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泳倫聳聳肩膀,他知道張喬伊醫生的擔心是有原因的,他比誰都清楚,AD王驚人而又古怪的力量。

由於梁泳倫一整晚都沒有闔上眼睡覺,當他知道蘇坦娜沒事之後,一股疲倦突然包圍了上來,梁泳倫用力揉了揉雙眼,走出了診所。

今天的天氣異常的炎熱,梁泳倫一手拿著外套,同時揮著另一隻手招計程車,他現在要去拜訪芭蕉之森樂團的老師─亞倫。

梁泳倫一坐上計程車,他想起雷公的叮嚀,如果他一個人前往,亞倫是不會理會他的,這樣說起來也合理,誰會想被打擾呢?想到這裏,梁泳倫撥了一個電話給雷公,兩個人約在亞倫的表演教室門口碰頭。

亞倫所開設的戲劇表演教室座落在東區的巷子裏,梁泳倫記得,這裏在多年前,是一個龍蛇雜處,髒亂而且惡名昭彰的社區,但是現在,這裏卻是熱鬧而又繁華的地區。

梁泳倫才剛到沒多久,他就看到雷公氣呼呼的從馬路對面走過來,雷公一看到梁泳倫,就像是收不到房租的房東,咕噥個不停,「泳倫,你可真會替我找麻煩,大熱天的一大早,你就非要趕過來審問亞倫才高興?你知道我有多忙嗎?先是洪里森插手我的案子,我已經非常不高興,現在我又要在這個鬼天氣裏跟那個…跟那個脾氣古怪的人見面………」

梁泳倫拿出手巾擦了擦臉上的汗珠,他抬起頭來跟雷公說,「雷公,你相信我,今天我們跟亞倫的見面相當重要,一定會對你的案子有鞤助的。」

雷公不以為然的嘆口氣,「唉,你說的都對!算了算了!我們趕緊上樓吧!如果錯過跟亞倫約定的時間,他絕對不會等我們的。」

梁泳倫跟雷公搭著電梯來到了5樓的表演教室,教室的入口像一般補習班一樣,有一扇玻璃門, 門上貼了素雅的貼紙,周圍的牆上是一片百合白的顏色,入口處有一個原木的小桌子,上面擺放一盆插花,插花後面的牆上則褂了一幅日本浮世繪的畫,跟其他的才藝教室比起來,似乎少了很多廣告與海報。

梁泳倫跟雷公才剛剛到門口,亞倫卻迎面走了出來,從亞倫的神情與他的步伐看起來,亞倫並不是來迎接梁泳倫與雷公的,他看起來正要離開教室。

亞倫的身材高瘦,他有著長長的睫毛與懾人的眼神,本人看起來似乎比照片上還要年輕,但是當梁泳倫與雷公跟亞倫打招呼時,他卻視而不見,與兩個人擦肩而過,很顯然的,亞倫想要搭電梯離開。
 
「亞倫先生!請留步,我們不是約好了要見面談的嗎?你怎麼………怎麼……」雷公轉身走向亞倫,他問得有點結結巴巴,很顯然的,亞倫的態度引起了雷公的不悅,雷公幾乎要發作牛脾氣,最後一刻他又把髒話給吞了進去。

亞倫側轉過頭,他冷冷的向雷公說,「實在很不好意思,我臨時要趕一個通告,我必須要馬上趕去車站才行。」

面對亞倫的軟釘子,雷公漲紅了臉,不發一語,此時梁泳倫走向亞倫,他問了亞倫問題,「亞倫先生,如果你犧牲這一個通告,可以救你的學生一命,你願意嗎?」

亞倫此時正要按下電梯按鈕,他聽到梁泳倫的這句話,手指頭在按鈕前停住,他很快的將手收回來,他嘆了一口氣,隨即轉身走回教室,「這個交易成交,我們進去談吧!」

亞倫再一次穿越雷公,他將雷公當作空氣一樣,完全不放在眼裏。

梁泳倫拍拍雷公肩膀,兩個人跟在亞倫後頭,進入了表演教室。

「吶!你們先到A3教室等我,我跟助理交待一下通告取消的事情。」亞倫他打開了一間教室的門,並且打開裏面的燈,示意梁泳倫與雷公在裏面等候。

當亞倫關上門之後,雷公開始發作,「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喜歡跟這些傢伙碰面了吧?跩個二五八萬的,什麼鬼東西!我他媽的如果不是警察,我早就痛扁他一頓!」

