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等這份帳單很久了?」李東妮穿著一身深灰色的套裝,她的擔心就像身上穿的顏色一樣,憂心的氣氛向愛麗絲暈染開來,「愛麗絲,妳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嗎?妳之前並沒有向王協理申請這一筆款項,所以公司是不可能會支付的,妳知道嗎?」

愛麗絲聽到這句話,心裏頭突然覺得有一股悸動。

在這兩個多月的時間裏,愛麗絲一個人東奔西走,雖然業務部的彼德有時會派一位工讀生幫忙她,但是都只限於北部,行銷部門的主管王協理,對於愛麗絲根本不聞不問,愛麗絲有時會有一種懷疑,會不會連我出了意外,甚至失蹤好幾天,王協理也不曉得?

愛麗絲只知道公司裏,只有兩個人對她好,一位是李東妮,一位是菲利普。

但是菲利普怎麼樣了呢?老實說,愛麗絲並不知道。這兩個月來,愛麗絲一踏進公司之後,幾乎就是立刻準備好大包小包的宣傳海報、贈品,然後一個人背著背包,提著行李,搭車前往高鐵車站。

有時,愛麗絲會在高鐵的座位上哭,她覺得工作很孤單,她覺得上班很不好玩,她想要有很多同事,可以陪著她一起工作,一起聊天說地。

偏偏夢達的行銷部門,只有王協理跟愛麗絲兩個人。

偏偏王協理是愛麗絲最痛恨的人,在這個公司裏,不,是在這個地球上。

愛麗絲有時會想,假如自己是在業務部,行政部,甚至是網路部,那該有多好?


至少他們比較正常,不會像愛麗絲一樣,總是自己一個人吃午餐。


搭高鐵的好處是可以比較快就到達目的地,但是它也有它的壞處。

高鐵上面的人來來去去,總會發現愛麗絲在哭。

後來愛麗絲想到一個好法子,她在出差的時候,她選擇搭高鐵到目的地,然後搭客運的巴士回公司。

這樣她就可以早點到達活動的會場,等到活動結束之後,她可以躺在客運巴士的座椅上,她可以哭得很痛快。

她總是選擇巴士最後面的位置,那彷彿是愛麗絲專屬的包廂。

只要按下座椅上的按鈕,愛麗絲就可以輕鬆的躺著。

愛麗絲習慣將那粉紅色或是繡得很噁心的窗簾拉上,這樣好像是一個自己的房間。

有時愛麗絲會在鬆軟的座位上聽著音樂,有時她會在鵝黃色的燈光下掉眼淚。

隨著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愛麗絲自己並沒有發現,她掉眼淚的時間已經愈來愈少。


當愛麗絲回到公司,幾乎都是晚上的9、10點。

她總是拖著疲憊的身體,一個人將公司的電子鎖給設定好,因為這段時間,她是最後一個離開辦公室的。

她已經忘記了跟菲利普的午餐約會,她已經很久沒有在公司附近吃午餐,愛麗絲記得她上次跟菲利普講電話,應該是菲利普要請一段長假。

從此之後,愛麗絲沒有機會可以跟菲利普碰上一面,或者是聊幾句話。

愛麗絲記得,上次她急著要找菲利普,就是要詢問一份很有可能會出現的帳單。


說巧不巧,那份帳單現在正好擱在自己的掌心,而且更巧的是,帳單上的金額也剛好是50萬元,跟菲利普之前遇到的帳單一樣。

愛麗絲抬起頭來,她看著她最信任的李東妮,「東妮,謝謝妳的提醒,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該怎麼做。」

李東妮愣了一下,她看著愛麗絲,她發現愛麗絲的變化很大,這兩個月來,愛麗已經不像之前一樣,動不動就驚慌失措,也不像是一個迷糊的小女孩了。

李東妮沒有答話,但是她很後悔這樣做。因為沒隔幾秒鐘,李東妮身旁的王協理卻搶著回應。

「妳知道該怎麼做?妳該不會收對方的好處吧?」王協理的話就像是冬天裏的芒草,劃過愛麗絲的心上,這句話割開了一道傷口,而且又帶著毫無人性,凜冽的冰冷。

「王協理!」李東妮瞪了王協理一眼,但是她知道,王協理說的話就像是一支箭一樣,射向愛麗絲的心窩,李東妮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沒有辦法阻擋這支冷箭,李東妮知道,王協理射出去的箭是收不回來的,否則王協理手底下的那些人,那些傑出的員工,不會一個接著一個離開公司。

