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特.海寧格(Bert Hellinger)是德國的心理治療師,他在歐洲發展出「家族排列法」,打破了很多以往舊的心理學傳統迷思。

所謂的「家族排列法」,就是讓當事人選擇某些代表,以角色扮演的方式,扮演當事人的家族成員,重新推演遇到的問題。

伯特.海寧格認為,家族是一個大於個人的系統,個人的成功不算成功,整體的成功才算是成功。

每一個家族成員都有一個位置,這個位置有所謂的次序。

很多家庭的問題,例如母親與女兒之間的爭執、墮胎、精神分裂、家暴、自殺等,都跟這個序位有關。


為什麼我會提到這位心理學大師?


不是我想寫《心理學家》小說的番外篇。(這次《心理學家》是真的寫完了,不會再改了)


而是我一直想要解決,在生命當中,不能說的問題。

不僅僅是面對問題而已。

面對問題並不困難。(我連產品開發Delay都敢面對了,我還有什麼不敢面對?)

困難的是,要怎麼處理?


我相信在這世界上,能說出口的都不是問題。

不能說的事情才會帶給人們傷害。


而海寧格先生的系統基礎與架構,對我而言,它可以直入問題的核心。

它不是教你吞忍,教你用愛包容之類的。(那種書我也不可能去看)

所以我覺得,他的理論值得參考。


我從幾年前知道,原本我還有一個哥哥。

據說當時家族裏的大人忙於工作,我母親將生命中的第一個男孩交給家族裏的人代為照顧,後來不幸出了意外,這個小男孩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夭折。

從此我父母親離開大家族,而父親那一輩,彼此之間也很少再互相聯絡。


這是一個很大的傷,一個很大的痛。

也許是因為傷得太深,沒有人願意面對。

每個人都帶著這個傷痕,愈想忘掉,愈沒有辦法。


所以說,雖然我是長子,實際上我是次子。

我出生之後,父母幫我取了名字,跟第一個孩子的名字一模一樣。(當然不是叫萊行樂)


我有時在想,也許,我們家族裏,欠這一個孩子一個位子。


當我年少的時候,每當吃飯時,家裏的小孩多拿一雙筷子,或是多拿一個碗。

母親就會氣得破口大罵。

我當時很不能接受,我覺得很歇斯底里。

我當時在想,不過就是多一雙筷子嘛!不過就是多拿一個碗嘛!


是這樣子的嗎?

那個傷有多苦,有多痛?

有人會知道嗎?

我想,只有我的父母心裏頭明白。


有時,我們都想把頭往外望。

離那些痛遠遠的。

可是大腦裏面的記憶系統,那個該死的海馬迴。

英文單字都記不得,電腦參數也忘光光。


偏偏是那些痛啊,怎樣都不會忘。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961207
  • 這個
    好像不是一個能解決的問題
    傷在心口上
    是一輩子的烙印..........
  • 謝謝您的回應

    的確如此~

    可我還是想要去面對~

    萊行樂 於 2009/12/27 19:37 回覆

  • 一個與你一樣痛過的路人
  • 謝謝分享。

    雖然過去不能改變,但我們可以選擇如何面對。

    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