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離職同事湯米的事件之後,愛麗絲發現自己有了後遺症。

 

原本她對於辦公室裏的同事,每一個人她都覺得是好人,除了王協理例外。

 

但是經過這次慘痛的教訓之後,她好像有點杯弓蛇影,現在她對每一個同事都戰戰兢兢的,做起事情來更是思前想後,深怕會犯了可怕的大錯,原本膽子就不是很大的愛麗絲,現在做起事情來,變得更躊躇不前了。

 

萬一自己真的將檔案傳送出去,這份工作不但保不住,還可能要揹上官司跟可觀的債務,「一億耶!開什麼玩笑!」現在回想起來,愛麗絲的雙腳突然發軟。

 

湯米的事情對愛麗絲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影響,因為她事後想想,這件事情看起來彷彿每個人都有錯,又好像每個人都沒有錯。

 

愛麗絲的座位剛好在王協理的正前方,這又是另一件讓愛麗絲感到十分痛苦的事情。

 

「感覺自己好像是一個被列管的犯人似的,王協理一站起來就可以把我的電腦螢幕看得一清二楚。」想到這裏,愛麗絲不禁搖頭嘆氣。

 

「愛麗絲!妳過來一下!」才剛想到這裏,後面的王協理突然喊了一聲。聽到王協理在叫自己過去,愛麗絲趕快站起來,轉身繞到王協理的旁邊。

 

「愛麗絲,妳知道公司的倉庫吧?」王協理一邊低頭看著文件,頭也不抬的命令著愛麗絲。

 

「嗯,我知道!」愛麗絲原本點點頭,但是她後來發現,如果她光只是點頭,王協理的後腦杓應該是看不到自己的,所以她必須大聲的應答才行。

 

「倉庫裏面有10幾箱過期的雜誌,紙箱上有做標記,那些是我們跟美容用品公司合辦活動的贈品,現在都沒有用了,妳找時間處理一下!」王協理仍然沒有把頭抬起來。

 

「那是要丟掉嗎?還是送人?」愛麗絲想要問得更清楚一些。

 

王協理終於抬起頭來,她冷冷的說,「你自己看著辦,妳要學會獨立作業,懂嗎?」

 

愛麗絲覺得有點自討沒趣,好像多問一些王協理就會跳起來罵人,於是她只好悶悶地走到2樓最裏面的那間倉庫。

 

愛麗絲心裏覺得很不爽,有些事情如果沒問清楚,萬一又發生像湯米這樣可怕的事情,那該怎麼辦?

 

「如果我把這倉庫裏的好幾箱雜誌都拿去丟,萬一王協理又突然跑過來跟我說,這裏面有8百萬的公司股票,那我不是又要哭到死?」愛麗絲為了謹慎起見,想問得更清楚一點,沒想到王協理卻擺出一付臭臉,她心裏又煩又悶。

 

愛麗絲突然想到,要借用倉庫鑰匙,必須要到行政部門一趟,而她的天使菲利普,正好是行政部門的總務。

 

「我何不約菲利普吃頓飯,順便問問他一堆問題?」

 

X  X  X  X  X  X  X  X  X

 

到了中午用餐的時間,愛麗絲急忙跑到公司樓下的門口,跟菲利普見面,沒過多久,她就看到菲利普下了電梯,走出大廳。

 

「菲利普先生!這裏這裏!」愛麗絲高興的揮手大叫。

 

「好了!好了!我看到妳了,」菲利普氣喘吁吁的說,「看來妳一定又闖禍了!」

 

愛麗絲吐吐舌頭,「我才沒有呢!」

 

「是嗎?我怎麼聽到同事說,妳差點讓公司關門大吉!」菲利普沒好氣的挖苦著。

 

愛麗絲愣了一下,她睜大眼睛看著菲利普,「怎麼消息會傳得這麼快!?」

 

「辦公室是這樣子的,如果妳升官加薪,沒什麼人會知道,如果妳出了包,捅了婁子,很快的,辦公室裏馬上就會傳遍各個角落。」菲利普挑了挑眉毛。

 

愛麗絲嘟著嘴,她想,她才剛到公司幾天,這下子一定就黑掉了。

 

愛麗絲跟菲利普走到一家簡餐店裏,兩個人點了餐點之後,愛麗絲開始提出她腦海裏的一堆問題。

 

