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遞給李東妮更多的面紙,愛麗絲不曉得自己還能做些什麼,但是她只是隱約的感覺到有些不自在,原因是隔桌的那些客人,他們投來許多關注的眼光,好像是在問,這兩個女生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愛麗絲也不曉得內情,但是聽起來,似乎是一件令人難過的事,因為愛麗絲一直把李東妮當作工作上效法的榜樣,她覺得李東妮是一個堅強,能力又好的女人,李東妮會這麼難過,一定有她的原因。

李東妮慢慢地恢復了平靜,對於愛麗絲,她覺得很失態,因為她從來不曾在愛麗絲面前掉過眼淚,僅管在公司裏,工作的壓力是那麼的大。她在假日裏約了愛麗絲出來,是希望愛麗絲給王琇晴一個機會,也算是給夢達一個補償王琇晴的機會,她想到這裏,抬起了肩膀,拭去了眼淚。

她心裏想,我不應該浪費愛麗絲的時間,愛麗絲領著風雨過來這煙,不是專程坐在這邊聽我的哭泣。

李東妮輕咬著下唇,她喝了一口熱咖啡,開始述說這一段夢達企業裏,不為人知的往事。

「公司的營運並沒有多大的起色,財務也沒有好轉,每年都好像會撐過去,又好像會突然倒閉一樣,就算是撐過去,也是要不停的支付驚人的開銷,還要面對日漸增加的虧損。」李東妮的語調中還是充滿了鼻音,但是她總算是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她將視線移往窗外,這樣可以讓她不要去想接下來的事情,但是她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腦海,她才剛剛轉頭,眼淚又滑落臉頰。

李東妮向愛麗絲點點頭,她苦笑著,自己真是沒用,這麼多年來,一想到這件事,她總是哭得像是一個小娃娃,她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公司不得已,開始要裁掉很多的員工,至於認股的員工,當然不可能把他們開除。包括我,還有王琇晴,以及彼德等人。不過,對於這些留下來的員工,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愛麗絲眨了眨眼睛,「因為人變少了,但是工作量卻沒減少?」這種事情,愛麗絲太有經驗了,前兩個多月,她一直都在這種狀態裏面。

李東妮點點頭,「沒錯,留下來的員工,壓力更大,從白天工作到晚上,有時還要把工作都帶回家做,無論如何,這些工作好像怎樣都做不完。」說到這裏,李東妮停頓了一下。

愛麗絲看到李東妮鼓起了臉頰,感覺好像是吞了一大碗的眼淚,李東妮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她試著不要再哭哭啼啼,她想要把握眼前的機會,也許愛麗絲,能夠稍微彌補,夢達企業對王琇晴的虧欠。

「我記得那是一個寒冷的夜裏,王琇晴要趕一個很重要的案子,所以她在公司裏待到半夜,而她的先生,像往常一樣,帶了他們的女兒來公司,陪她一起加班。」李東妮雙手合掌放在鼻尖,相較起來,她的回憶要比現在寒冷的天氣更為冰冷。

「我記得那一天也是有寒流,像今天一樣,琇晴她在公司趕案子,她先生在會議室裏陪女兒玩,後來,琇晴想要出去買宵夜,所以她就…….她就離開公司一陣子,留下她先生跟她的女兒在夢達裏面…..」李東妮忍著眼淚,她吸了一口氣,她告訴自己,好了,李東妮,說完這個故事,就可以放聲的哭了,但是現在最要緊的,還是要清楚的讓愛麗絲知道,琇晴以前是一個多麼好的一個人,「夢達以前規模不大,所以公司並沒有聘請保全人員,但是公司是有一扇厚厚的玻璃門,用門禁卡設定開關………琇晴她離開公司沒多久,公司突然發生電線走火,整間公司都陷在火海裏面…….」

愛麗絲聽到這裏,驚訝的幾乎要從椅子上跳起來,她用惶恐的語氣問李東妮,「那王協理的先生跟女兒呢?他們怎麼樣了?」

李東妮再度低著頭哽咽,她用一種絕望的眼神對著愛麗絲說,「琇晴她的先生跟女兒…….他們父女…….沒有逃出來…..」

「沒有逃出來?」愛麗絲嚇到了,沒有逃出來,這是什麼意思 ? 那麼,王協理的先生跟小女兒,不就活活的被燒死了嗎?

