麗絲儼然一付專家的神情,讓菲利普不得不好好考慮。

「好了,那還有呢?」菲利普對於愛麗絲的這些提議,愈發的感到好奇。

「門」愛麗絲單講了一個字,她擔心菲利普聽不清楚,於是她多加一些解釋,「各層樓的門,以及各部門的門,那些很結實,很厚重的玻璃門或金屬門。」

「這些門怎麼了,是不牢靠嗎?不堅固嗎?我們可是每年都有定期檢查維修的。」菲利普對於愛麗絲的這項提議,深感不解,他皺起了眉頭。

「就是因為太牢靠,太堅固了,才會讓公司看起來像是監獄一樣!」愛麗絲雙手交叉,她將身體往後仰了少許,但是她的表情很嚴肅,因為這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

公司為了安全,加了一道又一道的門禁,但是也帶來了許多不便,愛麗絲還記得,每次要辦活動的時候,必須要兩個人,才能順利的將一箱一箱的物品送到外頭,因為其中一個人必須要將門打開,否則門又會自動關上。

菲利普點點頭,「妳只說對了一半,對於公司某些部門,必須要這麼做,而且,有些部門的外勤沒有那麼多,如果大門一直開著,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干擾。」

「那麼,公司可以允許我們行銷部自訂規則嗎?上班的時間,中午的時間,以及下班的時間,這三個時段的門都是打開的,可以嗎?」愛麗絲很謹慎的問,她心中想要幫王協理打開,那一扇永遠打不開的門,她心裏想,也許王協理每次穿越那扇門,心裏就會被割一刀。

「這應該算是合情合理吧!這樣倒是沒問題,」菲利普鬆了一口氣,他指著愛麗絲前方的便條紙,「還有什麼要申訴的嗎?」菲利普笑了笑。

愛麗絲叉著腰,她提高了語調說,「還有還有,公司的牆壁,四周都是水泥牆,這太誇張了吧!」

又被愛麗絲給說中了,這的確是夢達古怪的地方,當初設計師說什麼極簡風格,搞得整個公司都是水泥牆,即始在耶誕節時盛大的佈置,還是很像在動物園裏頭。

菲利普覺得愛麗絲看到很多很明顯的地方,而這些地方是那麼的明顯,所以夢達一直沒有想要改變,一日接著一日,都還是老樣子。

原本菲利普的腦海,一度想到要重新粉刷,接下來他就有一堆龐大的計劃要擬定,要分個別的樓層,要分各個部門,分別通知,還要敲定時間,但是他想到這裏,他笑了笑,也許愛麗絲也有了更好的答案。

「好了,本公司的愛麗絲小姐,您有什麼好建議呢?」菲利普看看手錶,他和愛麗絲還有一些時間,在午休時可以把這些問題討論完。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怎麼我們公司都沒有人在座位上貼海報?其實,根本不需要重新粉刷,每個同事都可以在自己的座位後方或是旁邊,貼上海報或照片,這樣不是很好嗎?」愛麗絲攤開雙手,她心裏想,如果可以的話,她的座位上一定要貼滿她喜歡的歌星,以及她最喜歡的電影海報。

愛麗絲的這些問題,不斷地衝擊著菲利普,因為之前,菲利普告訴愛麗絲的,都是一些『硬』的技巧,但是他發現到,愛麗絲找到很多『軟』的問題。

的確,搞行銷創意的公司,卻弄得像是軍營一樣,沒有一點點生氣,這樣下去,夢達早晚會走向絕路。

菲利普打算放手讓愛麗絲去改變,他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公司沒有人敢在座位上貼海報,是因為沒有人敢做第一個,如果妳敢的話,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

愛麗絲蹶起了嘴,她拍了拍胸脯,「我偏偏要做這個第一個,看誰敢阻止我!」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姐
  • 我也決定了

    一口氣看完才過癮...

    愛麗絲 我等你喔~^^
  • 我也決定了,一口氣寫完 *_*
    農曆年前給大家看個過癮

    萊行樂 於 2010/01/19 21:44 回覆

  • A0310031
  • 感覺愛麗絲很像樑永淪…

    她也可以去心理學家慘一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