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東妮往後挪了一下位子,她不時的撥一下頭髮,又移一下自己隨身的包包,看起來有點坐立難安,這些小動作讓愛麗絲感覺到李東妮的猶豫。

愛麗絲心裏在想,到底是什麼事情,非要跑到外面來談呢?而且,還選在假日的時間,如果不是李東妮,或者是菲利普,愛麗絲一定會立刻拒絕這樣的邀約的。尤其是在那麼冷的天氣裏。

這是今年以來最冷的寒流,外面的溫度只有8度,愛麗絲瞥了一眼身旁的窗戶,陽光已經消失,不曉得何時下起雨來,窗子上面鋪了一層像是糖霜一樣的白色薄霧,中間則像是水珠串成的門簾,一串一串的雨水集結成大大小小的雨絲,不斷地從窗外滑落。

愛麗絲將視線移回到對坐的李東妮身上,她搓了搓雙手,在手心呵了一口熱氣。

愛麗絲正在等待李東妮的解釋。

是的,這真的太奇怪了,在夢達公司裏,每一個人都在容忍著王琇晴,連副總鮑伯也拿王琇晴沒輒。

總經理呢?董事長呢?還有那個公司最大的股東陳定國教授呢?他們為什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家公司到底怎麼了?

坦白說,愛麗絲還是很捨不得離開夢達的。

能夠有機會進到這樣的公司,愛麗絲心裏真的充滿了喜悅。

她還記得剛去上班的前幾天,她總是開心得睡不著覺,抱著枕頭翻來覆去,她經常在想,能夠到自己喜歡的公司裏去上班,這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做出很多很多有趣的事,她想要把以前學校教的,她曾經想過的想法,都用在辦活動上。

可惜的是,她的美夢都被王琇晴一一破壞掉了。

愛麗絲心裏很清楚,只要在王琇晴手底下一天,這個行銷部門就好像地獄一樣。僅管愛麗絲是那麼喜歡這樣的工作,但是她不得不狠下心來做這個決定。

試用期滿,愛麗絲的表現是讓夢達很滿意的,那些新聞跟媒體的報導,業務部的彼德還把那些剪報貼在座位旁邊。

反觀自己的主管王琇晴,愛麗絲一想到這裏,不由得在心裏嘆了一口氣,再這樣待下去,愛麗絲的自信心一定都會被磨光了。

在王琇晴王協理眼中,其它的人都是垃圾,都是廢物,沒有人能夠夠做出任何一件讓王琇晴認為是對的事情。

無論愛麗絲多麼努力,多麼認真。

李東妮的話讓愛麗絲覺得很好奇,不,應該說是很詫異,愛麗絲巴不得夢達公司馬上將王琇晴開除,恨不得趕快將這個瘋女人趕出去,最好把她趕去亞榕補習班,讓她們這些怪人都待在一起。

「對於這麼一個讓我痛恨的人,李東妮為什麼還說,要我去幫她呢?」愛麗絲心中充滿了許多的問號。

同一段時間內,李東妮的內心思緒很亂,她想要快點恢復平靜。

愛麗絲不打算繼續留在夢達,就像其他之前離開的新人一樣。

李東妮聽到愛麗絲的打算,她抿起了嘴唇。

對於愛麗絲的決定,李東妮難掩心中的失望。

這不是她第一次想要慰留行銷部門的新人,可是每當試用期一滿,王琇晴手下的新人總是斬釘截鐵的決定要離開夢達,沒有一個人例外。

說起來很可笑,行銷部門應該是一個公司的門面,是一個幫公司化妝,替公司宣傳的部門,但是這幾年來,李東妮用盡各種管道,包括人力銀行,同事的介紹,她還跑去參加各個學校的畢業博覽會,參加學生的畢業展,她努力的延覽了許多人才。

讓李東妮感到無奈的是,這些年輕的人,像鮑伯所說的,當初他們的確是懷著憧憬來到夢達,但是他們又一個接著一個,被王琇晴給逼走。

跟王琇晴在同一個部門裏工作,沒有一個人會受得了的。

不!也許眼前的愛麗絲不一樣。李東妮心中燃起一絲絲希望。

如果讓愛麗絲知道王琇晴的過去,或許愛麗絲會理解,王琇晴現在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模樣。

在做這件事情之前,李東妮考慮了很久。

這件事情是夢達公司的秘密,從來沒有人再提起過。

那是夢達公司對王琇晴的虧欠,沒錯,是夢達讓王琇晴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李東妮已經收到鮑伯轉達的最後通牒,如果愛麗絲也離開了,那麼,夢達會立刻將王琇晴開除。

