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伯坐在會議桌的最內側,他距離愛麗絲最遠。

他看看彼德,又看著菲利普,他也伸手拿了一個桌面上的物品,擺在自己前面。

這是一個玩具人偶,用現在年輕人的說法,這是一個公仔,這個公仔裝在一個射出成模的透明塑膠硬殼內,裏面還墊著一張圓角矩形的厚紙版,上面印著夢達公司的Logo。

是的,鮑伯想起來了。

這是好久好久以前,夢達公司所製作的總統公仔。

消費者熱愛政治人物的程度,並不輸給熱愛明星或是運動明星的程度,這是夢達公司分析的結果。


於是,每隔4年,每一屆總統選舉,夢達公司都會製作當年度的總統玩具,搭配各式各樣的促銷活動。

鮑伯從左手邊抽了一張面紙,他擦了擦這個公仔的外層包裝,因為這個公仔的外包裝上佈滿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這是多久以前的公仔?八年前,九年前?不,彷彿更久以前。

鮑伯抓一抓自己的頭髮,他已經愈來愈不了解現在年輕人的創意與想法了,每次看到企劃書上面寫著動漫,宅男,甚至是正妹的名詞,對他來說,這些根本是另一種專業術語。

我真的真的是老了,鮑伯在心裏這樣告訴自己,他看到手上的這個公仔,並沒有任何特別的情感,選舉過後,激情過去,這些公仔,就像是垃圾一樣,成箱成堆的塞在公司各層樓的倉庫裏,這真的能夠用來付帳單嗎?鮑伯心中充滿了懷疑。

愛麗絲看出鮑伯滿腹的疑惑,但是她很確信,彼德以及菲利普,甚至是蘇菲亞, 他們一定都明白其中的道理。

「愛麗絲,這不是好幾年前,公司做的總統公仔嗎?這是幾年前的事啦!這上面雕刻的總統是誰呀?恐怕現在的國中生都不認得這個人啊!」鮑伯將手上的公仔重新擺回桌面上,「這東西能用來應付亞榕的帳單嗎?」

愛麗絲朝著鮑伯微笑著,「當然可以!鮑伯,請您看一下,您手邊的公仔,它上面有售價標籤,以及產品條碼。」

鮑伯依照愛麗絲所說的,他又重新將公仔拿到自己眼前,他仔細一看,上面寫著259元,鮑伯心想,這東西做得有些粗糙,相對於售價來說,並不便宜,鮑伯不禁回想,當初是哪個利害的傢伙,敢訂出這樣的好價錢。

「這個公仔,一個是台幣259元,我初步的計算過,一個大紙箱內將近有500多個公仔,而在倉庫裏頭,一共有5箱這個東西,這樣換算起來,大約是64萬元左右。」愛麗絲將雙手放在大會議桌的桌面上,她興奮的說,「我打算用這5箱東西,跟亞榕做等值交換!」

愛麗絲話才說完,彼德跟菲利普馬上拍手,鼓掌叫好。

「愛麗絲,真有妳的!」業務部的彼德一邊鼓掌,一邊大笑,似乎笑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但是坐在彼德對面的王協理並不這麼認為,她眉頭一皺,反問愛麗絲,「如果亞榕的陳總監她不肯收呢?」

愛麗絲氣定神閒的說,「陳總監收不收不要緊,因為我們在辦活動前,並沒有跟亞榕簽訂任何的白紙黑字,也就是說,在這次合作當中,並沒有規定我們一定要用現金來付講師的費用。」

「漂亮!」彼德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

愛麗絲用感謝的眼神看著菲利普,如果不是菲利普早在2個多月前提醒她,她現在一定是哭得不成人形。

法務部的蘇菲亞轉向鮑伯,她企圖要化解鮑伯的疑慮,「愛麗絲說得一點兒也沒錯,亞榕在這件事情的處理上,有很多疏失,站在法律的角度,即使我們不付任何一毛錢給亞榕,就算亞榕要告我們,我都有把握公司能打贏官司,唯一我擔心的只是媒體的負面報導,但是眼前的這個貨品,它有料號,有市場價格,我們可以出貨給亞榕,當作善意的回覆。」