梁泳倫並沒有回應雷公的抱怨,他在白色的桌子旁邊坐了下來,椅子出其的低矮,他以為自己坐了一個空而嚇一跳,等梁泳倫靜下心來,他開始環顧這一個教室。

這是一個長型的教室,長的兩邊,有一邊是白板,另一邊是透明的玻璃隔間,透過玻璃可以看到隔壁教室裏的人在表演。

「好特別。」突然間,梁泳倫發現有一些不一樣的事情。

「是啊!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多怪人,而且還跟我的案子有關,這真是他媽的好特別!」雷公張開雙手枕在頭後方,他抬頭看著天花板,繼續咒罵著亞倫。

梁泳倫沒好氣的笑了笑,「我說的不是這個,你看這個教室的椅子,它被設計成那麼矮,而且還不能調整,這似乎有些說不過去………」

雷公低頭看著自己坐的椅子,他很不屑的用鼻子哼了一口氣,「他們這些人最愛來這一套,盡搞些不能用的東西,還以為自己很有創意。」

梁泳倫看著雷公,只覺得好笑,他繼續跟雷公說他的發現,「除了椅子特別低之外,這教室的門也太大了吧?幾乎是正方型的………」

雷公不耐煩的用手指在桌面上敲打,「我就跟你說吧!這些人就喜歡弄一些不能用的爛東西,也不曉得要給客人遞杯茶什麼的,只會給老子擺臭架子………」

此時的雷公,似乎不適合跟他討論任何事情,但是梁泳倫用手撐著下巴,他看著教室的門,他突然想到剛才搭的電梯,好像也很奇怪,「明明是大廈的電梯,但是卻設計得好像是貨梯一樣寬,電梯裏面還有扶手,這真是太特別了。」

教室門口的標誌引起了梁泳倫的興趣,米色的A3字樣,用的是歐洲的書寫字體,設計相當的典雅,不過梁泳倫好奇的是,A3代表的意義。

「A是英文字母的第一個字,後面接著數字3,有數字就代表有排序,而排序的分類可能是大小,能力………」當梁泳倫想到這裏,隔壁教室裏的表演引起了他注意,透過玻璃看過去,旁邊的教室裏有三個年輕人,2男1女,其中一名男性少年坐在地板上,雙手像是被反綁一樣,頭上蒙著黑布,另一名男子則站在男性少年的後方,在男性少年前方,有一位少女,她拿著一塊像是玻璃碎片的東西,做勢像是要往前衝去。

「這些小伙子在搞什麼鬼?」雷公也注意到玻璃窗外的表演,他站了起來,挨著玻璃仔細的看著。

少女手握玻璃碎片,一個箭步往少年的方向衝去,而少年後方的男子突然把蒙面的黑布拿開,少年一睜開眼睛,只見到一個銳利的東西直刺自己的喉頭。

少女把銳利的東西刺到少年的脖子動脈處,少年失聲慘叫,雙腳劇烈發抖,褲襠在瞬間濕成一片,這樣的景象讓雷公與梁泳倫兩人都不約而同的驚呼出聲。

這原本是驚心動魄的畫面,但是雷公與梁泳倫仔細一瞧,原來少女所使用的碎片,似乎是紙摺的道具,才剛刺到少年的脖子,這碎片就像紙板一樣,彎成一團。

「呼!嚇了我一跳,我還以為出了人命了!」雷公鬆了一口氣,退回到原本的座位上。

「我也嚇了一大跳,這道具也太逼真了,難怪那少年要嚇得尿褲子了。」梁泳倫看著眼前的景象搖頭,他心中在猜測,難道這是一種表演訓練的方法?如果是的話,那未免太可怕了。

萬一有心臟病的表演者呢?會不會因為這樣而驚嚇過度,甚至心臟衰竭?

