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進看到這畫面,心中大驚,「這……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姜進趕緊拿起電話,聯絡他的朋友,同樣是從事考古的郝亮功。

「嘟……」電話打不通。

「叮咚!」門外傳來門鈴聲。

姜進打開門一看,門外站著兩個人,一男一女,男子高頭大馬,理著平頭,膚色黝黑,肌肉糾結,兩道眉毛像是鐮刀一樣,襯著凌厲的眼珠。

至於眼前的女子,看起來顯得較為客氣,但是這兩人一身黑色皮衣,勁裝打扮,讓姜進心裏不免打起了問號。

女子倒是先行開口發問,「請問,您是姜先生嗎?」

姜進點點頭,「請問你們是………?」

「您好,我是趙曉竹,他是何大鈞,我們是歷史博物館派來的人,我們有收到您通報的古物,可以請您來歷史博物館這裏一趟嗎?」

「看來你們應該都是研究考古的吧?」姜進一聽到這兩人是歷史博物館派來的,高興得不得了,他個性好客爽朗,大門一開,招呼趙曉竹跟何大鈞進入屋內,但是何大鈞看來似乎有點急切,「姜先生,我們趕時間,還是我們先出發如何?」

姜進點點頭,他心想,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於是跟著何大鈞跟趙曉竹,走到門口,眼前是一輛黑色的休旅車。

「歷史博物館也真是的,打個電話給我不就好了,何必要勞師動眾的派人過來……」

「碰!」姜進頓時覺得後頸一陣劇痛,眼前一黑,不醒人事。


不曉得過了多久,姜進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已經在休旅車內。

「呃……」後頸的痛楚一波一波傳來,他伸手想要搓揉脖子,卻發現自己的雙手被反綁起來。

「你……你們到底是誰?!」姜進對著眼前的兩個人大吼。

何大鈞冷哼一聲,「我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身上的東西!」

他話一說完,立刻掀開姜進的上衣,姜進低頭一看,身上竟然被綁了4塊像黏土般的東西。

「這是C4塑膠炸彈,這數量絕對足以將你炸得粉身碎骨。」何大鈞用力的拍打姜進的臉頰。

姜進怒氣衝天,他用頭頂撞何大鈞,但何大鈞很快的從一旁閃過。

「姜先生,我勸你不要白白送命,只要你配合我們,我們會放你一條生路。」
趙曉竹撥了撥頭髮,「如果你一開始就不要那麼雞婆,也許就不會惹來這些麻煩,而我們也會更省事。」

姜進聽得分明,眼前這兩個人不是歷史博物館派來的,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拿走千金裘裏的東西,甚至還包括那兩張獸皮。

姜進瞪著趙曉竹,「你們希望我怎麼做?」

「我們已經來到歷史博物館門口,等一下你進去歷史博物館,說你要找館長,館長會請你鑑定一批古物。」趙曉竹笑了笑,「只要你拿到白寶,還有兩張獸皮,趕快拿過來給我們,只要東西回到我們手上,我們就會拆掉你身上的炸彈。」

「萬一館長不在,或是他不肯見我,那我要一直綁著炸彈嗎?」姜進問。

趙曉竹掩口大笑,「我們就是知道館長找你,所以才安排這一切的啊!呵呵!」

「我怎麼知道你們說話算不算話?」姜進惡狠狠的看著何大鈞。

「你沒有什麼選擇。」何大鈞聳聳肩,話一說完,他鬆開綁著姜進雙手的繩子,拉開車門,把姜進推出了車子。


「這對混帳!」姜進咬牙切齒,心中又氣又惱。


「我絕對不能把古物交給那對人渣,可是如果我沒有交給他們,我今天就會死在這裏了……」姜進往臺階上走,他回頭看了一眼後頭的休旅車,何大鈞在車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還不停的跟姜進揮手。

「真是宰了你這王八……」姜進心中大罵。

姜進走進大廳,他對著服務台後面的工作人員說,「我是姜進,我來找館長的。」

工作人員似乎早已經預料到姜進的到來,他引領著姜進一路走向館長的辦公室。

「叩!叩!」工作人員在門外喊,「館長,您要找的姜先生來了。」

「快請他進來。」門裏傳來殷切的聲音。

姜進才踏進去,他就發現眼前是一個離奇的景像。

前方書桌旁站著一位60多歲的男子,灰白頭髮,削瘦的臉,穿著英式西裝,神情看來相當的緊張。

右手邊有一位男子,他理著短髮,身形壯碩,男子腳邊有一堆奇怪的設備,還放了一個真人大小的機器人偶。

讓姜進覺得最詫異的應該是左手邊的女子,她拿著一塊白板,上面寫著。

「我是趙曉竹,你照著白板上的指示,我們會救你。」

「她是趙曉竹,那在外頭車子裏面的人是……」姜進環顧身旁的一男一女,他們兩人的身形,裝扮,都跟脅持姜進的兩個人很類似,他現在恍然大悟。「原來真正的趙曉竹跟何大鈞在這裏,看來我之前是遇到山寨版的了!」


