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王穿著一件淺灰色的短袖襯衫,鬆垮的卡其色休閒褲似乎透露著他的個性,一付凡事都不在乎的模樣,他垂著肩膀,雙手插在口袋裏,慢慢地在診所門口踱步,他看起來不像是有什麼煩惱,反而像是滿心期待著什麼事情發生。

彼德在AD王身後,不自覺的搖搖晃晃,他高大的體型在這間不算大的診所裏,似乎變成了一件麻煩事,他必須小心眼前矮小的門樑,以及像花瓶這類的擺飾,只要他稍不留意,接下來一定會有木板破碎,或是瓷器摔破的聲音。

當彼德走到門前,他環顧四周,周圍並沒有什麼會讓他碰到的東西,他似乎鬆了一口氣,彼德看著遠方,開始扳著手指,不時的發出響亮的「喀!」,「喀!」聲。

突然間,AD王回頭對著後方的彼德微笑,「他們終於來了。」

AD王話一說完,他不急不徐的走到門外,一開始他先走向左邊玻璃門上,然後用手指在玻璃上擦拭。

精確一點的說,AD王是在塗鴉,他像是一名畫師在作畫一般,此時此刻,整片強化玻璃好像變成了AD王的畫布。

「嗯,先來一點大自然的音樂好了,」AD王的手上並沒有拿筆,他伸出食指,認真的在玻璃上塗抹,他手指劃過的地方,竟然浮現出白色的線條。

白色的線條像是一道水彩,隨著AD王的手指暈開來,當他用力按壓著玻璃,白色的線條濃度就變得更白晰,而且白色的範圍也愈來愈大。

AD王先是畫了一道巨大的閃電,這道閃電像是一株倒立的大樹,有著許許多多的分支,AD王不時停下來,往後退幾步,然後又盯著這道閃電,他偶爾會停下來片刻,彷彿是在欣賞自己的作品。

畫完了閃電,AD王蹲了下來,這次他把地板當作畫布,照樣用手指在地面上畫畫。

AD王轉頭看著對面的街道,然後低頭畫了幾個腳印,在腳印的終點,AD王畫了許多個同心圓,AD王畫圓的速度愈來愈快,在他的手指轉圈處,除了白色的圓圈之外,逐漸揚起一小圈沙塵,隨著畫圈的速度愈來愈快,這一圈沙塵的風也愈來愈猛烈。

「喔!差點忘了,最重要的是時間!」,AD王站了起來,他走到右邊的玻璃門前,畫了一個跟他肩膀同寬度的時鐘,他替這個時鐘畫上菱形的分針與秒針,然後在時鐘旁邊,寫了許多數學的公式與符號。

張喬伊醫生在診所裏看著門外作畫的AD王,兩個人隔著玻璃,四目交接。

從張喬伊醫生的眼神裏,似乎感受到一股無奈。

張喬伊雙手交叉在胸前,她慢慢地往外走,她走到AD王身邊,沒好氣的問,「我還可以擁有這間診所嗎?」

AD王一邊笑著作畫,一邊回應張喬伊,「也許吧!」

「嗯……那我應該要對你說謝謝吧。」張喬伊的語氣充滿了無奈,「喔!對了,AD王,記得,千萬千萬不要搞出人命。」

「藝術總是會有許多犧牲,而我呢,我會盡量不讓悲劇發生。」AD王轉過頭來,他對著張喬伊瞇著眼睛,笑得有些神秘。

就在AD王與張喬伊交談的時候,一陣聒噪的聲音從遠處逐漸傳來。

「白龍幫的人過來了,張醫生,妳先到診所裏面吧!這裏交給我跟AD王。」大個子彼德跟了上來,他發出低沉的聲音,提醒張喬伊要先離開這裏。

「好吧………小心一點」,張喬伊聳聳肩,轉身走向診所裏面,「嗯,小心一點………這句話也許應該對白龍幫的那群人說才對吧………」

AD王朝著遠處的白龍幫眾看了一眼,接著他跟彼德走進診所,他們將玻璃門關了起來,兩個人從裏面朝外看去,白龍幫的人數似乎超過了一百多人,他們從對面走了過來,愈來愈靠近診所大門。

AD王看得份外仔細,帶頭的一名年輕人,理著平頭,身材魁梧,肌肉糾結,也許是要展示出他身上的龍紋刺青,所以這名年輕人刻意穿著無袖的貼身白色背心。

這名年輕人就是錦兒害怕的小寶─白龍少保。

白龍少保看起來不打算放過錦兒,這次他準備要大鬧一場,甚至鏟平這間診所。白龍少保他斜眼瞪著附近的路人,這些路人一看到這麼一群兇神惡煞,幾乎都是快步的跑開。

「哼!」白龍少保不屑一顧的朝地上吐了口水。

「老大你看!診所裏有兩個怪人耶!」,白龍幫裏有一個人眼尖,遠遠就看到在玻璃門後的AD王與彼德。

「可能是想要看熱鬧的病人,這下子有趣了,待會兒我一定會把這裏弄得很熱鬧的。」白龍少保揚起了嘴角,他揮揮手,示意他的手下衝進診所裏。

有6個年輕人搶在白龍少保之前,拿著球棒與木棍,快步的衝向前去,突然間,一聲巨響震懾了白龍幫這群人。

一道閃電打了下來,打在前方的6個年輕人之前。

6個年輕人在同一個時間全部應聲倒下,其中兩個人摀著耳朵,臉上的表情看起來相當痛苦。

白龍少保歪著頭,他看看天空,心裏充滿了困惑。

大白天的,晴朗而接近炎熱的天氣,這道閃電是從那裏冒出來的?