 
令李東妮感到詫異的是,愛麗絲聽到王協理這句惡毒的話,愛麗絲竟然沒有掉眼淚。

 
也許愛麗絲應該要掉眼淚的,因為她聽過太多次王協理的冷言冷語。

李東妮的心裏充滿了無力感,因為她知道,對剛剛踏進社會的愛麗絲來說,在王協理手底下工作,就像是光著腳踏穿越炙熱的沙漠,而這片沙漠上不僅僅只有黃沙,還佈滿了銳利的玻璃碎片,以及生鏽的鐵釘。

李東妮並不知道,這2個月來,愛麗絲學會了獨立,學會自己照顧自己,也學會習慣公司裏的冷漠,尤其是王協理的態度。


「王協理,如果您是我的話,您會收對方的好處嗎?」愛麗絲站了起來,她看著王協理,語調緩慢,冷靜而又堅強。

王協理愣住了,這不像是她印象中的愛麗絲啊!

就她以往的經驗,愛麗絲是個逆來順受的菜鳥,她是個任人宰割的傻女孩,聽了幾句話,她不是掉眼淚,哭得稀里巴啦的,要不然就是紅著眼,悶不吭聲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突然間,王協理有些結巴,「當…..當然不會啊!我是行銷部的主管,我怎麼可能收對方的好處…….」


「王協理,我敢跟您發誓,如果我是行銷部的主管,我絕對不會說出剛才您說的那句話。」愛麗絲冷冷的笑著,「我是認真的。」。

突然間,李東妮覺得好氣又好笑,她氣自己沒有辦法能制止王協理,她覺得好笑的是,愛麗絲說得很有道理。

「OK!那麼,這筆帳單妳就自己好好處理,我不會簽字的!」王協理覺得自己受到愛麗絲的羞辱,她轉而變成了忿怒,她現在等於是在給愛麗絲下馬威,她要讓愛麗絲知道,到時候這筆帳單,沒有人會願意幫助愛麗絲,就算愛麗絲哭著求她,她也不會同意簽字。

王協理怒不可遏的走到自己的坐位,她用力地將包包摔在桌上,發出了一聲巨響,她唯恐別人不曉得,她現在正在氣頭上。

 
李東妮知道現在的氣氛很僵,但是她必須要把事情搞清楚,這份帳單究竟是為了那一項的支出?當初又有誰經手這件事?

「愛麗絲,我問妳,像這樣子的合作案,有那麼一大筆費用,當初不是應該要簽訂合約或是MOU之類的嗎?為何我對這個案子完全沒有印象呢?」李東妮將手放在愛麗絲的肩膀上,她側身過去,用身體擋住了後面的王協理。

是的,這種事情應該要白紙黑字寫清楚的,愛麗絲早在一開始就這麼跟王協理說的,結果怎麼樣呢?王協理像個瘋子一樣,把愛麗罵得體無完膚,之前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偏袒亞榕的陳總監,現在陳總監露出真面目了,而王協理卻選擇躲在自己的座位上,把所有的責任都丟給愛麗絲。

愛麗絲還沒應答,王協理的咆哮聲從後方傳來。


「這是愛麗絲的案子,李東妮妳別管!讓愛麗絲一個人負責!」王協理氣得漲紅了臉,她必須要很生氣,而且她必須要打斷愛麗絲的話,否則愛麗絲就會告訴李東妮,這一切都是王協理所造成的。

 
王協理心想,公司起用這些新人,她真的是受夠了。

一個簡單的案子,可以惹出那麼多風波來。

王協理心中實在不明白,公司為什麼不多花一點錢,找一些有經驗的傢伙來呢?

 
愛麗絲對於王協理的反應,她只是搖頭苦笑。

愛麗絲對李東妮聳聳肩,再度的坐了下來。

「東妮,您放心,這份帳單還有2個多月,不是嗎?」愛麗絲笑得很慧黠,她似乎早就已經擬好了策略在等,但是愛麗絲感覺得出來,李東妮還是不放心。

李東妮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這件事情如果處理不好,損失的不是只有50萬元而已。


不過,愛麗絲真的是胸有成竹,因為她在倉庫裏找到了好幾箱的東西,而那些東西,鐵定可以用來對付陳總監的帳單。

 

X  X  X  X  X  X  X  X  X

 