「菲利普,我問你喔,湯米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他為什麼要偷公司的資料啊?」愛麗絲眨著眼睛,滿臉狐疑的問著菲利普。

 

菲利普聽到愛麗絲的問題怔了一下,但是沒過多久,他不急不徐的回答,「原本這是王協理應該要告訴妳的事,不過沒關係,既然我也知道內情,你就當作八卦消息,隨便聽聽罷!」

 

「原本妳現在的行銷部門,是公司裏一個很強的部門,除了王協理跟湯米之外,還有其它4位行銷的人員,在這些人裏面,湯米的能力最強,表現也最好。」

 

「後來很可惜的是,這些員工一個接著一個都離職,用膝蓋想也知道,他們都跟王協理處不來。」

 

愛麗絲點頭點得格外用力。

 

說到這裏,菲利普突然停了下來。

 

「愛麗絲,妳覺得我們公司的行銷活動裏,最重要的成果是什麼?」菲利普突然睜著大眼看著愛麗絲。

 

「媒體的曝光率?」愛麗絲沒想到菲利普會突然問問題,她臨時想到以前在學校裏學到的東西,她謹慎地回答。

 

菲利普搖搖頭。

 

「公司品牌的知名度…….產品的市佔率……」愛麗絲看見菲利普一個勁的猛搖頭,她只好把以前課堂上學過的答案全部都說出來。

 

「網站的點閱率!」愛麗絲突然想到,公司是一家網路公司,這個答案一定沒錯。

 

沒想到菲利普還是搖頭。

 

「廣告滿意度的交叉分析…….…… SPSSSAS的統計資料……」愛麗絲愈說愈沒信心,她看到菲利普用手撫著額頭,愛麗絲實在想不出其它的答案。

 

「最重要的成果是客戶名單!」菲利普停頓了一下,他看著愛麗絲幾秒鐘。

 

「參加活動的消費者名單,在網路上填寫問卷的客戶名單,還有訂閱電子報等等的會員名單。」菲利普表情嚴肅的說,「這是行銷部門最重要的資產!這是最值錢的東西,所以湯米才想要拿走!」

 

愛麗絲一陣目瞪口呆。

 

服務生上了餐點,菲利普跟愛麗絲兩人開始邊吃邊聊,這回菲利普又回到湯米的主題。

 

「湯米的表現很好,他的企劃能力也很強,客戶也很多,可惜的是,他私底下將公司會員的名單資料賣給一些不肖的廠商。」菲利普喝了一口白開水,「妳聽得懂嗎?」

 

愛麗絲點點頭,「我知道,就好像我辦個手機號碼,但是電信公司卻把我的資料賣給詐騙公司,是這樣子嗎?」

 

菲利普點點頭,「差不多是這個意思,湯米犯的錯很嚴重,因為一旦客戶知道名單外洩,沒有人會再跟我們公司做生意了!因為湯米在進行交易時被公司發現了,所以我們公司就把他開除了!」

 

「原來如此!」愛麗絲氣呼呼的說,「這個差勁的傢伙!」

 

愛麗絲吃了幾口飯,她突然抬起頭來問菲利普,「菲利普,那麼,關於我傳檔案給湯米的這件事,這件事情誰要負最大的責任?這件事到底是誰的錯啊?」

 

菲利普用手指著愛麗絲的鼻尖,「你!你要負最大的責任!這是妳的錯!」

 

愛麗絲覺得很意外,也覺得很冤枉,「這怎麼會是我的問題呢?我事前根本不曉得湯米是這樣的人啊?如果我知道,打死我也不會傳檔案給他的!」

 

菲利普自顧自的吃飯,並不理會愛麗絲的解釋。

 

「好!那好!如果說湯米的事情是我的錯,那我只好認了,因為我之前並沒有查個清楚,可是上午王協理交待我要處理一件事情,我想問得更清楚些,但是她根本就不鳥我,如果又發生類似的問題,那誰要負最大的責任?這又是誰的錯?」愛麗絲理直氣壯的逼問菲利普。

 

菲利普連想都沒想,他再度用手指著愛麗絲的鼻尖,「還是你!你要負最大的責任!這是妳的錯!」

 