所有人都看得傻眼,剛才猛烈的閃電在地上還留下一片焦黑,每個人都心知肚明,如果這道閃電打在人身上,被打中的人絕對不會有任何生還的機會。

白龍少保皺起了眼,他看著在玻璃門後的兩個人,這兩個人的表情讓他很不舒服。

這股忿怒讓白龍少保很快的忘記一件事,這道不尋常的閃電。

「既然你們那麼想看好戲,等一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遇到我白龍少保,算你們倒楣!」白龍少保惡狠狠的瞪了AD王與彼德一眼,但是令白龍少保怒火中燒的是,這兩個人竟然裂嘴大笑,像是在嘲諷白龍少保一般。

白龍少保握緊了拳頭,他往後看了一眼,快速的抬起了下巴,他要其他的人繼續往前衝去。

這次有5個拿鐵棍的年輕人站了出來,他們分散開來,彼此隔著一段距離,朝診所衝了過去。

離奇的事情再度發生了,天空再次發出巨響,另一道閃電打了下來,橫在5個年輕人前方。
這道閃電像是一把從天而降的金色刀叉,迅雷不及掩耳的插在地面上。

5個年輕人倒在一片沙塵裏。

這太古怪,太邪門了!

白龍幫的人面面相覻,有些人開始往後退。

天上的閃電似乎是要阻止他們闖進診所裏的。

白龍少保看著倒在前方的一群人,他的臉上面無表情。

他從帶領白龍幫以來,每一次的械鬥,都是那麼的威風,那麼神氣。有些幫派還沒開始砍殺,已經抱頭鼠竄,因為大家都知道,白龍幫是惹不起的。

但是剛才,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那是巧合嗎?

還有玻璃門後面的那兩個男子,他們已經讓白龍少保忍無可忍了。

「老大!你看!」有個白龍幫的小弟指著診所門口,驚訝的大喊,「那個時鐘會動!」

白龍少保正在氣頭上,一聽到這句無關緊要的話,立刻怒火中燒,他轉身揮拳,重重的將說話的人一拳打得老遠。

白龍少保最痛恨在重要關頭耍嘴皮子的人,剛才這一拳讓白龍少保覺得痛快不少,他瞇著眼看著診所門口畫的時鐘,不過他並沒有訝異。

這不過是LED燈,或是某種投射的燈光效果,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白龍少保看著時鐘,他心裏想,時候不早了,他已經擔擱太多時間,接下來有路人可能會報警,警察一來,他就沒辦法狠狠的痛扁在玻璃門後的那兩個男子。

此時他已經忘了,錦兒才是他最重要的目標。

現在的白龍少保,一心只想要破壞,徹徹底底的破壞,以及狠狠的鎚打。

「所有人聽著!聽我的命令,跟著我一起衝進診所裏!」,白龍少保轉身看著幫眾,接著他高舉右臂,一邊往前狂奔,一邊發出怒吼,「衝啊!給我殺!」

在白龍少保的帶領下,白龍幫的人像一群螞蟻一樣,重新衝向診所門口。

「我就要殺死你們兩個人了!我看你還笑不笑得出來!」,白龍少保一馬當先,他高舉著鐵棒,他要狠狠修理的兩個男子就在眼前不遠處。

突然間,白龍少保覺得自己的腳步愈來愈重,他低下頭去,看到地面上有幾個白色的腳印,他並不理會地面上的圖案,他覺得奇怪的是,他的腳步竟然如此沉重,像是綁了鐵球一般,他幾乎無法再前進半步。

「可惡!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白龍少保怒吼,他幾乎快要打到玻璃門了,但是他現在卻無法再更近一步。

而更怪的是,有一陣強風席捲而來,這種風力像是颱風一樣,不!比颱風更為猛烈!這陣強風像是布幕一樣,把白龍幫的人都捲在中心。

飛沙走石讓白龍少保睜不開眼睛,他咬緊牙關,因為他發現有一股強大的引力,即將要把他吸往天空。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訪客
  • 何時才再出呀 很心急
  • 偶會趕快擠出來的....

    請不要放棄偶...




    萊行樂 於 2011/02/23 20:30 回覆

  • Nia
  • 看了第一集,十分十分喜歡,這裡有第二集的連載太好了!但還會不會繼續寫下去?希望不會為了另一本職場小說而放棄這一本,我覺得心理學家好看n倍!(失禮了!)
  • 哈哈~ 不會失禮啊~

    我也很喜歡心理學家這個系列,當然會連續寫下去。

    其實啊.....我的想法已經到了第五集了。

    是真的!

    萊行樂 於 2011/02/24 00:42 回覆

  • Nia
  • 期待下一回的出現!!!
  • ^_^

    敬請期待~

    萊行樂 於 2011/03/07 20:31 回覆

  • 訪客
  • 偶然間下載第一集app就迷上了這系列連載,好期待下一回!

    加油!我跟我同事都很喜歡你的連載
  • 謝謝您

    我自己也非常喜歡這一個系列的故事

    萊行樂 於 2011/03/07 20: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