正當梁泳倫在思考這個問題時,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梁泳倫的思緒也因此中斷。

「那是演的。」,打開門進來的人是亞倫,他雙手插在休閒褲的口袋裏,臉上依然是面無表情。

「啥?你說剛才那個小鬼尿褲子是演的?」雷公不可置信的指了指玻璃窗。

「嗯,道具是假的,表情是假的,發抖是假的,尿褲子也是假的」,亞倫慢條斯理的走到雷公與梁泳倫身旁,坐了下來。「只要這些假的事情合在一起,對於看的人,你們就會覺得是真的了。」

聽到亞倫的這番話,梁泳倫忍不住轉睛看一下隔壁房間的情況。

「我曉得我的學生受不了壓力,所以一連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很願意配合你們,幫助我學生,但是有些話我必須先說在前面,首先,我不回答關於狐仙神怪的問題,還有,我也不會回答5,6年前的問題。」

雷公一聽到亞倫的這番話,立刻皺起了眉頭,他心裏暗罵,那到底亞倫要回答什麼問題。

亞倫不顧雷公臉上不悅的表情,他繼續往下說,「如果可以的話,我由衷的希望這個訪談可以在半小時內結束,雖然我推掉了一個通告,但是我上午的課在半小時之後就會開始。

聽完亞倫的請求,梁泳倫也提出了他的想法。「沒問題,為了節省彼此的時間,我希望您可以告訴我肯定的答案,請不要告訴我太抽象的答案,或是告訴我們你不記得或是不知道。」

亞倫攤開雙手,似乎同意梁泳倫的提議。

梁泳倫等亞倫坐定之後,他拿出隨身的記事本跟筆,開始了第一個問題。

「亞倫先生,請你告訴我,在芭蕉之森樂團裏面,你覺得哪一個團員最特別?最有潛力?」

當亞倫聽到這個問題,皺起了眉頭。

沒過多久,他給了梁泳倫明確的答案,「我覺得最特別,最有潛力的團員,是錦兒。」

「不是白允真?」梁泳倫看著亞倫的雙眼,同時也停住手上的筆。

亞倫搖搖頭,「不!不是白允真,到現在為止,我遇過最特別,最有潛力的學生,就是錦兒………」

說到這裏,亞倫沉默了下來,他的表情看來有些憂鬱。

「如果你問我,誰最讓我失望,答案也是她。」

梁泳倫在記事本中記錄著答案,接著他再度提問,「這個教室為什麼是A3?跟A2,A1教室有什麼分別?」

亞倫愣了一下,他壓根沒想到梁泳倫會提出這個問題,雷公也覺得很詫異,通常他總是會這麼詢問涉案關係人,「案發時間你在不在現場,你有沒有不在場證明?死者跟你有金錢上的往來嗎?」

『教室上的A3字樣,這不就是一個標示嗎?就像男廁所跟女廁所上的標示一樣,有什麼特別的?』雷公心中充滿了疑惑。

「A3是及格的學生在排演的地方,剛才你們看到的,就是合格的表演者的練習。」亞倫抬起下巴,看了玻璃窗一眼。

『合格者的演技就已經那麼逼真,那麼A1的表演者………』梁泳倫與雷公心中都暗暗吃驚。

「所以……白允真,琍娜跟錦兒,他們都是在A1教室排戲?」梁泳倫再度將視線移到亞倫的眼睛上。

亞倫的眼神出現了游移!