愛麗絲氣得快跳腳,「怎麼又是我的錯呢!?這樣也不對,那樣也不對!搞了老半天,全都是我的錯!」愛麗絲氣得嘟起了嘴。

 

「愛麗絲,妳要仔細聽好,凡事先問『這是誰的錯?這個問題要由誰來扛責任?』這是三流的主管或是三流的員工。」菲利普放下了餐具。

 

愛麗絲歪著頭,她突然安靜下來,雖然菲利普意指她自己是三流的員工,但是愛麗絲並不覺得生氣,因為她有預感,接下來菲利普會說一些很重要的話,她必須要認真、仔細的傾聽。

 

「以湯米這件事來說吧!沒有人會知道湯米的意圖是壞的,是不好的,我只能說,那是機率的問題,他發現妳是剛來報到的員工,於是他想利用妳來進行不法的事情。如果妳問我的看法,我會覺得那是一件意外。」菲利普雙手交叉,心平氣和的說著。

 

「你剛才不是說,那是我的錯嗎?」愛麗絲忿忿不平的說道。

 

「那是因為妳用這種角度來看事情!」菲利普提高了聲音,「只要妳每次遇到問題,妳只想著『這是誰的錯?誰要負責任,誰不需要負責任』這樣妳並不會進步,妳只會變成一個差勁的員工。」

 

愛麗絲吐了吐舌頭,她低頭不語,接著,愛麗絲想起了王協理,在湯米的事件中,整個事情從頭到尾,王協理就一直在找誰是犯錯的人,她一下子要愛麗絲負責,一下子要李東妮負責。

 

「以湯米的事件來說,重點不是找出誰犯的錯,因為我們心中很清楚,犯錯的人只有一個,那個人就是湯米,其它的人都是無辜的。」菲利普坐直了身體,「說得更明白一點,今天傳送檔案的人是妳,所以大家覺得那是妳的錯,如果傳送檔案的人是王協理,妳覺得會是誰的錯?」

 

愛麗絲轉了轉眼珠,「不就是王協理的錯嗎?」

 

菲利普的嘴角上揚,他笑了笑,「不!如果是王協理傳送檔案,錯的人會是資訊部的人,因為他們沒有把檔案擋下來。」

 

「對!如果是王協理的話,她一定會怪罪給別人的!」愛麗絲倒抽了一口氣,她完全明白菲利普所說的話,「好可怕,原來錯誤跟疏失可以因人而異的呀!」

 

「有很多主管一發現問題,就急急忙忙的找出犯錯的人,然後呢?犯錯的人如果離職了怎麼辦?犯錯的人如果是公司的大老闆,該怎麼辦?遇到問題就四處找犯錯的人,這樣是沒有意義的。」菲利普張口大笑,「所以我才說,妳不該染上這種不好的習慣,妳不應該一天到晚問,『這是誰的錯?這是誰的責任?』,懂嗎?」

 

愛麗絲點點頭,她終於明白這個道理。

 

沒過多久,愛麗絲又想到另一個問題,「菲利普,如果我不想當一個三流的員工,我要怎麼做才好?」

 

菲利普看著愛麗絲,他微笑著點頭。

 

「如果妳想變成一個好的員工,妳要用另一種角度去思考問題,當妳遇到問題的時候,妳可以這樣想,『誰有能力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我有沒有能力處理這個問題?』,當妳的想法改變之後,妳就會愈來愈不一樣了。」

 

愛麗絲覺得菲利普的話很有道理,她不假思索的說,「如果我這樣思考之後,我可以變得像您一樣,或是像李東妮一樣嗎?我覺得你跟李東妮都是很利害的人!」

 

菲利普歪著頭,他一時之間卻不曉得要說著些什麼,「妳要變成像李東妮,這我可以理解,她辦事能力很強,做事情判斷力也高,EQ更是沒話說,她的確是一個好榜樣,而我是一個老灰仔,在行政部門裏打打雜,送送公文,換換燈管,妳幹麻要變成像我這樣?」

 

「嘿!嘿!少來了,菲利普,你一定是個大人物,你說過,陳教授是第二大股東,你是不是第一大的股東,你該不會是我們公司地下的董事長吧?」愛麗絲頑皮的眨眨眼說,「我猜的沒錯吧?」

 

菲利普苦笑著,「我真是服了妳了,真不曉得妳究竟有多傻?」

 