今天上午,愛麗絲的手機響起,她看了手機上顯示的來電號碼,這又是亞榕補習班的陳總監打來的。

愛麗絲覺得有些驚訝,她驚訝的是,陳總監的無恥已經突破了人類的界線。

在這兩個月的期間,陳總監這個女人,總是透過王協理,不斷地將事情丟給愛麗絲,一下子叫愛麗絲去處理這個,一下子叫愛麗絲去處理那個,而這些工作,原本都是亞榕補習班必須要做的。

活動開始舉辦的時間就更誇張了,每當遇到亞榕補習班那邊出了狀況,愛麗絲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陳總監,不,應該說是亞榕補習班的每一個人,都把事情推來推去。

陳總監不曾回電話給愛麗絲過,她總是高高在上,躲在王協理的後面,像一個藏鏡人一樣,而她現在主動打電話給愛麗絲,可想而知,她現在是要提醒愛麗絲,關於那份帳單的事情。

愛麗絲看著手機上的未接來電,陳總監打了5通電話過來,看起來陳總監很著急。

「是啊!妳也會覺得著急?」愛麗絲心裏覺得很痛快,有種復仇的快感湧了上來,不過,這還沒完,愛麗絲要讓陳總監記住,她是怎麼傷害夢達,又是怎麼樣故意刁難愛麗絲。

 
「愛麗絲!亞榕的陳總監找妳,妳馬上回電話給她!」愛麗絲走過長廊,迎面走過來的王協理吆喝著她。

「我知道了,我等一下回電給她。」愛麗絲吐了吐舌頭,她覺得今天的運氣不太好,一踏進公司就跟王協理碰上了。

「不要等一下,馬上!我到妳座位上看著妳打電話!」王協理她把嗓門刻意拉大,她故意大吼,要讓愛麗絲難堪。

「王協理,還是請妳打好了,我先去忙帳單的事。」愛麗絲轉頭過去,她不想跟王協理四目對望。

愛麗絲知道王協理這下子一定怒火中燒,她曉得王協理絕對不會這樣善罷甘休的。

但是愛麗絲已經受夠了,她壓根不想跟這樣一位神經病的主管待在一起。


「愛麗絲!」王協理失聲大吼,這下子旁邊有許多同事都停下了腳步,有些人還特地站了起來,像是看熱鬧一樣。

「怎麼了!一大早在公司大呼小叫的,好好的說不行嗎?」鮑伯走向王協理,如果他再晚幾分鐘,也許王協理就會撲向愛麗絲,搞不好她還會咬住愛麗絲的脖子。

「鮑伯,亞榕補習班一早就打了好幾通電話,要催我們付那筆帳單,我叫愛麗絲去處理,誰知道她拖拖拉拉的…..」王協理搶上鮑伯的跟前,她用細瘦的手指不斷地指著愛麗絲,張牙舞爪的,就像是要把愛麗絲給刺死一樣。

「我沒有拖拖拉拉的,我正要去處理這份帳單的事情。」愛麗絲看著鮑伯,她希望鮑伯能夠了解自己,除此之外,她還由衷的希望鮑伯可以早日把王協理開除。

 
鮑伯沉默了幾秒,其實他正在回想,眼前的這一個新人叫做什麼名字。


「喔!愛麗絲,」鮑伯這下子想起來了。

 
「亞榕的事情我聽說了,活動辦得很成功,我相信妳在公司一定可以做得很好,不過我也聽說他們寄來了一份不清不楚的帳單,我想知道妳會怎麼處理它。」鮑伯一手插入褲子的口袋,他在等愛麗絲的回答。

愛麗絲發現,除了鮑伯之外,還有很多人在等她的答案。

李東妮跟業務部的彼德走了過來,還有許久不見的菲利普,他也站了起來。

「嗯…..這樣好了,鮑伯,請您給我10分鐘,10分鐘之後,我在大會議裏跟您報告,可以嗎?」愛麗絲心想,也該是讓鮑伯知道的時候了,畢竟鮑伯是公司的行銷副總,愛麗絲的計劃,必須要得到鮑伯的同意才行。

「太好了,太好了,」鮑伯一聽到愛麗絲要向自己說明亞榕的事情,高興的神情寫在臉上,「還有誰應該要被邀請的呢?」

 
愛麗絲歪著頭想了一會兒,「王協理,彼德,東妮,以及法務部的蘇菲亞……..嗯…..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邀請行政部的菲利普一起參加。」

菲利普一聽到愛麗絲要邀請自己,連忙揮手拒絕,因為這是行銷部門的事情,他身為行政部的人,參加這個會議似乎有點不妥,鮑伯似乎發現了菲利普的疑慮,他轉頭看著菲利普,向菲利普點點頭,「菲利普,如果你有空的話,不妨來一下會議室吧!也許您可以給我們一些建議。」