鮑伯點點頭,他逐漸懂了。

彼德拉了拉肚子外圍的腰帶,坐在會議室裏總會讓他覺得很擁擠,尤其是他龐大的身軀要塞在小小的座椅上。

「眼前的這個公仔,真的是屬於有行無市的東西,它有價格,但是沒有市場,如果有的話,應該是這位前前總統的擁戴者。」彼德坐直身體,他轉頭向鮑伯笑著說,「如果我是亞榕的陳總監,我收到5箱這樣的東西,我可能會把它們拿去燒掉,因為這東西根本無法轉賣出去,而且還佔空間,我一定會氣得吐血,氣得瘋掉。」

彼德轉向愛麗絲,他比了一個大姆指的手勢,「愛麗絲,看不出來妳是個狠角色,好在我跟妳是同一家公司的。」

愛麗絲聽到這句話,開心的張嘴大笑。

突然間,王協理中斷了愛麗絲開心的氣氛。

「那麼,愛麗絲妳有備案嗎?」王協理瞪著愛麗絲,她的表情像是在生氣,又有一點像是在奸笑,在四目交接的剎那間,愛麗絲身上泛起了雞皮疙瘩。

「剛才蘇菲亞也說了,法律上根本沒問題,問題是媒體會怎麼樣看這件事,妳覺得陳總監收到這樣的貨物,她會很高興嗎?到頭來賠上的還不是公司的形象!虧妳還弄得熱熱鬧鬧的,不曉得的人還以為妳在這裏辦耶誕活動呢!」

妳有收對方的好處吧?妳是夢達的員工?還是亞榕的員工?為什麼妳凡事都替亞榕設想,卻不為夢達,也不為公司的行銷部門設想呢?這些都是愛麗絲心裏面想要對王協理說的話,但是愛麗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什麼也沒說。

「王協理,妳不應該這樣說,」鮑伯制止了王協理,「我想,在會議室裏的每個人應該都很清楚,愛麗絲是一個負責任而又聰明的新人,處理亞榕這件事情,說實在的,並不容易。」

鮑伯舉了一個手勢,他讓愛麗絲繼續說下去。

愛麗絲瞠著大眼睛,她向鮑伯點點頭,「謝謝鮑伯,現在呢,我想要回答王協理剛剛所問的問題。」

愛麗絲拿起了一張A4大小的文件,「這是我即將要發給媒體的公關稿,我想要先下手為強,在寄出貨品的同時,我要讓這次參加活動的媒體都一致認為,夢達跟亞榕對於這次的活動十分的滿意,雙方都很開心。」

聽到這裏,鮑伯十分讚賞,他不住的點頭。

「喔!還沒完,」愛麗絲停頓了一下子,「我在辦活動的時候,我發現亞榕補習班派出的講師根本就是他們公司聘任的講師,陳總監向我們索取講師費用,等於是要讓我們夢達去付亞榕補習班的員工薪水!」

「真是太離譜了!」李東妮掩著嘴驚呼。


「但是亞榕補習班並沒有執行大部份的任務,有很多工作是由我代為處理,」愛麗絲又拿起另一張A4的紙張,「因此,我選擇以牙還牙,我花了一些時間,做了一份同樣的請款單,這裏有我出差的時數,還有我在活動現場的照片,我估計了一下,大約是102萬,我可以去掉零頭,算陳總監100萬元就好了。」

鮑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彼德更是呵呵大笑,而菲利普在一旁不停的拍著自己的胸口,因為他笑得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什麼以牙還牙,妳以為公司是妳的,妳愛做什麼就做什麼…..」王協理企圖要駁斥愛麗絲,但是她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被彼德誇張的笑聲淹沒。

「所以…….妳會寄這5箱好東西給陳總監,外加這筆100萬的帳單?」鮑伯抿著嘴,他看著愛麗絲心想,這個新人真的太有趣了。

愛麗絲用力的點點頭。

愛麗絲心裏頭想著,如果不是王協理今天上午在公司對著她胡鬧,她原本是想要好好地磨一下陳總監,讓她等上1個半月,或是2個月,不過,這樣也好,愛麗絲還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趕著去做,她也想盡快跟陳總監做個了斷,以免夜長夢多。

