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吧檯前的年輕人一眼,我問他,「你是酒吧魔人(Bars Devil),對吧?」

他點點頭。

「你比傳聞中的還年輕許多,」我彎起了手指敲著吧檯。「獵物你們看過了,酒跟黃金呢?」

酒吧魔人一看到福洛姆,眼睛就沒離開過他,酒吧魔人挽著福洛姆的手走向角落,同時他轉頭告訴吧檯裏的少女。「莎拉,幫這位客人倒一杯魑魅之血,不要怠慢這位勇者。」

酒吧魔人丟下這句話之後,他跟福洛姆神秘兮兮的走進了吧檯旁邊的房間。

莎拉聽到酒吧魔人說的話,她轉身從後面的木頭櫃子裏拿出了骨杯,然後又拿了一個酒甕,倒了一杯血紅色的酒給我,木頭櫃子裏有大大小小的骨杯,我猜都是用飛蛟的頭骨做的。

我接過酒杯,喝了一大口,這是我從來沒喝過的酒,味道很淡,但是一喝進喉嚨,頓時覺得吞下一盆火燄。

「你可以慢慢喝,」莎拉笑著說,「除非你趕時間。」

「我不趕時間,我跟我朋友夏霸都想好好休息一下。」這次我喝了慢一點。

現在我有酒喝了,老實說,我也不擔心黃金,因為我聽過太多獵人的故事,他們完成事情後來酒館領賞,從來沒有少拿過應有的獎賞。

連我最好的朋友軒轅也是這麼跟我說。

我看了莎拉一眼,她穿著一身藍色的連身棉裙,披著白色的軟皮甲,軟皮甲上面有一種大蛇的符號。

「妳是魔法師?」我問莎拉。

莎拉點點頭。

「我聽說只有魔法師才能通過蠻蛇谷。」我指著莎拉衣服上的圖騰。

我的記憶是那麼深刻,族裏的長者曾經說過,只有通過蠻蛇峽谷的人,才能穿上這種圖案的衣服或鎧甲。

否則,只會帶來一連串的災難與詛咒。

莎拉用布擦拭著吧檯,「不一定是魔法師才能通過,已經有兩位勇者進去過了。」

「兩位?」我用懷疑的眼神看著莎拉,「不會魔法的人,我只聽過共工闖過去,難道還有別的人?」

共工是我最崇拜的英雄,所有關於他的傳說,我都不曾錯過。

但是現在,莎拉卻告訴我一個令我驚訝的事情。

「軒轅,」莎拉停下了擦拭桌面的手,「來自中土的勇者,他也安全的通過了。」

「軒轅?」我沒想到他竟然能夠追上共工的腳步,而且那麼的快。

我注意到,當莎拉講到軒轅的名字時,她漲紅了臉。

軒轅的確是一位勇者,在他那一族裏,能夠使的上一手好劍的傢伙,我看只有他了。

「他是怎麼通過的?一般的武器根本沒辦法對付蠻蛇……」我好奇的問莎拉。

莎拉似乎相當的得意,「因為他跟酒吧魔人買了一雙很特別的劍!」

「一雙很特別的劍?」

我跟軒轅交過手,劍在他的手上,真的很難纏,尤其當他手上握有兩把劍的時候。

我一直很想闖過蠻蛇峽谷,現在,我有了非去不可的理由。

共工跟我的朋友都在那一頭,我必須要趕快啟程才行。

我走進吧檯旁的房間,我想催促酒吧魔人快點準備好我的黃金。

我推開門,看到前方有一個圓桌,除了福洛姆跟酒吧魔人之外,還有一位女子,我猜是這酒館的女主人。

他們看了我一眼,但是並沒有中止談話。

福洛姆緊張的對酒吧魔人說,「檠羊已經來到中土了,我收到密令,西薩瑪的女皇乞求你們號召勇士們出兵。」

聽到檠羊,我耳朵豎了起來,牠是一個狠角色,在我見過的怪物裏,牠是最兇猛的一個。

酒館的女主人開口,「西薩瑪的女皇為什麼不叫自己的女戰士出去迎敵?」

我插斷了他們的談話,「薩瑪一向是男人的禁地,這次她們向獎金獵人求援,應該是遇到了很大的困境。」

「沒錯,檠羊已經攻破了天樞山」,福洛姆用力的點頭,駐守天樞山的貪狼女戰士全部陣亡,沒有一個人生還。」

聽到福洛姆說的話,我走近圓桌,看來有些事情正要發生了。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請問心理學家2何時有?等了一年了!
  • 快了!(握拳)

    萊行樂 於 2011/03/31 00:30 回覆

  • Roxman Yang
  • 好酷~~~ 又出現了!!

    我還沒想過可以跟中國神話故事接在一起
  • 偶的故事是跨平台的

    就算要跟Android或iPhone接在一起都可以。

    萊行樂 於 2011/04/05 20:24 回覆

  • 不是紅酒
  • 雖然是3年前的文章,而且只寫了兩篇,但內容讓人很感興趣呢!很希望能看下去阿!!
  • 賀!努力中.....

    萊行樂 於 2014/09/01 23: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