愛麗絲卻很篤定的認為菲利普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不過突然間,她又想到另一件令她心煩的事,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我聽王協理說,她要針對湯米的事情舉行一個檢討會,我有點擔心會被修理得很慘………」愛麗絲抿著嘴角,她光是想到這件事,就覺得很害怕。

 

「妳就當作是場鬧劇表演好了,去他的檢討會!」菲利普舉起了杯子,做勢要乾杯。

 

愛麗絲很開心的拿起杯子乾杯,兩個杯子碰出清脆的聲響。

 

「去他的檢討會!」愛麗絲高興的笑著。

 

X  X  X  X  X  X  X  X  X

 

中午休息過後,愛麗絲拿著鑰匙,打開了公司2樓的倉庫,那裏面還算乾淨,白鐵架上堆滿了紙箱,有筆記本、雜誌,還有一堆公仔跟鑰匙圈,這些都是夢達公司在行銷活動中做的贈品。

 

「在這裏!」愛麗絲看到倉庫右邊,堆著十箱的美髮美容雜誌,紙箱上面還貼著編號。

 

「這很好看耶!丟掉多可惜!」愛麗絲隨手翻了其中的一本。

 

「這一期的也很好看!」愛麗絲看得津津有味。

 

突然間,愛麗絲想起了菲利普所說的話,「不要一天到晚想著是誰犯錯!」

 

「誰有能力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我有沒有能力處理這個問題?」愛麗絲一邊想,一邊在倉庫裏來回跺步。

 

愛麗絲繞了整個倉庫兩圈,她看到裏面有文具、公仔,還有大姆哥(抽取式行動碟),以及一堆電腦用品。

 

最後,愛麗絲將視線停留在10幾箱的雜誌上,她靈光一閃,拿起了手機,開始撥打電話,「學妹,我是麗琪,可以請妳幫個忙嗎?」

 

「好啊!學姐,我很樂意!需要我們怎麼做?」

 

 

X  X  X  X  X  X  X  X  X

 

「什麼事情那麼熱鬧啊!」鮑伯看著一樓大廳,一群年輕的學生圍著愛麗絲,地板上有一台手推車,手推車上面有一箱一箱的東西。

 

「看起來是愛麗絲在辦活動吧?」李東妮猜測著。

 

「妳是說,上次闖禍的那位新人嗎?」鮑伯抓了抓頭髮。

 

「鮑伯,我跟你提過N次了,她叫做愛麗絲,你不要每次都叫她新人,還有,湯米那件事跟她一點關係也沒有!」李東妮沒好氣的說。

 

「對!對!對!妳說的沒錯,我老是忘記!」鮑伯拍了自己的後腦杓。

 

「對了,東妮,公司裏的抓耙子查到了嗎?」鮑伯轉頭看著身旁的李東妮。

 

「抱歉,我還在查,目前還沒有進展。」李東妮的表情轉為嚴肅。

 

夢達公司跟其他的廣告公司一樣,都要向客戶提案比稿,就好像是比賽一樣,彼此競賽,看哪家公司提出來的計劃比較可行,或是比較有創意。

 

以往,夢達公司是這方面的常勝軍,比稿幾乎是十拿九穩的,但是從今年的上半年開始,鮑伯發現,公司提案的得勝率似乎降低了。

 

原本他以為這是公司內部的訓練不夠,或是美術部門的品質出了問題,後來鮑伯發現,有幾家競爭者,提出來的企劃案跟夢達公司的很像,幾乎就是抄襲,這個問題愈來愈嚴重,已經開始影響到夢達公司的業績。

 

「要快一點查出來,否則我們公司的年度提案要輸光了。」鮑伯嘆了一口氣。

 

「我曉得,我會盡快查出這個傢伙!」李東妮充滿信心的說。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V.Y
  • 總覺得我好像看到自己…
  • 有沒有身歷其境的感覺?很逼真吼?

    萊行樂 於 2009/11/25 22:17 回覆

  • V.Y
  • 何止逼真,根本就像在寫我呀~
    您的故事寫的非常好~期待後續~~
    從這之中真的可以學到不少正面的觀念呢
  • 我是走寫實風格的,哈哈
    希望寓教於樂,讓大家不要再踩到地雷啦!

    萊行樂 於 2009/11/25 22:31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