「好!那就這樣子辦!我們各部門的主管,一定要協助愛麗絲,好好地修理一下亞榕補習班!」鮑伯站了起來,他做了簡短的結論。

除了王協理之外,其它人都是一陣歡呼。

在歡呼聲之後,鮑伯交待李東妮,「還有,東妮,我要妳將亞榕補習班,列入不忠誠的企業名單,並且整理成一個個案給我,未來在各個部門教育訓練的時候,這是一個很好的教材。」

「是的,鮑伯,」李東妮翻開隨身筆記,她記下了這項工作,「的確,這真是一個活生生的教材,對我們來說都是。」

會議很順利的結束了,每個人都站了起來,準備要離開會議室,彼德跟菲利普都向愛麗絲比了一個大姆指。

當鮑伯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再度轉頭向李東妮說,「東妮,接下來的傑出新人獎,我要看到愛麗絲在名單裏面!」

「是的,鮑伯,」李東妮一邊記下這件事,一邊回頭對愛麗絲微笑著。

鮑伯說完話之後,他對愛麗絲點點頭,「做得真好!愛麗絲。」


愛麗絲心裏頭開心得不得了,她衷心的盼望,陳總監能儘早收到這5箱公仔,還有自己仔細核對過的帳單。


X  X  X  X  X  X  X  X  X

連續2個多星期的寒流,今天難得出現了溫暖的陽光。

鮑伯與李東妮走在公司的大廳角落,他看著落地窗,看著窗外的陽光。「東妮,妳有沒有發現,我們公司好像很久都沒有這麼………」

「熱情?團結?」李東妮走向落地窗前,她做了一個深呼吸,這個陽光真的太難得了。

「是呀!真是令人懷念…….」鮑伯嘆了一口氣,「上班不就是應該要這個樣子嗎?腦力激盪,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努力奮鬥……」

李東妮瞇著眼睛並不答話,她伸展了雙臂,正在享受這難得的陽光。

「喔,對了,東妮,我想跟妳談一下王琇晴協理的事情。」鮑伯轉過身來,「妳應該很清楚,她已經違反陳定國教授的4不原則了。」

「沒錯,當初我們5位高級主管都一致同意,遵守陳定國教授訂下的4不原則,包括;不損害客戶權益,不損害公司權益,不觸犯法律,以及,不得戕害員工身心」李東妮放下雙手,張開雙眼,嘆了一口氣,「在符合這4不原則的情況下,我們都同意,公司不會開除王琇晴協理。」

鮑伯搖頭嘆息,「每年我們5位高階主管,都要針對王琇晴協理是否能夠繼續待在公司,進行公開投票,妳每一次都是關鍵票,而且妳每一次都支持她,但是這一次,妳不應該再幫她了。」

李東妮雙手交叉,她紅著眼眶,不發一語。

「我知道妳一直想幫助王協理,而且妳也做到了,我們都很清楚,她是夢達公司的開國元老,她是公司的創業功臣,但是,她的不幸並不是公司造成的,夢達並沒有虧欠她什麼……」

東妮紅著雙眼,她搖著頭說,「不!不!鮑伯,我不同意你說的話,你不是女人,你不會了解王協理的。」

「王協理的不幸也許不是公司造成的,但是難道公司沒有一丁點兒責任嗎?」李東妮的眼淚像滾動的水晶一般,不住的往下掉。「她把婚姻,家庭,還有健康,全都賠給了公司,我相信你比誰都清楚。」

鮑伯將手帕遞給李東妮,「東妮,我不是一個勢利的人,否則我也不會支持陳定國教授為王協理訂下的4不原則,但是請妳也思考一個問題,公司對王協理負責,難道公司就不必對新人負責嗎?王協理以前是一個傑出的主管,一位能幹的女性,這點我從來都沒有否認過,但是現在呢?妳看看她的部門,從前年的年底,行銷部門來了多少人?又走了多少人?這難道不是公司在對她補償嗎?問題是,被她打壓的那些新人,他們難道該死嗎?她傷害了公司的權益,戕害了這些員工,妳還要袒護她嗎?」

「鮑伯,我知道你是一位重情重義的主管,我也很高興你願意忍受王協理那麼久,而且你每年都必須忍受我投下反對票,」李東妮用手帕擦了擦眼淚,「你剛才說的話沒有錯,愛麗絲是一個很特別的人,她有衝勁,有熱情,有我們當初創業時的熱忱,如果公司失去她,那麼我們的損失就太大了。」

