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的一聲。隔著房門,楊威宇聽到家裏大門被關上的聲音。他知道妻子又到朋友家裏去打麻將了。

楊威宇開始回想,他跟妻子上一次說話是在什麼時候。

前天?還是上個星期?甚至更早。

不管了,我有新的東西要試。楊威宇拆開了一個比A4稍大的紙箱。

以往我都在搞一些冰冷的機器,我根本不曉得這個世界是這麼的有趣!楊威宇打開紙箱,從裏面拿出了一台平板電腦,他看著晶亮的螢幕,眼睛為之一亮。

梁泳倫先生勸我學些新東西,這東西算新吧!我連手放在哪都不曉得吶!楊威宇抓了抓頭上灰白的頭髮,面對這些新東西,他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明年就60歲了,也該把一些事情交給廠裏面的年輕人了。楊威宇嘆了一口氣。

其實楊威宇的身體還算硬朗,他還有很多事情想做,但是因為他年輕時不懂事,總是長時間彎著腰在維修機器,幾10年下來,長期壓迫他的大腿神經,現在關節出了一堆毛病。

顯然的,眼前的新玩具讓楊威宇暫時忘記這些不愉快。

聽說這玩意在家裏就可以收信,還可以用來打免費的電話,希望它真的像銷售員說的那麼好!楊威宇像是在探險一樣,小心翼翼的操作著平板電腦。

如果它的面板像工具機的機台就好囉!楊威宇揉了揉眼睛,電腦上的反光讓他的眼睛覺得有些不舒服。

嗯,再安裝上即時通的軟體,就大功告成了。楊威宇將一張說明書拉到自己的眼前,幾乎貼到自己的鼻子。

楊威宇在螢幕上按下通話鍵,平板電腦上傳來「嘟……嘟……」的聲響。

「老闆,您聽得見嗎?」

這是廠裏組長小蔡的聲音。

「聽得見,聽得見,十分清楚。」楊威宇開懷的笑著,他摸了摸這台新玩意兒,再次露出滿足的微笑。

「生產線還好吧!王組長那麼的客戶,明天下午要交件,你可要幫忙他……」楊威宇把頭湊近了平板電腦。

「老闆,您放一百個心,王組長那邊我們都搞定了,生產線的進度符合原訂計劃……」蔡組長開始向楊威宇回報著資料。

「看起來很不錯啊!辛苦你們了!」楊威宇掛斷這通電話,他放下心中的大石頭。

這樣我也許就可以少去廠裏幾趟了……楊威宇揉了揉自己的腰,接著又輕輕的搥著大腿,然後是膝蓋。

呼,髖關節老化,骨刺,關節炎……看來我是真的老了。楊威宇剛才還喜上眉梢,現在卻感傷了起來。

真的是空巢期了,小孩子大了,都離開家了,這家裏還真是大啊……楊威宇看了四周。

楊威宇有3個小孩,都已經長大成人,現在這五十多坪的房子,只有夫妻兩個人住,看起來空曠得讓人不自在。

我也該去外面吃頓飯了……楊威宇拿起了沉澱澱的外套,他的心情比這外套沉重百倍。

平常在工廠裏,楊威宇喜歡跟員工們一起吃飯,在吃飯的時候聽陳組長家裏的小孩多麼頑皮,在學校嬉鬧的有趣事情。他也喜歡聽會計小姐談家裏養的狗,他看過幾張照片,
會計小姐把家裏的寵物養得白白胖胖的,甚是可愛。

想到這些,楊威宇真的很開心。

如果老伴不是那麼神經兮兮就好了………楊威宇開始回想這一兩個月的事情。

他的妻子一直不放心自己,三不五時就到廠裏面查勤,然後板著臉跟大家吃飯。楊威宇不喜歡這樣的氣氛,但是又抝不過老伴的堅持,兩個人吵過好幾次,最後他總是退讓。

在凝重的氣氛下誰還肯一起吃飯呢?沒錯,後來廠裏的人一個接著一個,都跟談得來的同事一起到外面的餐廳吃飯,廠裏的餐廳彷彿變成自己專屬的餐廳似的。

接下來是自己的腳,它似乎愈來愈不聽使喚了。才走幾個階梯,就痛徹心扉,遇到寒冷的天氣,加上潮濕,那更是萬分難受。

要不就這樣吧!乾脆就在家裏上班好了,每個星期只要去廠裏兩趟就好了。後來楊威宇心想,讓自己慢慢的走向半退休的狀態。

唯一讓他不習慣的,是他自己的三餐。

家裏好幾年沒開伙,他自己廚藝更差,原本聘了一個煮飯的中年婦女,沒想到卻鬧得家裏像是戰場一樣。

楊威宇的妻子死命反對,她不准家裏出現別的女人,藉故開除了原本煮飯打掃的幫傭,硬是找了一個親戚的婆婆待在家裏。
結果可好了,這婆婆比楊威宇大上20多歲。

我看是要我照顧她吧!楊威宇沒好氣的搖搖頭。

楊威宇離開家,孤身一人走進了一家速食店。他會選擇在速食店吃東西,有很多原因,其中最大的原因是,這樣看起來不會那麼孤單。

因為在一般的餐廳,一個人進去吃飯,他總是要面對前面空著的座位。他提起勇氣試過幾次,後來都因為自己太難過而作罷。

如果我知道我到頭來都一個人吃飯,也許我年輕時就不要那麼辛苦了。楊威宇咬著下唇,這次他沒有苦笑。

速食店店裏讓他感覺很自在,不會有人一直追問他,「一位還是兩位?」

更不會有人提出「待會兒在人多的時段我們可能會併桌。」這類的鬼話。

楊威宇走到速食店的二樓,今天的人很少,他拿著餐盤,走到角落裏舒服的位置,坐了下來。

他才喝了一口飲料,突然有個年輕的女孩子坐在他前方,拿起楊威宇餐盤裏的薯條,拼命的往嘴裏送。

這個女孩子一邊嚼著食物,一邊開口說話,「我大哥他是醫生,你有朋友在當醫生嗎?」

這女孩的行為讓楊威宇有點錯愕,他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嘿!這是我……」楊威宇原本要制止這女孩無禮的行為,但是他看了這女孩子一眼,他明白了。