不!不可以這樣!如果真的這樣子,李東妮無法原諒自己,更無法原諒夢達。

「也許,我眼前那麼特別的女孩,她會願意幫我,不,是幫助琇晴。」

經過短暫的沉默,李東妮打定主意,她從棕色的大包包裏拿出皮夾,她翻開皮夾,從裏面拿出一張照片。

李東妮將照片拿在手心,「這是夢達公司以前的行銷主管,王琇晴。」她在以前這兩個字上面加重了語氣。

「妳跟菲利普很熟,我猜,也許他跟妳提過,王琇晴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吶!這是她以前的樣子。」李東妮將手上的照片遞給了愛麗絲,而愛麗絲心不甘情不願的接了過來。

愛麗絲心裏頭在猜,李東妮選在假日,而且又約在外頭的餐廳,也許是因為公司內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不方便在公司裏講。

但是愛麗絲心裏並不明白,王琇晴的事情,現在跟我有什麼關係?而且又是在這麼寒冷的冬天裏,8度耶!愛麗絲嘟起了嘴,在這種溫度冒著寒風細雨出門,不是去看電影或是吃火鍋,更不是跟朋友去唱歌,竟然是為了這個女人!

想到這裏,愛麗絲不由得氣了起來。在這段試用期內,王協理有幫到自己任何一點忙嗎?或者說,王協理有試著要教愛麗絲任何一點兒東西嗎?沒有!愛麗絲可以堅決的說,一點一毫都沒有!

一點兒也沒錯,所有的事情都是愛麗絲一手打理的,她不但要對外應付亞榕補習班裏,那個可惡至極的陳總監,愛麗絲還必須時時刻刻提心吊膽,因為王協理總是像個神經病一樣,三不五時的,沒有理由的找她麻煩。

愛麗絲愈想愈生氣,恨不得把手上的照片撕爛,什麼以前的行銷部主管,就算是跟現在不一樣,那又如何?每次愛麗絲一想到王琇晴的嘴臉,想到王琇晴的百般刁難,她就氣得火冒三丈。

愛麗絲按奈住心中的怨氣,她低頭看了一眼照片,遲疑了一下。

這是一張3乘5大小的照片,它平鋪在愛麗絲的眼前,照片看起來有些舊,但是還不至於偏黃或是褪色。

照片裏有一個女人,她的輪廓看起來跟王琇晴很像,但是不一樣的是,照片裏的女人笑得好開心,笑得好燦爛。

這個女人穿著一件褐色的寬鬆毛衣,下半身穿著寶藍色的牛仔褲,腳上套著毛靴,看起來是冬季的衣服穿著,那麼,這張照片在拍的時候,應該也是在冬天吧?

照片中的女人有著豐厚的嘴唇,還有著充滿著自信的眼神,當時拍照的角度也許是偏了少許,但是看得出來,王琇晴的眼睛裏閃著水汪汪的光芒,這樣的笑容帶給了愛麗絲太多太多的迷惑。

照片裏的王琇晴看起來臉頰有點豐潤,眼神看起來有些迷人,愛麗絲覺得很不可思議,這好像不是她認識的王琇晴。

這是她嗎?這不可能是王協理吧……..

愛麗絲放下了照片,皺起了眉頭。愛麗絲心想,王琇晴有笑過嗎?好像只有在面試的那一次,當愛麗絲向王琇晴說,自己是陳定國教授介紹來的,那天她有堆起了笑容。

但是,那次的笑容很假,跟照片裏的笑容差了十萬八千里!照片裏看起來像是一個很有自信,而且很幸福的女人。

的確很難想像,同一個人會差那麼多。

李東妮看到愛麗絲皺起了眉頭,她躊躇了一下子,她決定要告訴愛麗絲一些,關於王琇晴不為人知的事情。

「我是想跟妳解釋,琇晴會變成這樣子的原因。」

愛麗絲拿著照片,她的眼裏充滿了問號。

愛麗絲喜歡一個人塗鴉亂畫,她曾經試著幫王琇晴畫過素描,不過,不曉得是不是心理因素作用,畫到後來,王琇晴不是變成怪獸,就是變成巫婆。

但是在照片裏的王琇晴,卻像是一個仙女一樣。

如果讓照片中的女人穿上仙女的衣服,拿著水晶的魔法棒,愛麗絲絕對不會懷疑這個女人不會魔法。

愛麗絲現在很好奇,王琇晴從仙女變成巫婆的過程,難道她被巫師下了咒語了嗎?