李東妮點點頭,她這次不再強忍著淚水,她想要讓自己的眼淚盡情的流下,這個故事太痛苦了,她連想都不敢想起來,但是她終於鼓起了勇氣,對愛麗絲把這一件事情說完。

火勢十分的兇猛,一下子就將夢達整間公司燒成了灰燼,當琇晴趕回公司時,整間公司都在燃燒,她跟我說過,「她眼睜睜的透過玻璃門,看到她先生跟她女兒一直在裏面喊救命,可是那是特製的厚玻璃,一般工具是無法打破的,加上電子鎖因為過熱失效,所以……….所以…..」

李東妮說到這裏,她難過的摀起了嘴,她已經無法繼續說下去了,可是,她必須要說完才行。

「那場大火,帶走了琇晴的先生以及還在幼稚園大班的女兒,而且,這場火也造成了琇晴身上很大很大的燒燙傷,所以後來她都穿著長袖的套裝,把自己裹起來,因為她身上有很嚴重的傷痕。」

「那……王協理不是很可憐嗎?」愛麗絲紅著眼眶,她不敢想像那個畫面,兩個深愛的人,在自己的眼前被火燄吞噬,而自己卻又無能為力,想到這裏,愛麗絲只覺得雙腿無力。

「說來可笑,因為公司有投保意外險,以及火險,這一場火災,讓公司得到了一筆龐大的保險金,夢達因此可以渡過那一年的難關。」李東妮聳聳肩,她苦笑著,這次換她將面紙遞給了難過的愛麗絲。
「火災之後, 琇晴在醫院休養了一陣子,當她再度回到公司,已經是兩個多月之後了,」李東妮再次拿起了咖啡杯,只是這杯熱咖啡早已經變涼了。


「琇晴回到公司之後,整個人的精神狀況很不好,她經常失神,自言自語,有一天晚上,公司要開一個會議,到處找不到她,我很擔心她想不開,於是我跑到陽台上,沒想到,她真的站在陽台的最外面,其實,當時她只要往前一步,就真的跳下去了。」

那一天晚上,天氣有些悶熱,一點風都沒有,李東妮走上階梯,打開逃生門,一到陽台,她真的傻住了。

在公司頂樓,有一個水泥的矮牆,而現在,琇晴就站在矮牆的上面,她看著樓下發呆,似乎隨時都準備要縱身往下跳。

李東妮嚇壞了,她的頭皮發麻,她下意識要趕緊叫住琇晴。

「琇晴!妳千萬不要做傻事!妳趕快下來……..」李東妮的心臟幾乎要跳出來,她從來沒有處理過這樣的狀況,她叫住了王琇晴,同時她也拿出了手機,快速的撥打電話給其他的同事。

「東妮,請妳告訴我,我要活下來做什麼?我的先生,我的孩子,全部都沒有了……….」王琇晴站在矮牆上,對著空氣,喃喃的說,「如果要重新開始,我要做什麼呢?我沒有了家,我沒地方可以去…….」

「以前,我對夢達有信心,我相信公司能撐下去,於是我把所有的心血都丟在公司裏了,包括我女兒以後唸書的費用,我和我先生買房子的錢,還有我和我先生的血汗錢……..現在,對我來說,都沒有用了…….東妮,妳是我最好的朋友,請妳告訴我,我還有什麼?」

琇晴開始在矮牆上踱步,只要她一腳踩空,她就會從夢達大樓跌落下去。

對於琇晴提出來的問題,李東妮感到手足無措,她甚至不曉得該說些什麼,琇晴隨時都會往下跳,而自己又不能一直沉默不說話。

「琇晴,妳不要做傻事,妳還有這裏,妳還有夢達!」
李東妮知道,王琇晴一直把夢達當作第二個家,而現在,王琇晴的第一個家已經不見了,現在能帶給琇晴溫暖的,只有這裏了!
「我還有夢達?」王琇晴仍然看著天空發呆,她的眼淚早已經流乾,她不曉得她有夢達可以做什麼。

公司給了王琇晴一大筆的股份,還有理賠的金額,可是她的先生,以及她可愛的女兒,卻是用錢沒辦法換回來的,她現在心裏覺得很可悲,感覺就像是用丈夫跟心肝寶貝的性命,去換來一大筆錢。

王琇晴不停的幻想,這只是一個惡夢,只要她醒過來,她的丈夫,她的女兒,都會在家裏面等著她。

只是這個夢好長好長,好像永遠都不會醒來,她每個晚上都在哭,她沒地方可以去,她怕看到沙發,怕看到雙人床,怕看到家裏的相簿,她甚至怕看到鏡子。

那場火在她身上也留下了無情的烙印,她的胸口以下,有百分之30的地方,是二級的深燙傷,以及三級的燙傷。

她一直很愛漂亮,打扮得很時髦,但是她低頭看著火燄在她身上留下的疤痕,她會一個人坐在床沿發呆。

她恨火神祝融,沒有連她也一起帶走,卻在她眼前,活活地將她所愛的丈夫與女兒燒死。

有太多的後悔,有太多的痛心疾首,她恨自己為什麼要外出,沒有交待清楚,就把丈夫跟女兒丟在大門深鎖的公司。

她恨那扇門,那扇打不破,踢不壞,就算她拿起了公司外頭的椅子,使勁的摔打,怎麼樣也打不開。

她只是淚流滿面的看著女兒的掙扎,看著他先生跟她一樣,夫妻各拿起了重物,想要把這扇門給打開,只是,這扇門怎樣也打不開。

她沒辦法一個人睡覺,因為她會被惡夢嚇醒,一個滿身火紅的怪物,一直在追著她,先是吞了她的先生,又咬死了她的孩子,她不斷的哭喊,不斷的逃跑。

於是,她開始有了一種習慣,她開始跟死神睡覺。

她走到陰暗的廚房,她從裏面拿出了一把水果刀,她捲曲著身體躺在床上,她把水果刀放在枕頭下,也許有一天,這把刀可以幫她對抗那個夢中的紅色怪物,或許有一天,她會用這把刀往自己胸口刺去。