鮑伯,王協理,彼德,蘇菲亞已經坐在大會議室裏,而李東妮與菲利普也接著進來。

 
「蘇菲亞,不好意思,要麻煩妳一趟。」鮑伯對著身旁的蘇菲亞稱謝,因為現在正是年底,法務部裏面的文件幾乎要滿到走廊上。

「別客氣,鮑伯,我有聽到傳聞,說亞榕如果沒收到這筆款,她們就打算告我們公司,身為公司的法務,我有義務要了解這個案子的來龍去脈。」

就在此時,愛麗絲走了進來,她後面跟著一位男同事,幫她抱了一大箱東西。

 
「謝謝你,這箱東西請先放在地上吧!」愛麗絲她幫這位同事拉開了椅子,好讓一整箱的東西可以放在桌底。

這名男同事用手拍拍褲管,他向愛麗絲揮揮手,接著離開會議室,當他把會議室的門關起來之後,愛麗絲開始跟會議室裏的所有人解釋,亞榕補習班是如何不守信用,又是如何坐地起價,亂喊價格。


當愛麗絲一五一十在說明的時候,王協理板著臉,不發一語。

 
「謝謝妳,愛麗絲,經過妳清楚的說明之後,我已經了解了,」法務部門的蘇菲亞拍拍鮑伯的肩膀,「這次我們站得住腳,理虧的是亞榕補習班。」

「沒錯!這種骯髒手法在業界的確有人這樣做,誰是誰非我們應該很清楚。」彼德雙手插在口袋裏,他讓胖胖的身軀往椅子下滑一些,這樣他坐起來格外的輕鬆。

一聽到蘇菲亞跟彼德這麼說,李東妮以及菲利普兩個人終於放心,相視而笑。

 
「喔!是嗎?但是亞榕的陳總監已經警告我們,如果我們不打算付款,她除了告我們之外,還會放消息給媒體,說我們以大吃小,利用亞榕之後還拒絕付錢給他們…….」王協理打破了原本輕鬆的氣氛,她雙手交叉在胸前,冷冷的說道。

「恐怕王協理說的也有道理,在法律上站的住腳是一回事,但是如果對方要影響我們的公司形象,多少會產生不良的影響…….」蘇菲亞看著所有人,點頭苦笑。

「那可要怎麼辦才好…….」鮑伯的語氣透露著擔心。

「怎麼辦?問愛麗絲啊!不是她請我們進會議室的嗎?」王協理把椅子轉向前方,她等著看愛麗絲出糗。

 
出乎王協理的預料,愛麗絲看起來心情十分開心,她低下身去,隨手抓了一把紙箱內的東西,她把這些東西像是糖果一樣,散放在桌上。

「我打算用這箱東西來付這筆帳單,也請彼德跟蘇菲亞看看,我這樣做是否行得通!」愛麗絲的信心滿滿,她的眼睛閃閃發亮。

彼德首先坐直了身體,他看著桌上的東西數秒,接著他發出驚人的狂笑。

「哈!哈!哈!愛麗絲,妳在哪裏找到這個玩意兒的?」彼德伸手在桌面拿了一個物品,他將這個物品放在眼前打量,一邊看還一邊呵呵大笑,「行得通!這絕對行得通!不過愛麗絲呀,妳也太狠了啦!哈!哈!哈!」彼德一直拍打著自己的膝蓋,放聲大笑。

蘇菲亞看著桌面上的東西,也不禁笑了出來,「這樣應該沒問題了……」

 
愛麗絲環顧大家,她又看著菲利普,「這是等值交換,很公平的!」

 
「哈!哈!……」繼彼德之後,菲利普也開心的大笑。

菲利普看著愛麗絲,透露出嘉許的眼神,他心裏在想,愛麗絲終於找到解答了。

 
彼德,菲利普與蘇菲亞一直拍手叫好,但是鮑伯,王協理跟李東妮卻一臉狐疑,他們不曉得愛麗絲究竟是在玩什麼把戲,他們只看到法務部的蘇菲亞邊笑邊搖頭,還向鮑伯比了一個OK的手勢。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iana18
  • 啊?愛麗絲到底拿什麼東西等值交換?好期待後續的發展喔!
  • 拿出來囉!

    萊行樂 於 2009/12/29 13:58 回覆

  • narf
  • 推推推~~

    到底是什麼東西好好奇??

  • 終於出現了~

    萊行樂 於 2009/12/29 13: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