「但是妳也能清楚的感覺到,這個新人也快待不下去了,我們要怎麼留住她?當愛麗絲試用期滿的時候,她就會跟其他新人一樣,不是想要調去別的部門,要不然就是到別的公司面試,我們公司的行銷部門一直在空轉,但是成本從來沒有減少過。」鮑伯將手伸到胸口,他從外套裏掏出一封信,他手裏拿著這封信,對著李東妮說,「陳教授當初交給我一封感謝信,他告訴我,只要王協理違反4不原則,我可以隨時將王協理開除,同時,我也會將陳教授的感謝信轉交到她手上。」

李東妮紅著眼,她許久說不出話來。

過了良久,李東妮哽咽的說,「鮑伯,這件事情沒法子再商量嗎?」

鮑伯雙手交叉,他看著天空發呆。

鮑伯終於轉過頭來,他看著李東妮,「不如這樣吧!如果這次愛麗絲選擇留下來,我就收回陳教授的感謝信,但是妳必須要為夢達留住有創意,有幹勁的愛麗絲,如果愛麗絲像別的新人一樣,被折磨得毫無生氣,我向妳保證,我會親自開除王協理!」

X  X  X  X  X  X  X  X  X

星期六的上午,愛麗絲坐在一家漢堡店的2樓,那是靠近窗戶的位置,愛麗絲特別挑選的,因為在冬天裏,晒到陽光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李東妮坐在愛麗絲的對面,她脫下了白色的羽絨外套,並且把包包放到一邊。

「哈囉,愛麗絲,不好意思,我選在星期假日約妳出來。」李東妮讓自己坐得更直一些。

「我聽說妳要約在今天,我以為是自己聽錯了,」愛麗絲也脫下紅色外套,放在椅子後背上。

「嗯,今天我想找妳聊一聊,關於試用期滿的事情…..」李東妮不由自主的將頭低了一些些,她乾咳了一聲,因為接下來有些事情,她很難啟齒。

愛麗絲喔的一聲,然後往後靠在椅背上,「東妮,我很開心是您找我聊這件事情,不過,我已經決定,我要離開夢達了。」

「啊!」雖然這是意料當中的事,但是李東妮還是覺得有些無法接受,但是李東妮仔細想想,難以接受的是我,還是愛麗絲?

誰都看得出來,愛麗絲受了多少委屈。

愛麗絲的意願是那麼的直接,這樣子很明白,夢達公司即將失去一位有潛力的新人,依照鮑伯的條件,夢達也將失去一位行銷部門的主管。

服務生送上餐點,愛麗絲跟李東妮正要開始面對沉默。

「是王協理的原因,對吧?」李東妮拿起了咖啡杯,她看著愛麗絲,愛麗絲點點頭,臉上沒有特別的表情。

「我可以跟妳談一談王協理嗎?」李東妮放下了杯子。

愛麗絲聳聳肩,因為這一切已經跟自己沒什麼關係了。愛麗絲已經學得夠多,也已經忍得夠久了。

愛麗絲心裏頭很清楚,也許現在找工作並不容易,但是待在王協理手底下,自己早晚會瘋掉,如果要把自己弄瘋,為何我還要刻意上班把自己搞瘋呢?

「愛麗絲,我需要妳的幫忙,幫我留住王協理,」李東妮將手放在愛麗絲手上,「如果妳不幫忙,王協理就會馬上被開除的。」

愛麗絲以為自己聽錯了,她試著再重複一次李東妮說的話。「要我幫忙留住王協理,否則公司要開除她?」

李東妮點點頭。

愛麗絲轉了轉眼珠,她歪著頭說,「東妮,妳瘋了嗎?」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unrealwhisper
  • 今晚一口氣看完了*很好看^^
    只是...下一集何時會出呢??
    期待*
  • 我想....應該會是在冬季

    快了,快了

    我總是這麼說...

    萊行樂 於 2010/01/03 14:16 回覆

  • unrealwhisper
  • 那麼*
    這是第幾個冬季呢?><
  • The last...

    萊行樂 於 2010/01/03 19:30 回覆

  • dijsyseo
  • 王協理為什麼那麼壞?
    她以前發生了什麼事呢?

    期待你的新作ing
  • 抱歉讓您久等了!
    她以前發生的事可多著呢...

    萊行樂 於 2010/01/12 20: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