『是的!這就是線索!』梁泳倫心中暗喜。

「琍娜跟錦兒是在A1教室沒錯,但是…………允真不是。」亞倫這次的回答,似乎不禁意的壓低了聲音。

「那麼,白允真都在哪裏排戲?」梁泳倫幾乎嗅到這裏面不尋常的味道。

「我不知道………我……」亞倫左顧右盼,似乎有些煩躁,「白允真她的通告最多,而且最近也接了電影,她現在很少排戲了。」

梁泳倫看著亞倫,兩個人都沉默了幾秒。

梁泳倫知道,亞倫在保護著白允真,也許是不得已,或是有其它的原因。

「亞倫先生,請您誠實的回答我,你跟芭蕉之森樂團的三位團員,有沒有性關係?」

出乎意料的,亞倫聽到這個問題,似乎變得格外輕鬆,他用力地搖搖頭,「沒有,我對年輕女孩子沒興趣。」

雷公心中暗罵,「是喔!鬼才相信你說的話!」

梁泳倫在記事本上記下了他的分析,『亞倫可能喜歡年長的女性,也可能是一位同性戀者。』

「ok,接下來這是最後一個題目,這個問題有點長,我希望您可以用心聽。」梁泳倫闔上筆記本。

「L小姐和M先生是一對情侶,兩人住的地方隔著一條大河……」

「對不起,這是………你要問的問題嗎?」亞倫難以置信的發出疑問。

「嗯,請您先聽完這個故事。」梁泳倫雙手交疊,他刻意放慢了說話的節奏,「L小姐和M先生是一對情侶,兩人住的地方隔著一條大河,有一天,M先生他生了重病,危在旦夕,L小姐得到消息之後,迫不及待的想要渡河過去看M先生,但是,很不幸的,當天遇到暴風雨,所有的船夫都不肯渡河,只有B先生跟S先生願意載送L小姐到對岸去,但是,B先生渡河的條件是100萬,是平常的200倍,而S先生開出的條件是─他想擁有L小姐的肉體。」

聽到這邊,亞倫瞇起了眼,「這故事聽起來很有趣。」

梁泳倫看了亞倫一眼,繼續往下說,「L小姐一直求B先生,但是B先生不願意降價,而L小姐也拿不出那麼多錢,她只好接受S先生的條件,跟他上床,而S先生後來也依照約定,載送S小姐過河。 」

梁泳倫突然停了下來,「亞倫先生,你需要用紙跟筆記下任何情節嗎?或是人名?」

「不需要,我的記憶力很好。」亞倫罕見的露出短暫的笑容,笑容中似乎充滿了自信。

「Ok,我繼續往下說,後來………M先生知道L小姐跟S先生上床的事情,他很生氣,他決定離開L小姐,L小姐非常非常痛苦,不久之後,出現了一位F先生,他知道L小姐發生的所有事情,他很喜歡L小姐,他想跟L小姐在一起,雖然L小姐心中愛的是M先生,但是她最後還是跟F先生在一起。」說到此處,梁泳倫停了下來,再度打開了記事本。

「故事結束了?L小姐沒有想辦法去找……M先生嗎?」亞倫似乎對故事的結局感到遺憾。

「沒有,L小姐最後跟F先生在一起。」梁泳倫拿起了筆,「我想知道,在這裏面,亞倫先生最喜歡那一個人物?」

亞倫突然將身體往後傾斜,他看著天花板,凝視著天花板上的吊燈數秒。
        
「我最喜歡M先生。」亞倫說出了答案,「這個可憐的傢伙!」

「嗯。」梁泳倫點點頭,同時他在記事本上書寫著。

「還有其它的問題嗎?我差不多要準備上課了。」亞倫做勢站了起來。

「不,我沒有其它的問題了,謝謝您。」梁泳倫抬起頭來,向亞倫道謝。

突然間,亞倫又坐回位子上,「梁先生,我想告訴你幾句話,演藝圈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你無法分辨在這個地方,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亞倫看著梁泳倫,他嘆了一口氣,「還有,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一直覺得,世界上有兩個地方是永夜,一個是極地,一個是你目前正在調查的事情。」

亞倫說完話,站起身來,大步的離開這個房間。

梁泳倫也站了起來,將記事本放入口袋,此時雷公走近梁泳倫身旁,「泳倫,那傢伙選了M先生,代表什麼意思?」

「M先生代表道德,」梁泳倫笑了笑,「這個答案顯示出,亞倫他喜歡道德。」

雷公皺起了眉頭,他不以為然的聳聳肩,跟梁泳倫一起離開教室。



註:

梁泳倫問的問題,是心理學中相當著名的測驗,故事中的人物都有一種象徵意義,M先生代表道德(Morality),L小姐代表愛情(Love),S先生代表性(Sex),B先生代表事業(Business ),F先生代表家庭(Family)。


萊行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anling Eagle
  • Very interesting and attractive application psychology test in the story, quite enjoying for reading and thinking...many thanks... by the way can I buy the book on-line?
  • Dear Fanling Eagle

    You can download my novels (Sci-fi series) by iTune iPhone, iPhone4 and iPad.

    http://itunes.apple.com/app/id339357613?mt=8

    kindly give me your advice and comments.

    Thank you~

    萊行樂 於 2010/08/19 00:28 回覆

  • 悄悄話