「妳一定會覺得很奇怪,琇晴做事的方法很難讓人接受,她脾氣不好,又歇斯底里,但是公司卻一直容忍她,而且其他資深的同事也都對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李東妮一邊說,一邊雙手拿起了杯子,她優雅而緩慢地喝了一口熱咖啡,當她放下杯子的那一刻,愛麗絲瞧見,李東妮的眼眶泛著些許的淚光。

「琇晴從公司建立的時候就在這裏上班,她是公司裏相當資深的員工,說她是開國元老,一點兒也不為過。」李東妮努力想讓自己的思緒靜下來,因為她心裏明白,這個故事對她來說,像是一個傷疤一樣,無論是說出口的人,或是聽的人,心裏應該都不好過。

「6年前,公司遇到全球空前的經濟危機,那一次的災難來得太快,我必須承認,公司在資金的調度上,根本措手不及,坦白說,當時公司隨時都有可能倒閉,幸好當時有好幾位員工認購公司股票,大規模的收購了公司的股本,其中,琇晴她抵押了房子,向銀行借貸了一大筆錢,幫公司渡過難關。」李東妮說到這裏,突然鼻頭一酸,她無法忍住眼淚,突然間,豆大的淚珠掉了下來。

愛麗絲連忙遞上面紙,但是李東妮剛才這段沒說完的話,對愛麗絲來說,感覺更奇怪了。

這樣說起來,王琇晴也算是公司的大股東吧?

所以她出了很多錢,於是,公司就不敢對王琇晴怎麼樣,是這樣的吧?

愛麗絲腦海中,突然冒出「買官」這一個詞。

愛麗絲還在想像,王琇晴戴上烏紗帽,穿著官服,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樣子。

嗯,李東妮這樣解釋就說得通了,王琇晴就好像古代有錢的員外,她想要當官,所以就進貢一筆金銀財寶,把一箱一箱的黃金送給了黃帝,於是,王琇晴就當上協理這個官了。

愛麗絲心想,難道李東妮是要我不要得罪王琇晴嗎?不對啊?剛才李東妮說,公司要把王琇晴開除,這真的太奇怪了,既然王琇晴是股東,又出了一大筆錢,夢達幹嘛要把王琇晴開除呢?

李東妮接過愛麗絲遞來的面紙,她小心翼翼的拭去眼淚,「我的立場很矛盾,因為站在公司的角度,我當然很高興,因為這樣子公司可以度過難關,這樣公司就不會倒閉,但是站在琇晴朋友的立場,我覺得她真的太亂來了,怎麼可以像是下賭注一樣,把這麼一大筆錢全部都投資在公司上。」

「我曾經私底下找過琇晴,我希望她多考慮一下,因為那筆錢不是小數目,況且公司能不能度過難關,老實說,當時我真的沒有把握…..」李東妮的聲音有些哽咽,愛麗絲必須仔細的聽才能聽得清楚。

「妳知道琇晴她怎麼回答我的嗎?她說,她對夢達充滿了自信,她相信夢達一定會幫她賺一大筆錢……..這個傻女人,當時我真的應該要阻止她的。」

愛麗絲看著李東妮的手,李東妮緊緊捏著一團面紙,眼淚一滴一滴的滴在手掌上。

「那兩年,夢達經營得相當辛苦,琇晴更是拼命加班,像是一個女超人一樣,她拼了命想讓夢達趕快度過危機,但是很慘的是,那些日子,我們的業績一直很難看…….」

突然間,李東妮的眼淚,好像小河一樣,開始流個不停。

李東妮的啜泣聲愈來愈大,愛麗絲心想,如果不安慰李東妮的話,她一定會嚎啕大哭的,但是愛麗絲根本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情。

愛麗絲有點慌亂,她顧不得鄰座好奇的眼光,她一連抓了好幾張面紙,遞到李東妮手上。「東妮,妳別難過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愛麗絲沒想到,李東妮突然伏在桌上大哭,愛麗絲真的嚇了一大跳。

愛麗絲只能從李東妮的哭泣聲聽到,斷斷續續的幾句話。

「她本來真的是一個好女孩,是夢達害她的……」,「那是我們虧欠她的…..」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m961207
  • 我....
    決定了
    萊大慢慢寫嘿...
    等你寫完我再一口氣給他看完.....
    這樣比較過癮..................
  • 我完全能夠了解妳的感受
    就好像我租漫畫一樣,總是會問老闆,結局出了嗎?
    然後一口氣把一長串漫畫提回家

    萊行樂 於 2010/01/16 16:11 回覆

  • m961207
  • 我很少看漫畫
    不過第一本開始就踩到雷
    到現在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出完的超級大鉅作
    尼羅河女兒
    也不知道看到哪裡了
    反正就是等出完
    再從頭到尾看一次好了
    劇情應該已經忘的差不多了>"<
  • 那本漫畫應該是穿越題材的先鋒吧!
    記得畫風好像很華麗

    我也很怕隔很久才出的漫畫
    所以我也是指定看已經有結局的XD

    萊行樂 於 2010/01/17 21: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