這個女孩子穿著很舊的衣服,暗沉而沾滿了灰塵,她一邊拼命的吃著楊威宇的餐點,一邊假裝自己是楊威宇的朋友,而她的眼珠不時的轉啊轉,似乎是在尋找逃走的方向。

「妳慢慢吃吧,這頓我請妳,我也曾經離家出走,我也是個輟學生。」楊威宇把餐盤推到女孩的前面。

「你人真好……」這女孩一聽完楊威宇說的話,她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抽起了飲料,咕嚕咕嚕的猛吸著吸管。

「妳慢慢喝,如果不夠我再點。」楊威宇看著眼前的女孩,他不太能形容這個女孩的外貌,因為平凡得讓他不知道怎麼記憶。

「呃,」打了一個嗝之後,女孩終於開口自我介紹「我叫小潔」。

「小潔妳好。」楊威宇看著小潔,他點了點頭。

「妳是哪裏人?」楊威宇突然想跟眼前的陌生女孩聊聊天,談什麼都可以。

小潔轉頭看著外面,她似乎沒聽到楊威宇說的話。

「嘟……嘟……」楊威宇的手機響了起來。

楊威宇才按下通話鍵,就聽到響亮的聲音,「老闆!我是王組長,我們測試都完成了,跟您回報一聲!」

「王組長,辛苦了。」楊威宇跟王組長寒喧了幾句,他掛斷了電話。此時,他卻發現小潔睜大了眼睛,一臉好奇。

「你是老闆?」小潔問。

年輕人都是這樣開始話題的嗎?楊威宇覺得這個問題還真是奇怪,但是他還是點頭回應。

「你有筆嗎?」小潔又問了一個怪問題。

楊威宇從外套胸前的口袋裏拿出了一支原子筆,遞給了小潔。小潔接過筆之後,她在餐盤內的紙墊上寫了一串古怪的號碼。

Jade5201314

「嗯……不好意思,這是什麼?」楊威宇看著這串號碼,臉上滿是疑惑。

「這是我的即時通暱稱,你可以隨時敲我。」小潔說話的速度很快,快得讓人聽不清楚。
「暱稱……敲妳……我幹嘛要敲妳,我敲妳的話,妳不會痛嗎?」楊威宇搔了搔後腦杓。

聽到楊威宇的疑問,小潔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這個人真有趣!」


第二天,楊威宇照樣使用電腦跟廠裏聯絡,當他知道一切都按步就班的在進行著,他不禁鬆了一口氣。

時近傍晚,一陣冷風從窗子的縫隙中吹來,他披上外套,拉了拉領口,突然間,他想到一件事。

他想到小潔。

楊威宇從口袋裏拿出一截撕下來的紙片,他在即時通裏輸入了Jade5201314。

不曉得為什麼,當他在做這件事情時,他感覺自己似乎回到少年的時代,像是傳紙條給隔壁班女孩那樣的曖昧。

「嘟!」小潔接起了通話,「哈囉!」

小潔發出了的聲音讓楊威宇嚇了一大跳,他不曉得小潔的聲音會從電腦裏發出來,而且還是那麼大聲。

萬一讓妻子聽到就糟糕了!楊威宇情急之下,關上了電腦的電源。

「喀!」房門打開,是楊威宇的妻子。

「剛才好像有什麼聲音?」楊威宇的妻子冷冷的問。

「喔,我在伸懶腰,剛才打了一個大呵欠。」楊威宇乾笑著,他發現自己口乾舌燥,聲音竟然如此的沙啞。

「我去摸八圈。」楊太太再度把門關上。

楊威宇撫著胸口,他的心臟跳得是如此的快。

他下了一個決定,他跟小潔只能用打字來聊天,絕對不能夠用通話的方法。
楊威宇聽到關門聲,他再度打開電腦,他輸入了小潔的暱稱。

安安ㄚ,我是小潔,我是你的知己喔 ~ ^_^。」螢幕上出現這一句話。

剎那間,楊威宇覺得自己在寒流中,被一股溫暖包圍,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有一個可以談心的知己。

 

 

他也沒想到,這個知己未來會對自己做出多麼可怕的事情。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Nia
  • 好緊張~~~~~|
  • A0310031
  • ……我不知不覺又看了整晚…

    真的非常精彩!

    雖然我跟其他人一樣,很想快點看到續作~~但卻不希望給你增添壓力

    萊哥!寫歸寫但身體還是要顧喔(^.^)
    不要趕著讓大家看到精彩的作品,而給自己太多壓力~~

    我想大家應該會體諒的(^_^)

    幫你加加油o(^_^)o
    P.S第二集也很精彩喔。
  • 謝謝你跟大家的支持跟體諒

    心理學家後面已經有N個故事在排隊了

    保證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多謝你們 *_*

    萊行樂 於 2011/08/14 21: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