這些事情,王琇晴只告訴她最好的朋友,李東妮;而現在,李東妮把她所知道的一切,告訴眼前的愛麗絲。

「我和琇晴一起跟陳定國教授,還有公司的總經理,我們談了好幾次,我們覺得,夢達應該幫琇晴打造一個家,第二個家,這是夢達應該要做的事,而琇晴也答應我們,她必須定期接受心理治療。」李東妮看看眼前的愛麗絲,愛麗絲哭得稀里嘩啦的,現在反而要李東妮安慰她。

「畢竟還是女人,比起來,鮑伯他們就很欠揍了……」李東妮抓了一把面紙給愛麗絲,「因為家人的離開,造成琇晴有蠻嚴重的躁鬱症,所以她必須按時吃藥跟接受治療,妳有注意到嗎?中午時間一到,她就會一個人躲起來。」

原來如此,難怪王協理每當中午,就不見人影,現在愛麗絲終於知道原因了。

「好了,妳別哭了,我現在要跟妳說很重要的事,」李東妮看著眼前的愛麗絲,她伸出手去,拍拍愛麗絲的肩膀。「其實,這幾年來,琇晴的狀況有好很多,跟剛開始比較起來,真的好很多,只不過她現在偶爾還是不穩定,很常發脾氣,尤其是開會,她總是會特別暴噪。」

愛麗絲用力地擤著鼻涕,她心想,王協理真的很可憐,竟然遇到這麼不幸的事情。 「東妮,這是不是妳所說的虧欠?」

李東妮點點頭。

「其實,如果妳能稍微容忍她一下下,她並沒有那麼可怕啦……」李東妮希望,愛麗絲能夠改變心意,在夢達的行銷部繼續待下來。

但是,李東妮她身為人力部門的主管,她比誰都清楚,她不能夠因為這樣,而影響了愛麗絲更好的發展。

如果愛麗絲執意要離開,她也算是盡了最大的努力了,如果愛麗絲選擇要留下來,那麼,李東妮的責任更大。

「其實,公司有這樣一位員工,對其它員工來說,就像一顆不定時的炸彈,琇晴倒不至於會去傷害同事,只是她變得很不講理,愛怎樣就怎樣,而且很不可理喻…..」李東妮說到這邊,她心裏想,這些情況,愛麗絲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

「為了怕影響其它的員工,所以陳定國教授當時有提出一個建議,只要琇晴按時接受治療,不觸犯4個規定,我們決定讓琇晴一直待在公司裏。」

愛麗絲好奇的睜大了眼睛,「哪4個規定?」

「那4個規定是這樣子的,只要琇晴不損害客戶的權益,不損害公司的權益,不觸犯法律,還有,不可以傷害員工的身心,在這4個原則之下,夢達公司將會是琇晴永遠的家。」,李東妮想起了鮑伯手裏的感謝信,她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只不過,這幾年來,琇晴帶給其他員工的壓力,以及在語言上的暴力,讓很多人難以接受。」

愛麗絲點點頭,李東妮說的是事實,因為王協理說的話,經常會刺傷聽的人,這些傷人的話,聽多了可能會得到憂鬱症。

「公司不能永遠袒護琇晴一個人,雖然我每年都跟公司的長官們說,琇晴已經好很多了,琇晴已經有進步了,那畢竟還是不夠。」李東妮難掩失望的搖搖頭。

「這幾年來,夢達的行銷部門就像是一個一人的部門,我每年招募新人進來,沒過多久,他們都選擇要離開公司,而資深的同事更是留不住,一個接著一個,他們都沒辦法跟琇晴一起共事。今年,妳的表現最突出,是我們近幾年來,在新進員工中,表現最傑出的一位,我們對於妳的離開,其實早已經心知肚明,只是,鮑伯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想要請琇晴離開夢達。」說到這裏,李東妮眉頭深鎖,她緊抿著嘴唇。

將琇晴開除,就好像是把琇晴趕出家園一樣,李東妮想不到,除了夢達,琇晴還有哪個地方可以容身。

「愛麗絲,我今天找妳出來,只是想讓妳了解真正的原因,我希望妳不要把這件事情說出去,另外,我自己當然很自私的希望,妳能試著留下來,如果在往後任何期間,假如妳受不了,想要離開,我發誓絕對不會刁難妳。」李東妮很慎重的舉起了右手。

「東妮,妳不用擔心我,我自己有腳,我很會跑的。」愛麗絲開了一個玩笑,引得李東妮大笑。


「東妮,如果我留下來,公司可以接受我的提議嗎?我想改變公司的一些事情。」愛麗絲她雙手撐著下巴,對著李東妮眨眼。

「妳想要改變?太好了!夢達正需要妳的提議呢!」聽到愛麗絲的話,李東妮的雙眼發亮,她心裏想,她終於可以忘掉那封感謝信了。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