姜進掀起了上衣,給右手邊的男子看,他猜,這個男子應該是正牌的何大鈞。

男子點點頭,看來似乎做好了準備。

「姜先生,您稍坐一下,容我先處理一通緊急的電話。」說話的是站在前方的館長,他口頭上說要打電話,卻一直站在原地,戰戰兢兢的看著姜進。

「我曉得了,館長在拖延時間……」姜進一轉頭,他看到趙曉竹已經在白板上寫了幾行字。

「立刻把褲子跟鞋子脫了。」

姜進看到指示,沒有多想,連忙把褲子,鞋子脫掉。

正牌的何大鈞很迅速的把姜進的褲子與鞋子套在旁邊的假人腳上。

「難道是要用這個假人來冒充我?」何大鈞的動作讓姜進覺得很納悶,因為眼前這個假人就像是百貨公司櫥窗裏的人臺,平常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假人。

何大鈞拉了一個管線,開始在姜進胸前噴灑。

姜進心想,「這應該是液態氮……」

何大鈞的確是在姜進身上噴灑液態氮,但是姜進心裏清楚,這東西無法阻止C4炸彈爆炸,頂多只能延持幾秒罷了。

突然間,趙曉竹大喊,「大鈞,寶物被搶了,快點對他開槍!」

姜進還來不及思索,何大鈞衝到眼前,「咻!」的一聲掀脫姜進的上衣,照樣還是套在旁邊的假人身上。

何大鈞在假人背上按了按鈕,同時口中大喊,「他被我射中腿,他跑不遠的!」

姜進霧裏看花,不曉得眼前這些人到底在玩什麼把戲,只見何大鈞身將門打開,身旁的假人竟然快步的走了出去。

「呼!」假人一走出館長辦公室,一直站在桌子旁的館長鬆了一口氣,他走向姜進,打聲招呼。

「姜先生,沒事了。」館長自我介紹,「我是歷史博物館館長,韓維謹,很高興見到你。」

「還好不是水銀炸彈。」趙曉竹露出了微笑,從眼前這幾個人的神態看來,剛才生死一線的危機已經解除。

「你們是趙曉竹,何大鈞對吧?很高興再一次認識你們。」姜進吐了一大口氣,因為他今天差點死在這裏。

趙曉竹與何大鈞不約而同的點點頭,「我們是正牌的。」

姜進看到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他突然想到剛剛走出去的假人,他好奇的問韓館長,「為什麼要把我的衣服穿在假人身上,這有什麼目的嗎?」

韓館長笑了笑,叫他假人未免太失敬了,他是最新的木牛流馬。

「木牛流馬?」姜進心中覺得疑惑,木牛流馬是三國時代諸葛亮所發明的運輸車,這跟假人有什麼關係。

「我們都以為木牛流馬只是運輸車而已,其實,真正的設計圖分為兩個部份,木牛是各別的物體,流馬是操作方式,這兩種東西組合起來,就是一種機器人。」

姜進聽得一頭霧水,只是乾笑而不答話。

韓館長點點頭,「坐吧,我們等木牛流馬幫我們把人抓過來。」

韓館長說的木牛流馬,穿著姜進的衣服,一拐一拐的走出歷史博物館。

「那傢伙出現了!」冒充的趙曉竹與何大鈞在臺階底部往上看。

木牛流馬並沒有往臺階下走去,他繞到左側,那裏有一個為殘障人士設計的斜坡步道。

「這傢伙竟然轉頭走到別的地方了!」冒充的何大鈞與趙曉竹一前一後的追上前去,兩個人的步乏快速,不消多時已經搶在木牛流馬背後。

「你這笨蛋,要走到哪去!」冒充的何大鈞還不曉得眼前的姜進是假人所扮,他伸手一拉,沒想到手腕立時被扣了起來。

「糟糕!中計了!」冒充的何大鈞大喊,「快走!」

冒充趙曉竹的女子距離尚遠,她一聽到叫喊聲,立刻掉頭快跑,衝回休旅車駕駛座上,發動車子揚長而去。

木牛流馬扣住何大鈞的冒充者,一路拖往館長辦公室。

「吶,說曹操,曹操到。」韓館長指著門口,剛才的假人現在又走了回來,不同的是,手上銬著一名男子。

「可惜,被溜走了一個!」真正的何大鈞看著被抓住的男子,「識相點的話就招吧,免得等一下我給你吃苦頭。」

「我呸!」被抓住的男子吐了一口口水,突然咬牙切齒,似乎在咀嚼什麼東西。

「快撐開他的嘴,他想要自殺!」趙曉竹大喊,但是顯然已經來不及,趙曉竹話才說出口,被抓住的男子全身劇烈痙攣,口吐白沫,眼珠爆凸,像是要掉出來似的。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姜進衝上前去,但是卻被何大鈞伸手欄住。「他服了氰化物,沒救了。」

姜進看著眼前慘死的男子,他回頭看著韓館長,讓姜進訝異的是,韓館長對於這樣的情況,似乎已經司空見慣。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